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四、水莽鬼一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97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齐言听见了这话,转头想问苏景越,却看她盯着死者看,便柔声问:“怎么了?”

“不是黑色,是蓝黑色。”苏景越突然说。

大家有些懵,不解地看着她,方宇龙问:“什么蓝黑色?”

“我说,死者的嘴唇,不是黑色,而是蓝黑色。”苏景越说,她的五感比其他人要灵敏得多,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了,说完还往旁边走去,苏景越微微皱着眉头想,奇怪,看这死者的样子,连味道都没怎么出来呢,死了最多一天,也可能才几个小时,可这魂魄却没了,最近地府的效率这么好?这么闲?前阵子不是还说人手不够吗?

“对,确实有点点蓝。”叶晃恍然说,他是凑近去看的,只是没特别注意,反正黑色和蓝黑色也差不离,总之不正常就是了,不知道‘大师姐’怎么这么在意这个,难道有什么问题?

方宇龙看苏景越在河边走来走去看来看去,赶紧说:“小嫂子,陈警官说不要乱走,会破坏现场的。”

苏景越听了,便走回他们身边,问叶晃:“叶先生,你们村的这条河以前有水莽草吗?”

“水莽草?”叶晃重复了一遍,说,“丹阳姑娘说的是雷公藤吧,我记得没有啊,雷公藤有大毒,如果有的话,大人们一定会禁止我们过来的,可是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经常在这河里游水呢。而且雷公藤对水和土壤都是有要求的,我们这里其实不适合它生存,怎么会有?”

叶晃不知道怎么称呼苏景越,这场合叫“大师姐”也不太合适,直呼其名“丹阳”好像不礼貌,本来想叫“丹阳小姐”的,但小姐这个词在今天不知为何慢慢变成贬义词了,于是憋出了一个“丹阳姑娘”,倒是颇具古风古色的感觉。

苏景越也没说什么,反正也习惯了,只是面无表情地指着一株从河里冒出来的植物说:“现在有了,你看。”

叶晃看那棵在水中摇摇晃晃的,位于芦苇里面顶山白花却异常扎眼的一株植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这真是雷公藤!

水莽草,学名雷公藤,是属于灌木的一种,最高可达3米,最上面的顶枝很细,颜色是棕红色的,叶子是椭圆形的,偶尔也有圆形,叶子边缘有细锯齿,花是白色的,花瓣顶端急尖,看起来像长方卵形,常用语与中医,不过不能随意用,有大毒。

方宇龙还是不理解,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水莽草?雷公藤?所以他是吃了雷公藤中毒死的?可这雷公藤哪里来的?叶晃你不是说我们这里不适合生长吗?我看这棵长得挺好呀!”

“事极反常必有妖。”叶晃这下子反应过来了。

“什么妖?”苏崽崽没感觉到水里有妖,于是好奇地看着叶晃问。

看着苏崽崽湿漉漉的纯真大眼睛,叶晃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小孩子讲,这世界真是有妖有鬼的,可是又怕吓到小孩子。

苏景越勾了勾嘴角,眼里却没有笑意,说:“这水里的鬼除了水鬼,还有另一种。”

“水莽鬼!”齐云朗在苏崽崽和叶晃这两个正统修炼之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立马答道。

齐言则是听到齐云朗的话才反应过来了,《妖鬼录》上面有记载,不过每次他看的时候都不是很专心,所以记得不是很牢靠,而方宇龙纯粹是凑数的,原本也不知道。

叶晃说:“对,”说完觉得不对,震惊的看着苏景越几人,目光晦涩,问,“你们都知道?”

苏崽崽笑眯眯地,歪着小脑袋看着叶晃说:“叶哥哥是说我们知道什么?水鬼还是水莽鬼吗?”

总感觉有点不怀好意是什么情况?叶晃心里嘀咕着,小孩子哪有什么坏心眼,可能就是单纯地问问,于是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是说你们都知道世上有鬼的事情?”

“嗯呐!”苏崽崽和齐云朗齐齐点头,眼里泛着狡黠的光,眉眼弯弯。

“好小就知道啦!”苏崽崽说。

“鬼的种类我也知道。”齐云朗说。

好吧!叶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原来小丑竟是自己,不过齐言和丹阳也知道他们这一行的事情,莫名有点同道中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心里还有点高兴,原来他跟偶像是一样的人呐!

方宇龙在帮边听着有些蛋疼,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水莽鬼又是什么东西?”有水鬼就算了,怎么又出来一只新鬼,能不能考虑一下他们普通人的感受呀!

叶晃条件反射地说:“水莽鬼不是东西······”它是鬼呀!

后一句没说出来,却被正好到来的陈金华和仇倪打断:“齐先生,齐太太,方先生。”

陈金华他们两本来就在这村里查访,一接到方宇龙的电话就赶紧过来了,连半个小时都不用。

几人听到声音赶紧回头,看到有人来,叶晃也就没再讲了。

“陈警官,仇警官。”方宇龙赶紧打招呼,“你们来了。”

陈金华和仇倪朝几人点点头,看到苏景越和齐言带着口罩还有点惊讶,不过想想两人的身份,想到估摸是为了避开村里人吧,于是也没多纠结这个问题,两人戴好手套直接上前检查了死者。

“你们发现的吗?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有谁碰过死者吗?”陈金华走到苏景越他们傍边问。

方宇龙替大家回答:“我们也不太清楚,我们之前跟着叶晃到处看看这村,没想到刚来到这河边,就看到他······”方宇龙指了指地上的死者继续说,“就趴在河边,也看不出来是死是活,叶晃就赶紧上前翻过来看看,发现已经没气了,所以我就直接打了电话给你们。”

“叶晃是?”陈金华盯着队里唯一的一个陌生人。

叶晃也不惧,走出来说:“我是叶晃。”

陈金华点点头,照例拿出自己的警察证给叶晃看了看,问:“你是这村里人?家住在那里?认识死者吗?”

叶晃配合地回答:“我以前是住在村里的,后来父母不在,就出去了,不过房子还在,这几天正好来京市,就顺便回来看看。我不确定认不认识他,有些面善但是叫不出来是谁”

陈金华问得详细:“那么,你几时到京市的?几时到这里?昨天一天去哪里了,做了什么事情?”

叶晃答了回来的时间,却有些奇怪为什么问昨天,难道死者是昨天死的,不过也是照实回答说:“我昨天一天都在家里打扫卫生呢,没出去过,我邻居倒是可以证明,家里太久没住了,很多东西没有,一直跟邻居家借呢。”

陈金华又问了苏景越他们几个一些问题,后便说:“就这样吧,不过这几天先不要离开京市,有可能还有事情找你们,当然如果你们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也可以直接打我电话。”

叶晃想了想,指着河里那株雷公藤说:“我们村里以前没有这个的,不知道怎么现在有了。”

陈金华转身一看,眉头皱了起来,低声呢喃:“这是······雷公藤?”他想起来昨晚传来的验尸报告,在那报告外,法医还附加了一张照片,就是这株植物的模样--雷公藤。

那名死者正是死于雷公藤,只不过那会儿在现场没发现有雷公藤,而且法医也说京市的地貌也不适合雷公藤生长,所以他们倾向于是有人带过来毒害了死者,因此,追查方向便是沿着这一线索去的,这下子看到活生生的雷公藤,陈金华心里咯噔了一下。

仇倪也看到了,凑到陈金华旁边担忧地说:“陈哥,这?”

雷公藤有大毒,所以采买方面控制的比较严格,需得有医生的处方,而且凡是有卖的药店记录是一定要清清楚楚的,所以当他们知道了昨晚的死者是死于这个的时候,其实是松了口气,而且京市地貌不适合雷公藤生产,这追查方向轻松很多了,结果现在却发现,这里居然有野生的雷公藤,长得还挺好,那就说明了只要到过这里的认识雷公藤的人就都有嫌疑,这范围不知道要大了多少!这还又死了一个,真是要命了!

“打电话给局里了没?”陈金华问。

“打了,燕姐他们快到了。”仇倪说。

陈金华表示知道了,问叶晃:“你说以前没有?那什么时候有的呢?”

叶晃确定地说:“我离开这里以前是没有的,只是我都离开十来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那只能去问问村里人了。”仇倪说,“陈哥,趁着燕姐他们还没来,我先去附近的几家问问?”

陈金华摇头:“也不差这一时间,等他们来了再去吧。”询问证人至少要有两名警察同时在场,不然这证词根本无用,到时候还要再去问一次,太麻烦了,再说这里不知道什么缘故出现野生雷公藤,总让他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事情还没完的样子。

苏景越看了看周围,也没什么大发现,时间也差不多中午了,便说:“陈警官,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们先走了。”

叶晃也说要回去收拾屋子,他有些羞赫地说:“昨日都没怎么收拾,要不然还能请你们过去坐坐。”

陈金华闻言说:“行,你们先走吧。”

“从这里可以直接到度假村吗?”苏景越指着河流的方向说。

“是前面那个碧云度假村吗?”叶晃问。

苏景越点点头:“对。”方宇龙的那个度假村原名其实叫碧云休闲山庄,其实听起来还是很高大山的,不过大家习惯叫度假村了,比较接地气。

叶晃摇摇头说:“不行的,前面村子的拐弯处那里,河岸边有堵墙围着,人绕不过去,坐船的话倒是可以,不过这里没船。”

苏景越看了看那边笑着说:“那算了,我们原路返回去吧,昭昭和朗朗应该饿了。”

齐言温柔地说:“走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