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夜里定情(一)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1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梁局长听到也没先问苏景越怎么知道,而是赶紧打电话叫小李小周他们赶过去。

苏崽崽听到要召唤十娘,便起手掐诀,把十娘召唤过来。

“昭昭,怎么了?”十娘刚刚换了衣服,也没兴趣再来宴会了,直接闪身回了云水涧,苏崽崽一召唤,她就来了,只是很奇怪,大晚上召唤她有什么事情。

十娘一现身大家都傻了,怎么突然间凭空冒出一个人来,不对······这是人是鬼呀?

苏景越没空解释,苍白着脸,直接跟十娘说:“朗朗在这个地方,我在他身上留了一抹神识,你去把他带回来。”苏景越知道不管警察有没有看到现场,但凭着邱丽是齐云朗亲生母亲这一点,绑架这条罪名是行不通的,如果闹大了还会影响到齐言,他毕竟是公共人物,所以直接叫十娘把齐云朗带回来。

十娘一听,便也正经起来,说:“姑娘放心,十娘这就去,保证朗朗毫毛无损。”然后一闪身影又消失了。

其他人又十娘这一手吓到了,怎么还能瞬移?

方宇龙像刚反应过来似的,指着十娘刚刚站的位置说:“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人回答他,苏崽崽知道十娘去保护弟弟了,弟弟没有危险了,这会儿心思便在自家阿娘身上了,看到自家阿娘脸色好苍白,他急忙过来拉着自家阿娘的手,目光切切看着苏景越,口里喃喃叫道:“阿娘。”

苏景越微微扯了一下嘴角,笑了一下,安抚苏崽崽,只是脑袋更疼了,拉扯着心脏也疼,额头直冒白汗,也没有空去给方宇龙几人解释这个问题。

旁边齐言也看到,赶紧扶着苏景越坐下,想要起身给她倒杯热水,却被苏景越紧拉着手动不了,只好蹲着对齐母说:“妈,你倒杯水给景越,她很不舒服。”

齐母这会儿知道孙儿消息,有人去救了,心里也放下了担忧,听到齐言的话,赶紧说:“好,好,我去倒,景越啊,你先好好休息啊。”

“感觉怎么样了?”齐言感觉苏景越拉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用力,神色着急地问,“我们去医院?”

苏景越忍着疼痛,脸色一丝血色也无,有气无力地说:“别······别走,等·······朗朗,回······回······云······水涧,先······让我······靠着······”

齐言心疼,语气越发温柔:“好,我不走,等朗朗来了我们就回去。”说着起身坐在旁边环抱着苏景越。

齐言一抱她,巨大的功德金光马上罩过来,苏景越才感觉脑袋和心脏的疼痛缓解了一下,赶紧把整个身子都靠在齐言身上。齐言的功德金光算是这时间天道承认的最高法则,自然也可以抵消天道惩罚。

苏景越之前要十娘当苏崽崽的式神,就是因为她发现她的神识似乎受到这一方世界的禁锢,不怎么能用了,因此后来她轻易也就不用了,谁知道这一次······不过正正印证了她的神识确实是被禁锢了,幸亏这会儿用的时间不长,还有齐言在,不然苏景越都要怀疑她的脑袋是不是要被炸开。

其他人见状也不好再问苏景越怎么找到的,十娘又是什么人等等问题了,只好一起坐着等。

说来其实也不过几分钟时间,十娘就抱着齐云朗出现了。

“朗朗!”齐母来不及震惊十娘又凭空出现,赶紧跑过去接住齐云朗,齐父也立马过去。

“弟弟。”苏崽崽也跑过去跟在齐母后边,望着齐云朗。

大家虽然好奇十娘是人是鬼,不过看到齐云朗安然无恙地回来,也放下心里的担心,齐云朗苍白着脸色,昏迷不醒。齐家的家庭医疗队早就在一边随时待命了,这会儿马上上来让齐母把齐云朗抱到房间里,那里有简单的仪器可以进行检查。

看到齐云朗被救回来了,易海涛父子神情也放松了一些,毕竟之前是易海涛带着两小只在玩,现在看到人没事心里好过一些了,剩下的就不是他们这些外人能参与的了,于是就跟齐家人道别,这会儿齐家人也没什么心思待客了,只齐大哥客套两句。

宋文卫说:“律师团那边,我会去交代好,随时待命。”

宋文卫家是律师世家,可以说京市里的律师,百分之八十是从宋家律师事务所出来的,宋文卫是宋家三公子,本人担任了齐氏集团律师团的主席以及齐言名下大东传媒的专用律师团副主席,出道至今,也只在他大哥宋文献手里败过一次,只是宋文献英年早逝。

梁局长皱着眉头说:“小李他们已经逮捕邱丽,只是要起诉绑架的话,恐怕是比较难,刚刚那个······十娘先把孩子带回来了,小李他们也没有看到现场。”梁局长有经验,这种家庭纠纷是最难辩解的,毕竟邱丽是孩子亲生母亲,如果对方从这点出发,他们要起诉邱丽,怕很难成功。

齐大哥说:“有没有现场都一样,我们知道。”所以苏景越叫十娘立刻带回齐云朗的时候他们都没有阻止,对他们来说早一点救出孩子,比定罪邱丽要重要得多,对付邱家也好,邱丽也好,都可以慢慢来。

齐言点点头,赞同齐大哥的话,孩子比较重要。

梁局长看齐家人有心理准备了,这才说:“那我们先回去了,争取从邱菲和许佳那里入手。”

“谢谢,今天也是麻烦你们了。”齐大哥看齐父齐母在齐云朗那边,齐言抱着苏景越没动,只好自己出来招呼。

等梁局长的人走后,方宇龙三人也告辞了。该准备的他们会先去准备好,宋文卫要去准备材料,随时看齐家的意思起诉邱家。

梁辽家里虽是从政的,但他是家中小儿,也没有按照家里的安排,而是出来从商,他的产业有跟邱家重合的,这也要准备起来,这一次齐家齐言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这对他来说就是机会,能吃下多少就看他自己了。

至于方宇龙,他是方家二少,他们家跟齐家差不多,方家大少接管了家业,方宇龙便自己出来和齐言合作开了电子科技公司,这会儿齐言大约没心情管公司了,虽然齐言平时也没怎么管,不过方宇龙还得去公司坐镇,顺便也查一查邱家,有些事情用黑客手段更方便。

“妈,朗朗怎么样了?”齐言见齐父齐母从房间出来,赶紧问道。

“还没醒,孙医生说是受刺激,身体倒是没什么事情,其他的得等他醒过来才知道,孙医生说最好把吴医生也叫过来。”齐母抹了抹眼泪,说。

吴医生是之前齐云朗的心理医生。

“我没什么事了,进去看看朗朗吧。”苏景越缓了口气,说。

“好,你慢点,我扶着你。”

第二天,齐云朗醒了过来,在床上挥着双手大喊大叫,不让任何人靠近。

“朗朗,朗朗,我是昭昭啊!你怎么了?”苏崽崽很早醒来,就来房间里陪齐云朗,看到齐云朗这样,赶紧跑出去叫人,“阿娘!爸爸,奶奶,爷爷······”

大家听到声音赶紧跑进房间,齐母最先受不了,哭着喊:“小朗,是奶奶啊!”

“朗朗,朗朗,是爸爸······”

可不管大家怎么叫,怎么说,齐云朗好似没听到,一直叫着“不要,不要过来!”便挥着双手朝他们扔东西。

苏景越没办法,朝齐云朗施了清心咒,趁着他恢复清明的一瞬间抱住他,便抚着他的背边温柔地说:“朗朗乖,不怕啊······”

不知是清心咒起了作用还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怀抱,齐云朗慢慢停了下来。

苏景越趁机说:“你看,这是爷爷奶奶,大伯,爸爸,还有昭昭,你回家了,不怕啊!”

齐言赶紧上前,拉着齐云朗的手说:“朗朗,爸爸在,我们不怕啊!”

“哇!”齐云朗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抱紧苏景越发泄似大哭起来。

苏崽崽直接爬上床,也张开手臂抱着齐云朗,跟着他一起哭,听得在场的人心酸不已。

便是齐言,眼眶都红了,在旁边抱着苏崽崽细细安慰。苏景越眼眶也有些发红,混蛋!她绝不会放过邱丽!

等齐云朗发泄哭完,齐家医疗队才进来给齐云朗做进一步的检测,不过齐云朗抱着苏景越不撒手。吴医生见状说没关系,反正他检测的是心理不是身体,身体昨晚已经检测了,没外伤。

吴医生检查了大半个小时,对齐家人说:“目前来看,情况还好,虽然受了刺激还是有些排斥别人,但是,并不排斥苏小姐、二少爷和昭少爷,尤其有苏小姐在,再加上定时检查,应该不会跟之前一样严重,甚至可以说,朗少爷年纪小,有二少爷和苏姑娘他们陪着,再好好医治,还是有很大可能痊愈的。”

齐家人听完才放下心,神情都松快了不少,或者说对苏景越比之前更好了。

云水涧那边比较幽静,适合齐云朗现在的情况,加上齐言也担心苏景越身体,原昨晚就要回去的,只是齐云朗昏迷着不好移动,所以吃过午饭,齐言苏景越带着两儿子就回去云水涧了。

夜。

齐言洗完澡,便过来苏崽崽和齐云朗的房间看看,走进房间,发现苏景越正在躺在两小只身边,轻轻拍着被子,哄他们睡觉,便过来坐在床边,轻声问:“睡了吗?”

苏景越抬起头看向齐言,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说:“刚刚睡了,朗朗这两天好多了。”

齐言点点头,抬手摸了摸两小只的额头,收手时却握住了苏景越放在被子外的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