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吊死鬼(二)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37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不是,就是简单的照明术而已,你们?”苏景越不解,她知道玄学没落了,可之前看老道的样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呀,不至于连个照明符都不知道吧。

在明亮的照明术下,龚雪的脸庞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难得扭捏:“我是体修来的,不怎么会用符。”

苏景越看着娇小的龚雪有些惊讶,龚雪不高,站着只能到苏景越下巴的位置,大概一米五五左右,脸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一双杏眼,眼神明清,性格爽利大方,苏景越蛮喜欢这个女孩子的,跟她相处起来,能感觉到生活都是阳光,没有阴霾。

不过龚家确实是修体的,更直接的说他们家抓鬼是这样的操作,拿出剑,然后先划自己,把自己的血沾染在剑上,这剑就能伤鬼了,龚雪人的血液阳气非常足。

龚雪想想自家的骚操作,顿了顿,接着说,“而且我看过别人用的照明术,就只有一点光,没有这么亮啊。”这都跟白天差不离了!

虎晖和木遥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两个都是妖,不会符术!

苏景越点了点自己的眉尖,颇有些无奈了,原来如此,行吧。

“爸爸,阿娘他们还没出来哦?”齐云朗趴在窗户,眼巴巴地看着学校的大门,可怜兮兮的样子。

齐言看了看时间,说:“应该没那么快的。”

齐云朗抿了抿红嘟嘟的小嘴,声音有些飘,叹气:“爸爸,如果阿娘是我亲妈妈就好了。”

齐言震惊地看着齐云朗:“朗朗?”

齐云朗转过头来看齐言,黑黝黝的眼睛清亮透彻:“我知道阿娘不是我亲妈妈。”

齐言吸了口气,喉咙有些干涩,说:“你怎么知道的?”

苏崽崽自幼跟着苏景越,他不知道自己不是苏景越亲生的,身边的人也不会专门跟他说这个问题。齐云朗虽是在邱家生活到两岁左右才被齐言接回齐家,只是当初他离开邱家的时候人是半昏迷着的,到齐家的时候有了应激反应,所以之前在邱家的事情都忘记了。因此后来和苏崽崽相认的时候,便跟苏崽崽一样以为苏景越是亲生母亲,怎么突然会知道?齐言内心震动,突然想起了上次的绑架,该死的邱家!

齐云朗垂下眼眸,小脸没什么表情,不说话。

齐言叹了口气说:“你阿娘都是当你是她亲儿子的······”

“我知道!”齐云朗语气有些激动,”不要告诉她!“万一阿娘知道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她亲生的,就······不要他了怎么办?

“好,爸爸不说。”齐言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安抚他,说,“那就把这个当成我们父子的秘密,好不好?”

齐云朗点点头,皱着小脸又趴回窗户看外面,声音低低地传来:“也不要告诉昭昭。”他那么笨,知道了自己不是阿娘生的,肯定很难过。

齐言暗自叹了口气,看着齐云朗小小的身子眼神有些复杂和担忧,慧极必伤。

学校里,苏景越几人在苏崽崽的照明术的光亮中走进小树林,哦,进来之前龚雪还接到了同在学校守卫的同事的电话,问小树林怎么突然亮起来了,是不是火灾之类的,龚雪只好一一解释。

虽然名字叫小树林,但这个小树林连着学校后山确实不小。

“苏姑娘?”龚雪看苏景越停下来,疑惑。

“到了。”苏景越清清冷冷地说。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伴着呼呼的风起起落落,龚雪几人不自觉地拉了拉衣服,冷!

“这里?”龚雪有些懵地看了看周围,嗯,还是树,跟之前十来分钟走的路途没什么区别,怨气也没什么变化呀?

虎晖和木遥却是毛孔竖起,一副作战状态,他们是妖,对危险的感知力倒是强一些。

苏景越勾了勾嘴角,冷淡地说:“怎么?不出来见见?林琦蔚同学,不,应该叫你姚水月吧。”

龚雪几人听到苏景越叫的名字睁大了眼睛,林琦蔚?那个女孩子!怎么可能?

这时,龚雪的手机也响起来,一接,电话那头就传来胡薇焦急的声音:“组长,林琦蔚不见了。”

龚雪看着树后走出来的女孩子,对着电话那头的胡薇地说:“我看到她了。”

胡薇听到有些紧张,急忙说:“组长,她有问题!”

“放心吧,我知道,苏姑娘在呢,我先挂了。”龚雪直接挂了电话。

林琦蔚,哦不,应该说披着林琦蔚皮的姚水月表情无辜地看着苏景越,歪了歪头似乎有些不解:“你怎么知道是我?”

“哦,猜的。”苏景越光棍地说,“反正猜错又不用赔钱。”

“苏姑娘?”不说姚水月有些懵,就是龚雪等人也被苏景越的骚操作搞蒙了。

苏景越没什么耐性,直接对着苏崽崽说:“收了吧。”校门口还有人等他们回家吃饺子呢。

姚水月看到苏景越如此目中无人,脸上无辜的表情顿时变成气愤:“哼,就凭你们,也想收我,做梦!”

苏崽崽听到自己阿娘的话,一手拿着小桃木剑,一手拿着符纸,准备干活。

“当然不是我们。”苏景越伸出食指摇了摇,说,“我家崽一个就行了。”

姚水月看着才到苏景越大腿的苏崽崽:“你看不起我!”说着,张开双臂,树林内顿时怨气涌动起来,朝苏景越和龚雪几人攻击。

龚雪拿出自己的佩剑准备划手,谁知苏景越手一抬,直接布了个结界在前面,挡住了怨气,然后她······她手一推,直接把苏崽崽推出去了!

苏崽崽反应也不慢,马上把手里的符纸扔出去:“天地赦令,驱邪!”边拿着小桃木剑朝姚水月冲过去。

“苏姑娘!”龚雪和虎晖木遥见到惊叫起来,他们以为苏景越只是逗姚水月玩的,谁知道她真把自己个儿儿子推出去了。这是后娘吧!龚雪几人心里同时吐槽。

“苏姑娘我去帮忙吧。”虎晖急忙说。

“对,我们一起啊,苏公子一个人怕······”木遥也着急地说,就一个小不点怎么可能收服厉鬼呢。

“淡定。”苏景越十分淡定地说。

龚雪淡定不了啊:“可那是只厉鬼啊!”

“厉鬼是没有意识的,但是她有哦。”苏景越提醒。

一人两妖睁大眼睛:“那她是······”鬼将!龚雪没敢说出口,但只有鬼将级别以上才会有意识。

苏景越直接说了:“对,鬼将。”

得到准确答案,虎晖和木遥也惊呆了,赶紧想跑出结界去帮苏崽崽,却被苏景越袖风一扫当了会去,说:“没事,我看着呢。”以苏崽崽现在的实力确实对付不了鬼将,不过他天生灵体,灵力源源不断,就是打不过一时间也不会落败受伤,这样先练练手也好,再说遇到鬼将级别的机会不多。

龚雪虎晖他们听到苏景越这么说,发现苏崽崽确实没有危险,就也冷静下来,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小家伙灵力不比他们弱啊,甚至可能······原以为小小年纪,结果还是一个大佬,伤不起伤不起!

“我发现苏公子的符威力比我们处里用的大呀,是我的错觉吗?”木遥比较细心,观察后发现。

“我也发现了。”龚雪说,然后看向苏景越,“苏姑娘,这符是您画的吗?”

“不是啊。”

“这样啊,我还想说能不能买一点呢。”龚雪有些失望,她原想给特事处想买一些呢,这年头画符的成功率太低了,所以导致很少人会把自己的符拿出来卖。

“可以啊,这符是我家崽画的。”苏景越接着说,“你要多少?”

“什么!”龚雪几人震惊了,看着场上的苏崽崽,这么小就能画符?开玩笑的吧,可看苏景越正正经经地脸色又不像,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而姚水月这边却越打越烦躁,这小东西的灵力像取之不尽一样,而且每当她刚要伤到这个小东西的时候,苏景越那边总会扔过来一张符纸阻碍她,好烦!啊!姚水月原本黑洞洞的眼里顿时闪着红光,体内的血煞之气疯狂上涨。

“昭昭,回来。”苏景越一看姚水月眼里冒红光,直接叫苏崽崽回来。

苏崽崽也不恋战,一听阿娘叫,就马上回到苏景越的结界,一回到苏景越身边,直喘粗气,他好累哦,虽然还有灵力但是他太小了,体力跟不上啊。

姚水月虽是有意识的鬼将,但受血煞之气的影响很容易再度失去理智,这也是十娘为什么生生熬了九百年也不愿意伤人命的缘故,虽然晋级快但很容易失去理智。很明显姚水月连个小崽子都拿不下,一时受刺激暴走了,这会儿失去理智了。

姚水月失去理智,只知道“杀!”“杀!”“杀!”要杀光眼前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苏景越看苏崽崽练完手了,校门口她男人和小儿子还在等她呢,也不废话,直接用灵力打过去,把姚水月从林琦蔚身上打出来,从这里也能看出苏景越比苏崽崽厉害太多了,看苏崽崽打了半晌也没能把姚水月逼出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