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一体双魂还是一体三魂?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14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景越眉眼柔和,轻声说:“昭昭,朗朗。”

“阿娘,你什么时候过来呀?”苏崽崽问道。

“是啊,我们在学烤鱼哦!阿娘,你快点过来,我们烤鱼给你吃!”齐云朗也笑着叫到。

苏景越夸道:“你们都会烤鱼了,真棒!”

齐云朗抢着说:“嗯嗯,阿娘,我烤得可好啦,昭昭的都烤焦了!”

苏崽崽不甘示弱:“阿娘,可我钓鱼钓得多呢!爸爸和朗朗都没我多!”

苏景越说:“嗯,你们都很棒!把电话给爸爸好嘛,阿娘有话跟爸爸讲。”

“好!”两小只乖巧地应道,苏崽崽把手机还给齐言。

齐言按掉扬声器,走到一边语气温柔地说:“怎么了?”

苏景越说:“今天我去不了了,这边发生了重大事故,涉及到几十条人命。”

齐言听到收起了笑脸,担心地问:“这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

“不是突然造成的,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只是现在才发现了。”苏景越解释说。

“是青山医院?”齐言想到今早苏景越说可能会去青山医院的事情,于是问。

苏景越带着歉意说:“嗯,不过到底怎么回事,还要等法医验尸,警察查过,才能知道,现在警察还没来,我要守着这边,走不开,你跟昭昭朗朗说一下,抱歉。”

齐言听着苏景越愧歉的声音,温柔地说:“苏苏,对我,对我们,你永远不用感到抱歉,你安全,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心意。”

“嗯······”苏景越垂下眼眸,低低应了声,又说,“放心吧,这世上能伤我的人可不多,我不会有事的。”

齐言轻笑,压低声音说:“傻苏苏,爱你的人即使知道你有多厉害,也会忍不住担心你的。好了,你专心办事,好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和孩子去接你。”

苏景越垂下的眼眸尽显温柔,轻声应着:“好,我知道了。”

两小只见齐言说的差不多了,赶紧跑过来,齐言低头一看估摸两小只又要扒他,赶紧蹲下把手机免提按开,边说:“阿娘还有事情,跟阿娘说拜拜!”

“阿娘,阿娘!”两小只咧着嘴叫,一人一句争着说,被齐言一人一个敲了脑袋:“好好说,不要抢,你们阿娘都听不清楚了。”

“哦,朗朗你说。”苏崽崽说。

齐云朗点头说:“阿娘,我们还跟爸爸去栽了树,梁叔叔说可以在上面挂名字。”

苏崽崽接着说:“对呀,对呀,我们一人栽了一棵,然后一起给你也栽了一棵哦!等会儿你来的时候我们带你去看哦!”

“好,谢谢你们!”苏景越温柔地说。

“阿娘的名字我有写,昭昭也有写,爸爸也有写。”齐云朗说。

苏景越问:“一人写一个字啊?”

苏崽崽说:“嗯嗯,我们一人一个字,爸爸写得最好看,我和朗朗写的没爸爸的好看,不过我们在傍边画了花呢!”

“你们才读几年书,没你们爸爸写得好是正常的······”苏景越说着脑袋突然灵光一闪,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她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对了,于是赶紧跟苏崽崽和齐云朗说,“昭昭,朗朗,阿娘现在有事,你们好好跟着爸爸,听爸爸话知道吗?”

“好,知道啦!阿娘拜拜!”两小只乖巧地说,然后一起扬头看着齐言,齐言赶紧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两的。”

“嗯,好,我挂电话了。”苏景越挂了电话,看到龚雪和木谣把罗莉莉扶到看不到电梯的门外,几人随性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苏景越赶紧走过去。

“苏姑娘怎么了?是不是家里有事?”木谣心细,看到苏景越脸色有些不对,赶紧问道。

龚雪也说:“没事的,苏姑娘家里有事的话,可以······”没说完就被苏景越打断了。

“不是。”苏景越摇摇头,然后说:“是林星辰有问题。”

听到苏景越这么一说,几人顿时都看向苏景越,龚雪问:“林星辰有什么问题?”

苏景越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张信新家见到他的时候,是怎么知道‘林星辰’这个名字的?”

龚雪点点头说:“冤鬼没有舌头不能说话,我们让他写出来的。”

“对,为什么当时只写名字呢,因为昭昭问他识不识字的时候他摇头,不认识字,所以我们当时只知道了他的名字。”苏景越说,“但是,后面调查人员反馈回来的资料却说······”

龚雪顿时明白了,站起来插嘴说:“却说他给邻居家小孩补习,所以邻居们才会认为他性格温和很有耐心,可他之前又不识字?这不是矛盾了吗?”

虎辉听着便说:“会不会不认字的是林星辰,给小孩补习的是林星宇?”

苏景越说:“那写名字给我们的时候为什么要写林星辰呢?如果他们两的身份倒过来,那天出现的是林星宇,有血煞之气的才是林星辰,那林星宇也不该知道林星辰这个名字,毕竟林星辰读书认字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不是吗?所以他才能不识字。”

龚雪说:“如果没有血煞之气的才是林星辰,那他应该识字,他又不是孤儿,有父母,九年义务教育肯定有,再者也有邻居的话作证。”

苏景越继续说:“还有,从张信新共情后的表现来看,林星辰在活着的时候就知道林星宇的存在,所以张信诚说‘不要打阿宇’,这是不是说他们之间不仅知道对方还可能有沟通的?甚至林星辰知道林星宇是他弟弟,这样怎么会不识字?”

罗钊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地说:“苏姑娘,我这都乱了,那到底哪个是林星辰?哪个是林星宇啊?”

苏景越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在修真界是能动手就不想动脑的,她现在脑袋也打结了,只能说:“我也不知道,但这确实不对劲。”

罗钊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突然脑洞大开,站起来跟大家说:“你们说,会不会还有一条魂魄?”

“啊?”木谣问,“两条魂魄都分不清了,再多一条做什么?”

罗钊一下子放飞了自我,说:“说不定那条魂魄才是林星辰,这两条都不是,然后真正的林星辰那天晚上上了张信诚的身,于是剩下的······”

还没说完,龚雪就拐了他一肘子,止住了他的脑洞,头疼地说:“行了,本来就够乱的,这还乱七八糟地说什么呢。”

苏景越反而得到启发了,说:“说不定他这次真是对的,反正他们还没来,还有时间,我们先猜一猜,之前我们是认为林星辰是一体双魂,所以也便顺理成章的认为张信诚也是这样,不是吗?”

龚雪说:“确实是这样。”

“但心理医生之前是认为张信新有人格分裂,也就是说张信新确实有另外一个人格,如果像我们说的是一体双魂,可你们找张信新家长调查的时候,他们家长并没有说张信新有什么不对,这一体双魂可是一个身体有两个灵魂,怎么可能没区别,还是那句话,小孩子有一点反常家长都是知道的,像林星辰。”苏景越环抱着手说。

木谣听了问:“苏姑娘的意思是,张信新原本没有第二人格,但心理医生检查的时候却有了?”

罗钊看苏景越支持自己的观点,更高兴了,兴奋地说:“就是就是,我听这些心理医生说,第二人格出现肯定有什么契机之类的,比如受到伤害,可那天我跟张信新聊得很好啊,差点都结拜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第二人格呢?并且袭击我呢?”

苏景越点点头说:“你们之前诱导过张信新的第二人格出来,有没有听他说过话?”

龚雪眼睛一亮说:“没有,我们问他罗钊是不是他绑的,他就点头,其他的就一声不吭。”

苏景越说:“林星辰的舌头被割了的,所以如果之前它是在林星辰体内的魂魄,那么他确实说不了话。”

龚雪又问:“如果真有这条魂魄的话,它是怎么从林星辰的魂魄里分离出去的?又是怎么进入张信新体内的?”这魂魄不是已经不分你我了吗,再说魂魄进入人体不就是鬼上身吗,鬼上身之前就说过,哪里有那么简单。

苏景越点头:“所以说是猜测,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得把张信新的魂勾出来才知道。”

龚雪闻言摊了摊手说:“等把这里的事情搞定,我们去看看,如果是的话,我们也得把那条魂魄处理了,这根他本身一体双魂可不一样!”原来的猜测是这条魂魄已经跟他的纠缠不清了,一损俱损,所以不能动,但若是外来入侵的,那就是他们特事处的工作了。

大家也赞同,随即便安静下来等人了,罗莉莉是听不懂他们讲什么,只能一脸懵逼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苏景越他们主要是刚刚头脑风暴太大,这会儿需要缓缓,尤其是龚雪罗钊几个,他们明明只是处理个冤鬼,怎么牵扯出这么多事情,要命!

终于,两个小时后,龙净浩和梁局长亲自带着大部队来了。

梁局长先安排人去龚雪他们说的四楼的房间和楼梯间初步验尸,自己和龙净浩过来苏景越他们这边了解具体情况。

龚雪提醒法医:“口罩带多几个,里面的味道真是一言难尽。”法医笑着朝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进去了。

梁局长过来,跟苏景越打招呼:“齐二太太。”

“梁局长。”苏景越淡淡地点头。

龚雪急性子,平时跟梁局长也熟悉,忙跟梁局长说:“你们来了就好,这查案子还是得交给你们呀!”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