第四百六十七章 银针的作用
书名:全世界只有我的钱升值了 作者:阿酒不喝酒 本章字数:2220字 更新时间:2021/06/01 22:45:49

刘刚引着二人来到演武场,数十个武者正在习武,热闹非凡。

众人看到两个陌生人走了进来,纷纷停止了练武,演武场没了声音,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寂静。

大家知道有两个外人顶替武馆排名赛的名额后,纷纷表示不满,凭什么让两个外人代表朝阳武馆出战。

刘刚皱了皱眉,“都别看了,该干嘛干嘛,继续练!”

“别介意,他们这些人,自己本事不强,不能给武馆争来好名次,却还不愿意别人去参赛。”刘刚道。

赵乾宇心中了然,“呵呵,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三人来到了武馆后面的小山上,远远的看到有三个人正在对练。

刘刚看着远处的三人,“这三个就是和你们一起参赛的人,那个光头叫周元,是现在武馆里唯一一个三十岁以下的凝气境中期高手,另外两个都是凝气境初期的修为。”

刘刚三人走了过去。

“刘教头,这两个就是你说的那两人?”

“介绍一下,这位叫任川,这位叫任河,他们二人就是帮武馆来参加这次排名赛。”刘刚介绍着二人的假名。

赵乾宇拱了拱手,朗声开口道:“三位好,我是任川,凝气境中期的修为。”

任明明上前抱拳,“我是任河,凝气境中期的修为。”、

二人不约而同的释放着凝气境中期的气势。

嘶~周元三人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二人都是凝气境中期的修为,如此一来,他们武馆的阵容可谓是实力强大。

武者向来用实力说话,赵乾宇和任明明二人的实力无需多言,周元三人本来还有些疑虑,现在全都烟消雨散。

几人互相拱了拱手。

“好了,现在我们来演练一下阵型。”刘刚道。

刘刚站在前面,沉声道:“根据以往比赛的经验,五人小队的阵型要么是前面站两个,后面站三个,要么是前面站三个,后面站两个,这两种是最为稳妥的阵型。”

看着五人,刘刚思量的片刻,道:“任河与周元站在前面,你们三人站在后面,任川站在后排的中间位置。”

五人闻言站好了阵型,都颇为满意,刘刚总教头经验丰富,安排的井然有序。

“你们五人就用这个阵型,用灵气攻击我试试。”刘刚道。

轰的一声,刘刚被灵气的冲击力打飞了数十米,五人却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刘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错,就这样,根据最近对其它武馆的了解,我预测我们武馆这次排名或许能进入前五。”

“好~”周元三人欢呼了一声,赵乾宇与任明明却是有些提不起劲头。

“现在开始进行对假想敌训练。”

刘刚带着五人训练,一直到下午,才遣散了周元三人。

“怎么样,两位小兄弟,这次还要多仰仗你们二位了!”刘刚道。

二人告退了刘刚,出了武馆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说这个刘大哥也太把这比赛当回事了吧!”任明明苦着脸,“训练了我们一个下午。”

“就今天这一次,比赛的时候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赵乾宇拍着任明明的肩膀,“可别忘了,我们也是一步一步从凝气境修行过来的。”

晚上,别墅的院中微风习习,赵乾宇拿出了从萧梦那里借来的大号银针,在银针的尾巴上系好了小铃铛。

微微的注入灵气,银针崩的一声断成了数截。

“唉!还是不行啊!”赵乾宇已经修炼了数日玉石中的功法《穿针引线》,可是丝毫没有什么收获,在询问了诸葛清后,诸葛清不修习暗器一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着手中最后的两根银针,赵乾宇的神色有些尴尬,看来又要去向秦稚借针了。

此功法需要大号的飞针作为暗器,赵乾宇问遍了认识的朋友,只有秦稚那里有这种纯银制作的针,只有金银制作的针才可以承受灵气。

“难道是灵气又注入的过量了?”赵乾宇伸出小拇指,指甲上缠绕着丝丝灵气,一手拿着银针放在小拇指上面,一丝如烟般的灵气缓慢的进入银针中,银针发出了细微的嗡嗡声,赵乾宇心里不由得一喜,将银针夹在两指间,向着十米外的一棵大树打了出去。

咻的一声,银针在空中激起了一圈圈的微弱气浪,无声的没入了树干中。

“成功了?”赵乾宇仔细的看着树干,上面多了一个平滑的小孔,另一边却没有孔洞,看来是银针打在了树干里。

“还算是有点成果!”赵乾宇苦笑一声,筑基境的修者有灵气护体,这种程度的暗器与玩具无疑,若是在实战中使用的话,可能会被敌人耻笑。

翌日早上,赵乾宇拨通了秦稚的电话。

“知道了!”秦稚有些无奈,赵乾宇教训了秦奋,他们姐弟二人也算是咽下了一口恶气,小辈的事情,他们没有脸面向家中的长辈说,只得暂时由着赵乾宇。

夜幕降临,洛阳市的主城区灯火辉煌,一片繁荣,一家名为“稚爱”的西餐厅隐藏在一条夜市的最深处。

虽然秦稚承诺会帮助自己,但毕这几次都是有求于人,赵乾宇提前便来到了“稚爱”。

没想到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秦稚竟然还在这里开了店,似乎没有什么人气。

赵乾宇随便坐在了外面,一个人百无聊赖的摇着色子。

不一会儿,一身黑色短羽服的秦稚坐在了对面。

“吃点什么?”秦稚道:“来了我的地方,想吃什么就说吧。”

“没想到秦大小姐还有这种兴致。”赵乾宇笑道:“听你的吧。”

招来了服务员,秦稚随口道:“藤椒鱼泡,洋葱海卷,阴阳虾鸡。”

“那些银针可都是银子做的!”秦稚轻敲着桌面,“银子做的,知道吗?你到底干嘛用了,碎了是什么意思?”

“咳!”赵乾宇干咳一声,挠了挠头。

取出最后的一根银针,赵乾宇伸出了小拇指,将银针放在指间,“你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