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夜里定情(二)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47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景越挑挑眉,眼神示意:你手搭错地方了吧?

齐言无声一笑,俯下身子,靠在苏景越耳边,往日清澈温和的声音因为刻意地压低显得更有磁性了:“我本来,想着,慢慢来的。”可是前几日朗朗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你永远都不知道惊喜和意外到底哪个先来,他从来也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慢慢来什么?”近在咫尺的美色,苏景越咽了咽口水,她突然发现原来她不止是颜控,怕还是声控,这声音勾得她心里有些痒,她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脑袋,耳朵有点痒,脑袋反应慢了半拍。

“呵~”齐言笑,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苏景越,“我们在一起吧。”

苏景越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齐言最近因为朗朗的事,推了很多工作,也没怎么回过齐家,都住在云水涧了,他们不是一直住在一起?

闻言,齐言眼睛亮了起来,无声笑开了:“对,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整张脸都生动起来了,昳丽非常!他情不自禁地亲了亲苏景越的额头,又亲了亲她的嘴角,“苏苏,我很开心!”

什么开心?等等!苏苏?他们什么时候有这么亲昵的称呼了,她本人怎么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苏景越慢半拍的脑袋终于因为这个亲亲反应过来了,他们说的是一回事吗?怎么突然感觉像拉了进度条似的,怎么就亲额头亲嘴角了呢!他们不是在说住的地方吗?

不过苏景越看了看齐言闪着星星发着光的眼睛,算了,误会就误会吧,也没什么不好。

第二天,苏崽崽和齐云朗两只崽在饭桌上,一样的双手撑着下巴,四只眼睛眼神乱飞,无声交流着。

“朗朗,今天阿娘很高兴的样子哦!”“爸爸也很高兴的样子!”“今天有什么好事吗?”“不知道······”“那我们是不是不用扎马步了?”“不知道······”两小只一问一答玩得开心。

苏景越看到两小只的表情,不用猜都知道他们在干嘛,于是清了清嗓子说:“快点吃,看来看去做什么!”

花花刚好端着盘子上来,听到在旁边调笑:“大约是看他们阿娘和爸爸,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喽!”

苏景越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活了上千年,最擅长的就是装淡定,于是脸上还是一派淡定的模样:“吃完消消食,就去扎马步。”说着回手拧了一下齐言,“看着我干嘛,吃饭!”

“好!”齐言露出标准的八颗牙。

“啊!哦······”苏崽崽脑袋瞬间耷拢下来,也不看了。齐云朗低头乖乖喝豆浆,表示自己没看。

吃完早饭,两小只手拉着手乖乖去消食了,苏景越让桃木跟着,半个小时后开始扎马步。

“邱丽那边怎么样了?”苏景越坐在沙发上边拿着玻璃杯喝茶消食,边问。

“哼······她果然是用苦肉计,不过齐氏的律师团也不是开玩笑的,何况以前虐待朗朗的视频和笔供都还在,只是要掰扯一段时间。”提到邱丽,齐言的面容淡下来,“不过邱家,要撑不住了。”说着齐言觉得苏景越怎么坐得离自己那么远,于是自己挪到了苏景越旁边,挨着她坐。

苏景越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也没管,接着说:“邱丽依靠的不过是邱家,先邱家弄掉,她一个人,独木难支。”

齐言点头赞同:“大哥已经在做了,梁家那边也虎视眈眈,邱家撑不了多久。”再说虽然不能用绑架罪,但邱丽的性子不会是一天就养成的,于是他去查了邱丽的过往,那是相当“精彩”,读书时候欺凌别人,毕业后剽窃别人成果都算是小事了,相关的人、证据齐言已经让人交到警察局了,至少一个终身监禁是跑不了。

苏景越垂下眼眸,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手中的玻璃杯,沉思。

“想什么?”齐言不敢被忽视,抽出苏景越手中的水杯放在桌上,反握住她的手发问。

苏景越回神,看了一眼被握住的手,眨了眨水光潋滟的眼睛,看向齐言,笑:“想着怎样给邱丽一个教训,她伤了我儿子。”她是正统修士出身,没什么折腾人的法子,不过她不没有不代表不能借鉴呐,邪修折腾人的法子可是多得是呢,回头先让十娘找两只鬼过去关照关照她,坐牢可不代表赎罪了。

“嗯,你高兴就好。”齐言握着苏景越的手说,慢慢摩擦着,又滑又嫩,他注意力显然已经不在这个话题上了,他盯着苏景越水润红艳的嘴唇,心里不断给自己做建设,他们已经在一起了,那亲一亲也是可以的吧!这么想着,齐言也就这么做了,直接抱住苏景越,朝着觊觎已久的红唇,吻了上去。

苏景越感受着唇间的温暖,有些懵,他们不是正正经经地在讨论邱家的事情吗,什么时候大家注意力能转的这么快?

齐言感觉到苏景越有些不专心,轻咬着她温软的红唇表示不满。

苏景越感觉到了,微微勾了勾嘴角,算了,快就快吧,反正还蛮舒服的,这么想着,也就闭上眼睛,回抱着齐言,唇齿交融。

齐母来了几次后,发现了两人的进度,高兴地合不拢嘴。

“老齐啊,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快要再有孙子啦,也有可能是孙女,哎呦······不管长得像阿言还是像景越,都漂亮!”齐母兴奋的心情平静不下来,一回到家就拉着齐父唠嗑。

齐父也很高兴,不过他矜持地说:“八字还没一撇呢,哪有孙女。”他喜欢温温软软的小孙女,会甜甜地叫他爷爷的那种。

“你是没看到,你儿子眼里就盯着景越看了,我打赌,他绝对忍不了多久!”齐母昂着头自信地说,他生的儿子他还是了解的,煮熟的鸭子哪有让她飞了的道理。

齐父想想也是,年轻人火气旺盛,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天天见,哪能忍得住哦,“哎,不过现在不是很多小姑娘都要保持身材不肯生孩子吗?”齐父想到老友的儿媳,突然忧愁地问。

“不会吧?景越看起来很喜欢小孩子呀?”齐母也有些担心。

“你看老王家的媳妇不就是。”齐父摊手说道。

齐母叹了口气:“那也没办法,总不好逼他们吧,好在我们已经有昭昭和朗朗了,逼大多数人家都强了,好不容易有个媳妇,我跟你说,就算她不生也不能逼啊。”她可怕逼着逼着二儿子也跟大儿子一样,那她出门带什么媳妇去炫耀!

“哎,我知道。”齐父也跟着叹气。

于是齐大哥和方楚一起回来的时候发现齐母齐父齐齐坐在沙发上叹气,一问才知道原是为这事,齐大哥笑得直接掉了他霸总的人设。

齐大哥笑够了才说:“爸妈,我说你们是不是担心地早了一点,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让阿言把苏姑娘拐去民政局吗?”果然是精英人士,一语中的。

方楚也笑得不行:“爸、妈,我觉得阿晋说得对,而且苏姑娘是个心胸疏阔的人,到时候成一家人了,您直接问,行就生,不行就不生,您也不怪她是不是。”方楚和齐大哥在荷兰已经领证了,只是考虑到国内行情也就没办酒宴,不过一直也是称呼齐父齐母为爸妈。

齐母想想也有道理,于是四个人就怎样帮助小弟拐老婆面对面建了群聊,群名就叫“小弟媳妇诱拐群”,几个人随时交流法子,齐大哥晚上还把齐言也拉了进来,总不能当事人不在吧。不说齐言突然被拉进群有些懵逼的心理。

话说这会儿,云水涧的别墅倒是来了几个客人,特事处的。

花花把人迎进来时,苏景越正在后花园边坐着喝茶,边看着苏崽崽和齐云朗扎马步,偶尔起来纠正两只崽的姿势,所以花花直接把人带到后花园了。

一见面,特事处的几人被苏景越的容貌惊呆了,他们以后能收服一座城怨气的应当是以为德高望重的大佬,大佬吗,年级肯定不能太小。可看到苏景越,才发现年级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是这大佬不仅年纪小还超漂亮。

苏景越面若桃花,眼光潋滟,因为实在家里,直接穿着自己空间带过来的桃花银雪飘仙百褶裙,裙子上绣着大片大片粉色的灼灼桃花,花瓣上参差不齐地落着雪,微风吹动时飘飘渺渺,仿佛真能闻到桃花的香气,沁人心脾,看着苏景越站在这锦簇的花团中,宛若桃花仙子下凡。

“苏姑娘,久仰大名,我是特事处的龚雪。”京市特事处组长龚雪虽震惊于苏景越的年轻,貌美,却也能及时反应过来,赶紧笑着介绍,“这是我的同事们,罗钊,曾安进。”

然而这两个同事却没有龚雪的自制力,龚雪只能边说着边掐一掐着两个被苏景越迷得晕乎乎的同事,朝苏景越尴尬地笑笑,早知道今日应该带几个女孩子过来,这两只真丢人!

两人反应过来也赶紧问好:“苏姑娘你好!”

苏景越习惯了,没说什么,只淡淡笑着点了点头,说:“你们好,我是苏景越,坐,花花,上茶。”说着朝特事处的几个人做了个请坐的姿势,待大家坐下后便问:“不知几位光临寒舍,所为何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