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演戏啦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6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嘻嘻······”两小只不好意思地笑了,红红的小脸,可可爱爱的。

张导见状赶紧车热打铁说:“是啊,正好跟阿言一起,而且,你还是演阿言的白月光哦,可以说天定姻缘哦!以后想想这也是一份难得的回忆啊。”

苏景越看着他们都这么高兴也不好再推脱了,再说张导说得也对,这算是份难得的回忆了,再说最近特事处也没什么事情,于是苏景越便说:“那就试试吧,我不保证真的能行。”想了想又加上后面一句,毕竟演戏不像其他的,认真学一学就能会的。

张导一听,心事放下了,终于又裂开了乐呵呵的笑:“好,那就先让阿言教教你怎么看镜头找镜头,放心,就算不懂也不碍事,大不了我让移动摄影师追着你拍。对了,阿言那里有完整的剧本,你先看看,我去叫场务给你找个剧本。”

午饭后,基本上在场的都知道了,由齐太太友情出演大师姐这一个角色。

大家一时间有些懵,怎么突然就······众人震惊地都忘了八卦了,反应过来后只默默地,小心地,不经意地一次路过苏景越身边,两次路过苏景越身边,三次······纯粹好奇心爆棚!

苏景越和齐言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什么都不说,只专注自己的事情。

连副导演雷洋悄咪咪地凑到张导身边说:“这······齐太太真的没问题吗?”

张导笑着说:“没事,连林琳都行,何况齐太太比她好看多了,而且看在齐言的面上,她也会好好演的。”不会演也会好好听教,不比林琳,脑子只有豆子大,只看到眼前,哼!他做导演还没被演员这么下过面子呢,以后林琳要是能接到电影他就跟着她姓。

雷洋点了点头,眉头还是皱着:“说的也是,但我们之前在微博发布了饰演演员名单,这一换演员要怎么说,林琳好说也有一些粉丝,到时候她要是颠倒是非······”

张导冷笑:“放心,我早就先跟吴佳河通过气了,你现在去联系一下林琳的经纪人,看要怎么说,在不损害我们电影名誉的情况下,跟他们统一一下说法,认识这么多年,好歹也给吴佳河一个面子,当然,若是对方不饶人,我们也不怕,她现场的视频可都在,到时候······不过不到必要时候没必要这么撕破脸。”

“行,我现在就去,免得那林琳做什么妖。”雷洋一直是跟着张导的,也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所以听到张导的吩咐就马上应道,想了想又说,“这过去几个小时了,说不定林琳也早就跟吴老板说了,那吴老板要撤资怎么办?”

张导拍了拍他的肩膀,豪横地说:“怕什么,我之前一直忍着也不过也是看在和吴佳河的交情。还有虽然那林琳拖延,却并没有真正耽误太多进度,再说老子还能差钱,齐言也还在呢,你怕什么?”如果真的被拖延了进度,那是任何导演都不能忍的,只是林琳拖延的时间本来就在张导的计划内罢了,因此之前才有大家看到的对她那么宽容的张导。

张导名叫张少新,是城北张家的嫡子嫡孙,张家虽然比不上齐家,确实是京市能够得上台面的上流家族之一。张导因为从小喜欢摄影不喜欢经商,所以大学瞒着家里就选了导演专业,他家里肯定不同意,毕竟就这一个接班人,张导硬是扛着家里的压力,一做就是二十多年,直到他儿子出生,被张家老爷子拎回去培养,后掌了张家的权,才解了他和家里僵硬的关系。钱吗,他还能少,拉投资不过是想着大家都是朋友,一起玩而已。

副导演想了想自己老大的家境,又想了想齐言的家世,觉得自己真是多余操心了,于是木着脸去给林琳经纪人打电话。

苏景越接到了剧本,立马就看了起来,齐言也在一边慢慢地跟苏景越讲着怎么拍戏,怎么表现人物的情绪,还有简单的找机位。

苏崽崽和齐云朗一看,自家阿娘和爸爸都没空理他们,于是拉着十娘去周围逛。

整个下午,张导就拍了齐言和苏穗河的对手戏,以及十娘的单人剧场,苏景越在一边很认真的看他们拍戏。差不多六点,张导就宣布不拍了,今晚也不加班,然后叮嘱苏景越好好看看剧本,嘱咐齐言晚上可以简单的跟苏景越对对戏,明天就拍,让苏景越不要紧张,他们时间还多。

记剧本苏景越是不怕的,她记忆力很好,几乎是过目不忘,晚上吃完晚饭后,齐言带着两小只玩,苏景越便在房间里继续看剧本,琢磨人物。齐言的意思是让她自己先理解发挥想象,别人告诉她的总归是别人的理解,演起来怕不够自然,苏景越也是这个意思,再说这背景是修仙,她理解背景更容易一些。

这部电影没有原著,原是张导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武侠梦,神仙梦,武侠是他老本行,拍过好多了,拿奖拿到累了。那就拍个仙侠吧,毕竟自仙X传后,大家都觉得中国仙侠系列跌至谷底了,所以张导也想看看能不能拯救一下。

好吧,其实张导他也不是那么伟大,他之前没拍过仙侠类的电影,所以想尝试一下新风格,至于齐言,之前欠了张导一个人情,于是张导在琢磨剧本的时候就直接带入齐言,当然,这写剧本之前跟齐言说过的,齐言同意了。

于是这俩不差钱不差人气的家伙就这么一拍即合,然后就有了这个电影。

电影故事也简单,就是讲一个复仇少年在充满危险和诱惑的修仙路上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与队友们和邪魔斗智斗勇最后修道成仙的故事,其中穿插着让人感慨的友情,亲情,爱情。

而苏景越饰演的大师姐名玉心柔,名字听起来很柔弱,但其实是整个门派同辈中武力值最高的大师姐,长得十分漂亮,是十里八荒出了名的冷美人,实际外冷内热,对师弟师妹们的日常修炼十分严格,但是一有事情又会立马保护在师弟师妹们的前面,最后也是为了保护他们而死,因此人设确实十分讨喜。

而对男主蒋一帆而言,玉心柔不单单是保护他的大师姐,初入门派时,是玉心柔一招一式地教他们这些入门弟子修炼,被外人欺负时,是玉心柔持剑挡在他身前,当他迷失复仇时,也是玉心柔耐性地安抚他,教他什么是大爱······所以玉心柔其实是他修仙路上保持本心的白月光。

苏景越不懂演戏,但是以前她在修真界也是扮演的这样的一个保护人的角色,所以其实很容易带入。

第二天,齐言和苏景越一到片场。

张导却忧心忡忡地过来问苏景越:“是这样的,齐太太,你会跳舞吗?”昨天他回去翻了一下剧本,发现,玉心柔还有一场祈福跳舞的戏,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他会同意林琳来演的最大原因,林琳有舞蹈功底,结果昨天他一着急忘记了还有这一幕。

齐言也想起来了,不过他没见过苏景越跳舞,也不知道,于是也疑惑地看向苏景越。

幸好,苏景越淡定地回:“会。”

在修真界,如果只会修炼打架灭邪魔,那岂不是很无聊!这是苏景越的师傅说的,然后就逼着已经一百八十岁的苏景越去练什么劳什子的琴棋书画!后来,苏景越才发现,这是因为她师傅在英才大会上被别人师傅嘲笑了,说是他教出来的徒弟只会修炼打架,没有其他什么才能,一点都不符合素质教育!

我去你丫的素质教育,修真界什么时候还讲这个!

苏景越刚知道是这个原因才被逼着练时,在英才大会上就直接打爆了那几个人的徒弟,狠狠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又在自个儿师傅的酒里下了各种各样的无色无味的药泄愤,不过她这一练也就练了好几百年了。

张导顿时笑开了,这真是捡到宝了?于是说:“那好,你先去化妆,然后我们就试试祈福那场戏,你随性先跳一下,之后我们再跟舞蹈老师确定动作。”

“好。”苏景越应道,祈福舞她还是会的,每十年的英才大会之前,元阳派都会在本派先进行择选,开场时都要跳祈福舞,自她成了元阳派第一人后,这活就是她的了。

十娘凑过来说:“姑娘,我给你化吧,保证漂亮!”

张导挥挥手:“你别,你知道化什么妆吗?”

“化最漂亮的不就行了!”十娘豪迈地说。

“可别,还是让化妆师化吧!”张导无奈。化漂亮当然没错,当时镜头妆和平时的妆还是不一样的,所以才需要专业化妆师,他们知道怎么化出在镜头前最好看最适合的妆,不是你会化妆就可以的。

齐言笑着说:“用我的化妆师就可以了,十娘看着昭昭和郎朗吧。”到了他这个地位,一般出活动拍戏之类的都有公司专门准备的化妆师跟着,只是他以前很少用。

张导立马说:“对对,化妆间你们用一个没问题吧?”

齐言理所当然:“当然!”难道要让苏景越,他老婆去跟别人挤一个化妆间!

“好吧!”十娘遗憾地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苏崽崽和齐云朗,“昭昭朗朗,我们继续去探险吧!”

“好!”两小只齐声应道。

探险?苏景越和齐言互看一眼,把两小孩交给十娘好像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哦,不过还有小赵,那应该没什么事情吧,算了,只要不欺负别人就行,应该不会欺负别人吧?苏景越和齐言看了看对方,不管了,两人便去化妆间了。

两人一走,片场其他人便赶紧布置道具了,张导也抓了几个摄影师过来开会,主要就是强调,苏景越是第一次拍戏,可能会找不到镜头,让他们灵活一点,要懂得自己追着苏景越拍,不要让苏景越出了镜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