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杀青宴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5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爸爸!”苏崽崽和齐云朗一看到车内的齐言马上叫到。

“哎,昭昭,郎朗。”齐言一手一个抱进车里,看着坐好的苏景越问,“怎么这么慢?”

“路上被人拦了一下。”苏景越答。

“粉丝?”齐言想到小赵可能被人认出来,还以为是他的粉丝。

“一个怪蜀黍。”苏崽崽说。

“大白天戴着墨镜,怪怪的,拦着阿娘不让走。”齐云朗也说。

“就是,肯定是个坏蛋,告诉警察叔叔,抓他。”苏崽崽奶声奶气地说。

“抓他!欺负阿娘都是坏蛋。”齐云朗面色气气愤,声音软软糯糯,逗笑了车里的三个大人。

齐言和苏景越一人抱着一只安抚,齐言看向苏景越:“没事吧?”

“没事。”苏景越笑着说,“是一个自称是娱乐公司星探的人。”

“对哦。”小赵边启动车子边说,“苏姐还说他自称是挂在我们公司名下的,我回去查查这个人,到时候再跟您说。”

现在这个网络高度发达的年头,网络上随便一搜,哪家学校校花校草漂亮,微博一扫,哪个人路人缘好一点,选秀一开,哪些人好看又有才艺,全都清清楚楚。哪里还有娱乐公司会派什么星探在大路上捡人,效率又低质量又参差不齐,全是浪费人力物力。

“好。”齐言点头。

“杀青宴什么时间?”苏景越问道。

“晚上七点半开始,在维金。”

“维金?张导怎么舍得?”前面小赵调侃,他是助理,不用去杀青宴,倒是不知道这事情。

“你齐哥肯定得出一半。”苏景越笑着撇了齐言一眼。

齐言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去其他地方他也担心苏景越吃不惯,之前看维金的饭菜她还能吃下去一点。

要是苏景越知道他想法肯定会告诉他,他想多了,都一样的,关键是她自己愿不愿意吃而已。

小赵闻言笑了,问:“齐哥,那现在是回酒店还是?”

“直接开去维金就行了,今晚我们也在那住,小赵你等会儿再回酒店把东西拿过去。”齐言说。

“好咧,齐哥。”

七点半,齐言和苏景越出现在维金大厅,两小只没有带过来,还因此闹了一阵,齐言让小赵打包了东西上去在房间里吃,好在两小只也够听话,撒泼了一下发现大人确实不为所动也就妥协了。

“阿言,小苏,来了呀!”张导大老远看到两人,就用他那粗矿响亮的声音打招呼。

一时间全场人的目光又聚集到他们两身上,苏景越和齐言无奈对视一眼,只好一个挂着淡然的笑,一个挂着温和的笑走过去。

“张导,晚上好。”齐言说,“各位晚上好。”

“张导,晚上好。”苏景越说,“各位,晚上好。”

“好好,坐吧。”张导呵呵笑着说。

他们剧组直接包了一个厅,排了十来张桌子,也不用分包房了,大家一起都在这里吃。为什么不按地位分包间,这其实也是张导的小心思,从前很多剧组每次有杀青宴时候总能闹出来一些绯闻丑闻,拍个电影辛辛苦苦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有时候真的就一下子被丑闻坏掉了。所以有很多剧组都不愿意弄什么杀青宴了,直接大家一人一个杀青红包就算了。张导于是别出心裁,包一个大厅,众目睽睽之下,看你能干什么?

按理说张导这一桌基本是投资人主角大咖凑堆的,苏景越要是按剧组的排位肯定轮不上这里,可她还是齐言妻子,其他人不清楚,这些人倒是知道这电影还有齐言的投资呢,再说导演说让他们坐了,其他人也就笑呵呵地问好,当然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当然还有不是剧组的人呢,不认识苏景越的,比如吴佳河,他也是投资人之一,杀青宴自然也要通知他,待苏景越和齐言坐下,吴佳河就笑着问张导:“这个女演员倒是面生,是新来的?长的蛮好看,哪里找来的?”

吴佳河年纪也不大,才四十岁左右,可能头发有些秃,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大些,那大肚子可以跟张导比拼了,不过张导不下片场的时候常乐呵呵的,所以看起来像一尊和善的弥勒佛。而吴佳河目光阴沉,眼角吊销,嘴唇厚黑,看起来就不像善类。

“啊,是啊,也是齐言的妻子。”张导内心欢呼雀跃嘴上却轻飘飘地说。

一个新演员,吴佳河可以不放在眼里,但齐言的妻子那就是齐家的媳妇,吴佳河这话就显然有些不合适了,于是他拿起酒杯面带笑意说:“齐二少,我是吴佳河,大家同在剧组也是有缘,刚才口误了,口误了,我敬你们夫妻一杯,齐太太,不要介意哈。”

苏景越面色冷淡,垂下眼眸没理他,待吴佳河举了一阵脸色笑得有些僵硬了,齐言才端起酒杯挂着温和的笑说:“我爱人不善饮酒,吴老板别见怪,请。”

“哈哈哈,无妨,随意随意。”吴佳河脸色有些不好,却也只能陪着笑说。

齐言一杯喝完也没再跟他搭话,只低头问苏景越:“有什么想吃的。”

苏景越摇摇头:“没有。”

“先随便吃点,回去我给你煮面。”齐言夹了些菜放到苏景越碗里说。

“好。”苏景越一听回去有面吃,赶紧吧碗里的菜都夹回去给齐言,弄得齐言好气又好笑看着她。

苏景越挑了眉眼看回去,齐言无奈,只能拿起筷子吃了。

房间里,小赵带着两小只也在吃东西,顺便用手机联络人查一下机场的男子。

这边苏崽崽却和齐云朗悄悄地咬耳朵:“朗朗,那件事我们要不要告诉大伯呀?”

齐云朗看了看抱着手机的小赵皱着眉头小小声说:“爸爸说让小赵叔叔查,但我觉得小赵叔叔不太靠谱。”

“嗯,我也觉得,那我们打电话给大伯?”苏崽崽问。

“嗯,那我们找时间偷偷打,不要给小赵叔叔知道。”齐云朗说。

“嗯嗯,好,对了你拍那人照片了没?我忘记了。”苏崽崽懊恼地说。

“拍了。”齐云朗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电话手表,“我直接录像的。”

他比苏崽崽要警惕的多,毕竟从小是在齐家这样的大家长大了,从小就要防止绑架勒索等,齐大哥和齐言时不时地也教他怎么提高警惕。而苏崽崽在村里长大,整个后山都是自由出入的地方,没人敢伤他,自然不了解这人心险恶。

于是小赵挂完电话就看到两小只挂着一张纯良的脸对着他笑,笑得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苏穗河在一边看到苏景越和齐言的互动,也笑了,说:“齐老师和苏老师感情真好。”

章程及接着说:“感情好才好。”

“也是,来,章老,我敬您一杯。”苏穗河笑着说。

“一起,一起。”其他人也起哄了。

大家肚子里垫了点东西,这会儿都在敬酒,尤其是十娘,长袖善舞,反正她喝酒是没感觉的,能敬多少敬多少。

苏景越这一桌,坐的不是大咖演员、导演就是投资人,更是所有人的目标,当第一个来敬酒后,后面就络绎不绝地来了。

齐言和苏景越也是众人敬酒的人物之一,不过他除了几位老戏骨的,其他人的基本都以不善酒量给推了,苏景越更是一口都没喝,基本被齐言推了,其余有的也被十娘引接过去。

那边张导和吴佳河和另一个投资人白建龙在这样的气氛下,倒是很快又熟络地聊起来了,本来也没什么大仇恨。

酒席过半,齐言和苏景越就以要回去陪孩子先走了。

“明日我做东,在这里再开一局,齐二少可要赏脸啊。”吴佳河被敬着喝了许多酒,这会儿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齐言温和地说:“吴老板的局,明日有时间的话一定去捧场。”当然时间肯定是没有的,明天他们就直接去王家村算了。

张导在旁边帮腔:“昭昭和朗朗也来了,你们也不带过来,赶紧回去看看吧,带点东西去给孩子吃。”

“好,吴老板,白老板,张导,各位前辈,我们先走了,你们玩得尽兴。”齐言笑着说。

“去吧,去吧。”吴佳河还想说什么,张导先出声说了,十娘这会儿也过来给他们敬酒,把吴佳河注意力都转移过去了。

齐言便拉着苏景越走了。

第二天,刚收好东西准备吃完早餐就出门去王家村,却发现买早餐的小赵带着一脸的震惊进来。

“怎么了?买个早餐中彩票了?”齐言调侃说。

“不是。”小赵把早餐摆好,刚想说,门口传来敲门声,便先去开门了,发现是十娘。

十娘一进来就笑着大声说:“姑娘,姑爷,大戏一场哦!”

“十娘。”两小只看到十娘也高兴地叫到。

“昭昭少爷,朗朗少爷!”十娘蹲下抱了抱两小只,说,“你们又帅气了。”

“十娘······”两小只这一夸脸蛋都红了。

“什么大戏?”苏景越从房间出来听到也问道。

“你肯定猜不到。”十娘站起身神秘地说。

“你也知道了?”小赵问道。

“是啊,谁不知道呢,一大早就嚷嚷开了。”

“先坐下吃早餐,再慢慢说。”苏景越把两小只抱上椅子说。

十娘也找个位置坐下说,鬼是不能吃东西的,虽然她是式神,不过吃东西跟其他鬼也没什么区别,反正小赵也知道了她的身份。

齐言给两小只先弄好早餐,方才自己吃,这会儿才问:“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来说吧,小赵吃东西呢。”十娘闻了一口,说,“一出小三抓小四的戏。超级精彩。”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