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爆马甲了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8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齐言说:“还在大厅问其他人,有些人不太配合,花的时间就长了一些。”

齐父齐母倒是理解,齐母还说:“大家都是有牌面的人,传出去被人知道总是觉得不太好,有失体面,不过人命关天,人命总比面子重要。”

苏景越和齐言都不太赞同,但也没出声反对齐母,因为他们知道齐母也就是说说,平日里烧香拜佛做善事最多,也最容易心软的就是齐母了。

谁知齐云朗突然说:“配合警察办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有什么不好的!”

苏崽崽也点头说:“就是啊,大家都要遵守法律哦!”

听着齐云朗和苏崽崽的童言童语,几个人都笑了,齐母更是眉开眼笑地说:“对,我们乖孙说的对,大家都要遵守法律才好!”

齐父也高兴地说:“好好配合警察工作,这样才能进快抓到凶手,社会也能更稳定和谐,我们昭昭朗朗真棒!”

苏景越和齐言互看了一眼,摇头失笑,这两个没原则的老人家,刚刚还在赞同理解大厅那些人,这会儿倒是有孙万事足的样子。

苏景越低头问苏崽崽:“花花说,你看到了怨气,是什么情况?”

苏崽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苏景越,鼓着肉乎乎的小脸,奶声奶气地说:“就是他们说死人了,然后我看到那个方向‘呼啦’,突然涌出很多怨气,然后‘呼啦’一下子又少了很多,却没有全部消散的样子,我看着不像是人刚死的时候产生的怨气。”

什么事情都讲究过程的,就算是含冤悲愤而死,怨气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涨得那么快,得有一个过程的累积,苏景越闻言,低眉思考着,然后说:“那我们去看看。”

人杀人他们肯定不管,这归警察管,不过若是鬼怪杀人,他们母子好歹是特事处挂名客卿,肯定要去看看。

“什么怨气?”齐父齐母在傍边听得糊里糊涂的,这是什么东西。

苏景越和苏崽崽相互看了一眼,忘了爸妈/爷爷奶奶还在,怎么办?苏景越倒不是想瞒着这些事情,只是一直都没什么机会跟齐父齐母说,要不现在?两母子眼神交流着。

齐言看着自家媳妇和儿子一脸犹犹豫豫的表情,笑着对齐父齐母说:“爸,妈,你们忘了,上次朗朗走丢的时候苏苏和昭昭不是露过一手了吗,而且苏苏和昭昭是以前在元阳观住的,他们跟师傅一样,也是修道之人。”

“啊?”齐父齐母一脸惊讶,后才说:“原来是这样,那什么是怨气呢?”

上次他们虽然也见识到过苏景越的手段,但是那会儿全身心都放在被带走的朗朗身上,后来就也没想起来问问,时间一长,一下子也给忘了这事情了。

齐云朗回答说:“怨气就是人死后产生的‘气’,活人用灵气修炼,死人用怨气修炼。”

“朗朗?你也?”齐母睁大眼睛惊奇地问,难道朗朗也修道了?

齐言揉了揉齐云朗的小脑袋,笑着说:“朗朗只有理论知识,他跟我一样,用不了灵气的。”为了不伤害齐云朗的小心灵,反正齐言确实修炼不了,于是苏景越和齐言就跟齐云朗说他是随了齐言的体质,其实他们两个还是不一样的,齐言虽然修炼不了,但短时间内还是可以激发灵符的,而齐云朗是一秒都用不了,当然好处就是别人对他也用不了“法系伤害”。

果然,齐云朗自知道了齐言也一样后,因为知道了自己原来跟苏崽崽和阿娘原来不一样,自己原来根本不能跟阿娘学习修炼的低落情绪一时间好了许多,

“好吧。”齐父齐母互看了一眼,又一起看了看齐言,想起齐言小时候被人争着当徒弟的样子,也就理解了。

“对了,爸妈,你们吃饭了吗?”外面天黑了,苏景越突然想起来问。

“还没呢,我们之前才吃了下午茶,昭昭和朗朗也说不饿,就想先等警察过来问完话,和你们······”齐母话还没说完,便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

齐言起身去开门,带进来一男一女两个神色有些懵的年轻警察,那女警察正是刚刚在大厅被孙太太指着鼻尖怼的那个。当然,来房间录口供的警察怎么也没想到会见到齐言这个大影帝,一时间确实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跟着齐言进来,不过没想到的是,进了房间又看到了最近很火的“大师姐玉心柔”,一下子更是愣住了。

“两位警官,请坐。”齐言开口才把他们叫回了神。

那两位警察有些不自然地坐下,隔了一会儿才笑着说:“齐先生,你们好,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

齐言点点头,温和地问道:“不知道两位警官贵姓?”

“我姓仇,叫仇倪,他姓余,叫余光亮。”

这两位警察都很年轻,仇倪是女警官,五官明丽,绑着高马尾,一身利落的运动装,看起来英姿飒爽;余光亮是男警察,看样子大概刚从警校毕业,身材很板正,坐姿也很端正,没有大厅里见到的那位男警官一样的油滑气息。这两个人的眼神都很清正,身上带着正气,让人容易生好感。

“仇警官,余警官。”齐言笑了笑,一一介绍:“这是我父亲齐成文,这是我母亲王慧杏,这是我爱人苏景越和我的两个孩子苏明昭、齐云朗,今早是我父母先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玩,我和我爱人却是刚刚才到的,倒是并不清楚什么事情。”

仇倪和余光亮点点头,虽然刚开始看到电视上的偶像有些发懵,但他们到底是警察,业务能力还在,现在是要做事的时候,所以很快就回神了,听到齐言说他们才刚来,两人互看一眼,余光亮便起身到旁边打电话给查监控的同事,丝毫没有因为看到明星就玩忽职守。

确认确实如此后,两人便开始一个准备询问一个拿出纸笔准备记录,仇倪开始询问:“嗯,齐先生,齐太太,你们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这话问的是齐父齐母他们。

齐父说:“我们九点多从家里出发,大约十一点多到的。”

仇倪说:“到了之后,去了哪些地方呢?”

齐父想了想说:“去了室内钓鱼场,烧烤场,树林······”

余光亮边听边拿着笔认真记录,偶尔也插话问一两句,苏景越和齐言不甚清楚,便在一边看着他们一问一答。

仇倪继续问:“那么有没有到过外面的那条小河?”

齐母摆摆手,说:“没有,我们带着两个孩子呢,那条小河在外头,天气也冷又有风,我们自然不会去。”

“那,你们有没有分开过?有没有发现那些不对劲的地方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仇倪问。

“我们一直在一块,就是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们大概也是没怎么注意的,我们注意力都在小孩身上。”齐母想了想说。

仇倪点了点头,确实,一般带着小孩子出门的人注意力都会集中在小孩身上,于是她看了一眼余光亮,差不多了。

两个人正要走到时候,就听到一声软软糯糯的声音,“我有看到一个怪怪的叔叔哦。”

回头一看,太犯规了,好可爱呀!仇倪刚开始只看到齐言和苏景越就有些发懵了,后来就直接询问齐父齐母了,加上两小只依偎在齐言和苏景越怀里,仇倪和余光亮以为两小孩怕陌生人,也就尽量不往那边看了,因此倒是没注意到两小孩肉嘟嘟这么好看,这会儿,两人才看到这两孩子长得一摸一样,可可爱爱,连声音都奶声奶气的,让人母性都泛滥了。

不过仇倪还是记得自己的身份,赶紧强压心里泛滥的母爱,柔着脸色问:“小朋友,你在哪里看到怎样的怪叔叔呢?”

苏崽崽站在齐言身边,肉乎乎的小手点了点自己的下巴,看着仇倪说:“仇姐姐,就是在树林那里呀,有个小山坡很高,我和朗朗跑上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吧,朗朗?”说着转头看向齐云朗。

“嗯。”齐云朗滑下苏景越的大腿,站在一边依偎着苏景越,闻言点了点头,小小声应了,因为有陌生人,他并不怎么讲话,只靠紧了苏景越。

听着声音软软“姐姐”,仇倪这会儿感觉自己血槽都有些空了,只好不停地提醒自己,这是在办案呢,办案呢!

齐父齐母这会儿也想起来了,说:“对,那里有个山坡好像可以看到墙外,不过我和他们爷爷没有上去,他两跑上去了一会儿,就被我们叫下来了,估摸着是那时候看到的。”

仇倪和余光亮互看一眼,仇倪从裤子里拿出几张照片,挑来挑去,不知道要用哪一张,眉头微皱,好像看起来都不太好,会不会吓到小可爱······

苏景越见此,淡笑着说:“仇警官,没事的,他两胆子很大的。”齐言在旁边点头附和。

于是仇倪挑了又挑,挑出一张稍微正常的照片,照片里的人双眼紧闭,面目泛清,仇倪看着苏崽崽和齐言问:“小朋友,你看是这个人吗?”

苏崽崽和齐云朗仔细看了看,齐云朗摇摇头,但苏崽崽却是摇摇头又点点头。

齐云朗摇头,大家倒是能理解他没见过照片里的人,但苏崽崽又摇头又点头?仇倪和余光亮不理解,疑惑地看向齐言和苏景越,这是什么意思?

苏景越和齐言也不知道,于是苏景越拍拍苏崽崽的小脑袋说:“昭昭,说清楚。”

“哦,我也见过这个叔叔啦,他很凶哦,不过不是那个怪叔叔哦。”苏崽崽皱着小脸说,这个叔叔看起来就不是好人。

“那你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叔叔的?什么时候见过他的呢?”仇倪语气温柔地问道。

“中午吧,我去上厕所的时候······”苏崽崽仰着脸掰着手指想,他上了几次厕所,是第几次看到的来着?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