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蓬头鬼(五)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715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景越走到蓬头鬼面前,拉起苏崽崽的手安抚,边说:“它应该在杀人之前就已经失控了,身上的血煞之气还没凝成,怨气倒是重得很,这是被人用怨气养成的。”

“用怨气养鬼,这是那个叫神魔教组织的惯用手段。”龙启浩说。

苏景越说:“这方面你们比我清楚些。”

龙启浩叹了口气:“苏姑娘有办法吗?”这蓬头鬼也是无妄之灾,那人也确实有虐杀动物的嫌疑,龙启浩厌恶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罐子,可现在也不能真放了它。

苏景越摇了摇头:“没杀人之前我还能救,杀了人,沾染了血煞之气,没办法了。”

“阿娘~”苏崽崽一听,都要哭出来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在现世人类确实是被天道所认可的天地之主,沾染了人类的血煞之气,难救,不过更为天道所钟爱的是身负功德金光的人类,苏景越看了一眼快哭的崽,只好说:“我没办法,不过有人可以。”

龙启浩问:“谁?”

苏景越指了指苏崽崽,还没说话,就被两个惊奇的声音打断:“小弟弟能救?”苏崽崽也迷惑地看着苏景越,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能救。

苏景越说:“不是,我是指他爸爸能救。”

龙启浩说:“难道齐先生的灵力比苏姑娘还要足。”

“不是,灵力救不了它,不过功德金光也许可以。”苏景越解释说。

“功德金光?”龙启浩三人更不解,他们知道功德金光是行善积德的人有的,不过这不是来庇佑子孙后代的吗?

“对。”苏景越高冷地应道,也不打算解释,毕竟要用到修真界的手段,解释起来很麻烦。

龙启浩三人见此以为是师门秘诀之类的,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了,龙启浩说:“既然如此,那这蓬头鬼就交给苏姑娘了,这些罐子我们会交到警察局查清楚,如果是真的,警察局也会公布出来,让人引以为戒。神魔教组织那边特事处也会跟进。”

“行,神魔教的事到时候跟跟我说一下,我还是蛮好奇这个组织的。”苏景越点头,善恶终有报,不是死了就能了的。

“好。”

苏崽崽听到可以救,脸上也终于露出开心的笑脸。

苏景越用收纳符把蓬头鬼收起来,龙启浩几人也把那罐子收起来了,带去警察局了。

回到酒店后,齐言他们也差不多回到了。

苏崽崽手脚并用地给齐云朗讲了蓬头鬼的事情。

齐云朗嘴巴一撅,嫌弃地说:“真不是人。”

苏崽崽愣了一下,说:“哎,阿娘也这么说。”突然想起自家阿娘说的有办法,于是他蹦到正在腻腻歪歪的两夫妻中间,“阿娘,你还没说什么办法呢?”

苏景越无奈,点了点苏崽崽的小脑袋,严肃地说:“你先站好!”原本是打算吃完东西再收拾这个小东西的,不过正好自己蹦过来了,那就先收拾了吧。

苏崽崽看着自家阿娘严肃的脸,赶紧站起来,不安地看着苏景越,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齐云朗见苏景越生气了,也不敢说话,默默地站到苏崽崽傍边,两小只一起低着头。

齐言不了解实情,也就不开口,他相信苏景越有分寸。

苏景越看到齐云朗也站过来,便说:“朗朗,你去你爸爸身边坐好,这事情跟你无关。”

齐云朗巴巴地看着苏景越,没动。

苏景越也就没管,对苏崽崽说:“你自己说,你错在哪了?”

苏崽崽动了动嘴唇,抿着嘴不说话。

苏景越看着他:“不说话是觉得自己没错是吗?”

“不是······”苏崽崽小小声说,“阿娘,你别生气,我错了。”

“错哪了?”

“我······”苏崽崽梗住了,其实他内心觉得自己没错。

齐云朗有些担忧地看着苏崽崽。

“蓬头鬼是好鬼,是吗?”苏景越问。

“是。”这次苏崽崽回答得倒是没犹豫。

“现在这只,它看起来有理智吗?”

“没······”苏崽崽弱弱地答道。

“然后它杀了人,对吗?”

“可是······”

苏崽崽着急想说却被苏景越打断:“我问你,它杀人了没?”

苏崽崽眼眶开始红了:“杀了。”

“杀了人的鬼会怎样?”

“会丧事理智,继续发狂杀人······”苏崽崽哭了出来,“哇······我,我只是,觉得它好可怜。”

齐云朗见苏崽崽哭了,他也跟着眼眶发红,哭了起来。

苏景越听着这哭声二重奏有些无奈,见旁边齐言动了动嘴唇,脸色有些心疼想求情,苏景越掐了他一下大腿,阻止了他的求情,顺带逼自己应下心肠,继续冷着声音说:“你既然知道沾染了血煞之气的鬼会发狂继续杀人,那你应该做什么?”

“哇······”苏崽崽顾着哭。

“你打算带着你弟弟哭一天?”

“没···嗝···有······嗝。”苏崽崽打着嗝,断断续续地说。

“那你应该怎么做?”

“收······嗝,收了······嗝,它。”

“所以你今日错在哪里了?”

“我······嗝,不应该······嗝,阻止龙叔叔,嗝,收它。”苏崽崽哭着打嗝,边说。

“如果今天阿娘不在,你跟你伙伴一起去收鬼,这个时候你却因为心生可怜就要置你的伙伴于不顾吗?”

“不······”

“可你刚刚就这样做了,如果阿娘的定身符只能定住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你要顾着跟你的伙伴吵架吗?”

“不······”

“上次小儿鬼的时候,阿娘跟你说过,每个人每只鬼都有他们各自的‘故事’,这些‘故事’也许感人,也许可怜,玄门的手段有时候我们普通人的法律惩处不了,你们这些玄门中人实际就相当于普通人里的警察,如果连警察都徇私枉法,那世间要去哪里找公正。”

苏崽崽低着头不敢再哭了,只默默用手擦着眼睛。

“要么你就不要管,既然要管那就要按着公道来管!”

苏崽崽却还是不太服气地,说:“那小动物的命谁来管呢?”

苏景越笑了一下,她也知道苏崽崽只是心思纯善:“阿娘很高兴你能平等地看待万物,我们国家法律还有一天罪名,是虐待动物罪,所以有人管。”当然,苏景越没有告诉苏崽崽,这法律其实有轻重,对这类人可怕的是舆论。

苏崽崽这才点了点头说:“阿娘,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苏崽崽愣愣地红着眼睛盯着苏景越不解,说知道了也不行吗?阿娘今天好严格。

“阿娘,昭昭肯定知道下次不能冲动了,阿娘,你原谅昭昭吧。”齐云朗还是机灵一些,急忙帮着说。

苏崽崽赶紧点头称是。

苏景越无奈对两小只说:“阿娘不是不让你帮,保持本心是对的,但要量力而为,看清形势,可以有同情心但不能烂滥好人。”

苏崽崽和齐云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齐言这时候也说了:“听你们阿娘的话。”又对着苏景越说,“孩子还小,我们慢慢教,先去吃饭,东西都凉了。”

苏景越点点头,对两小只说:“你们两只兔子自己去洗把脸。”

“昭昭和朗朗才不是兔子呢。”苏崽崽一看苏景越不生气了,立马又活跃起来了。

苏景越好笑地看着他两:“眼眶都哭红了,还不是兔子,还有,别以为今天的事情就过了,吃完饭抄十遍经书才能睡觉。”

“啊······”苏崽崽耷拢着小脑袋,跟着齐云朗一起去卫生间洗脸了。

齐云朗偷偷地说:“昭昭不怕,等会儿我帮着你一起抄,这样你就只要抄五遍了,阿娘也没说不可以帮。”

苏崽崽听罢眼睛一亮,对哦,然后又开心起来了。

齐言在边打开饭菜边说:“我打赌朗朗肯定帮昭昭抄。”

“不赌。”苏景越说,“猜都猜到。”

“那你同意?”齐言好奇,他以为苏景越是很严肃的惩罚苏崽崽呢。

“有什么关系,这不是更能让他们知道,如果犯错了会连累自己身边的人吗。”

“有道理。”齐言恍然。

不知道是谁,把余兴昊的事情放出去了,还很形象地描叙了他尸体的惨状,余兴昊的尸体看起来确实很惨烈,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像被针扎了一样,密密麻麻地一个个小孔排列着,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看到的肯定要犯病。

余兴昊的血从这些小孔“咕噜咕噜”地冒出来,整个化妆间的地面几乎都是他的血,据说第一个看到现场的余兴昊的助理已经去接受心理治疗了。

因此这一下余兴昊的粉丝就炸了,全都聚集到他们剧组的微博底下和贴吧屠版,要求剧组和官方给说法。

剧组那边觉得自己冤枉,因为警察第一时间就排查了剧组的所有人,那个时间是拍摄时间,所有人都在片场,彼此都能证明,就是没戏的人也是留在酒店,酒店监控录像也能证明。可也没办法,谁让演员是死在自己剧组的呢,剧组只好先发了声明道歉,并支持警方尽快抓捕凶手。

但余兴昊的粉丝觉得剧组态度敷衍,能被请来演偶像剧男主角的,流量不说顶级也基本够得上一流了,于是这事件渐渐蔓延出了微博和贴吧,在各大浏览器也能看到余兴昊粉丝的愤怒留言,以至于很多原本并不认识余兴昊的路人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于是没两天,警局放出了余兴昊死亡的“真相”。

其实警局那边得到特事处的消息前就已经在余兴昊的电脑手机上发现了各种各样虐待动物的照片,其照片的惨烈程度一度让经办的警察眼眶都红了。

发布出去的图片还是警察挑出来的没那么惨烈的,可这一放出来,又是一波巨浪,谁让之前余兴昊的粉丝四处屠版留言,现在这一反转,枪头也就转到他们自己身上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