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宴会风波(三)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434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宋文卫说:“因为许佳说,‘我跟邱家姐妹没关系’,这么来看,另一个应该是邱家人。”

“邱家有几姐妹?”苏景越问道。

“两个,邱菲和邱丽,可邱丽在精神病院啊!”方宇龙答道。

“昭昭找回来后,我也就没怎么管精神病院的事情了。”齐言微微皱起眉头,是他疏忽了,“邱家虽然落魄了,但破船还有三寸丁,要弄个人出来也不是办不到。”

齐言和苏景越对视一眼,苏景越心里越加不安,说:“不行,我要去去看看昭昭和朗朗。”

“我陪你一起。”

就在苏景越和齐言正赶着要去找两小只的时候。

就看见易海涛拉着眼眶红红的苏崽崽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对着苏景越他们说,齐云朗不见了。

苏景越和齐言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苏崽崽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哭着说:“我们口渴,弟弟说要去拿杯果汁,可是我等了好久弟弟都没有回来。”苏崽崽想到前些时候阿娘给自己看的被拐卖的小孩的惨况,心里害怕极了。

苏景越温柔地擦擦苏崽崽的眼泪,抱起他,说:“没事,阿娘和爸爸会把弟弟找回来的,不哭了。”

齐言问易海涛:“你不是一直跟他们两个一起玩?”

易海涛说:“我陪他们玩了一会儿,昭昭和朗朗说肚子饿了,我就想去拿点东西来,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就只看到昭昭,他说,弟弟去拿果汁了,我们等了一会朗朗还没回来,我以为他是拿了东西找不到方向,和昭昭赶紧去找,也叫了服务员帮忙找,可是都没有找到,所以赶紧来告诉你们。”

这会儿排查监控的保镖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脸色有些不好,喘着粗气对着苏景越和齐言等人说:“二少爷,苏姑娘,邱家的邱丽也混进来了,她把小少爷抱走了,张队长带着人追过去了。”

齐父齐母和齐大哥那边也得到了消息,赶紧过来问到底什么情况。

齐言说了后,几人得知又是邱家的人把齐云朗抱走的,顿时怒火丛生,只是宴会里面还有其他的人不好当场发火。

齐大哥忙着打电话报警,齐父齐母忍者气疏散宾客,宾客们看齐家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大家也听了一耳朵,知道是齐家小少爷不见了,所以也没有多耽搁,纷纷安慰了一下齐父齐母,便向一一告别了。

偌大的宴会厅里不一会儿就只剩下齐家人,苏景越,还有宋文卫三人和易海涛父子。

这边齐言吩咐保镖,把刚刚邱家的那两个人都给抓回来,她们既然是跟邱丽一起来的,应该知道些什么。

宋文卫他们几个人留了下来,主要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梁辽的叔叔是警察局的局长,一得知齐家人报警了,亲自带队过来。

梁局长带着警察到了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赶紧让人去查酒店周围几条路的监控,先确定,邱丽带着齐云朗到底往哪边跑了,只是这需要时间。

“小少爷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梁局长看齐家人脸色都不好,赶紧劝慰。

只是话还没说完,却发现齐家人脸色更差了,加上看到侄子使的眼色,顿时收声。

齐家人知道邱丽是不会对齐云朗造成生命危险,但不代表她不会伤害齐云朗。

苏景越拉着苏崽崽,脸色严肃,她虽然不知道以前邱丽具体是怎么对齐云朗的,可是但从齐言说齐云朗小小年纪就有自闭症,精神创伤之类的就能想到,邱丽给过齐云朗多大的虐待,如果被带走的是苏崽崽苏景越还没这么担心,毕竟苏崽崽身上跟着十娘,随时可以召唤出来。可齐云朗身上就算有防御符挡物理攻击,可也抵挡不了精神攻击啊!这会儿也不知道齐云朗见到邱丽会有什么应激反应。

大家都很担心,但要查所有道路的监控,并且一一甄别,是个很繁杂的工程,于是在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大家齐齐上阵。

但邱丽,这个女人无疑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从她能够被齐言的学长招到研究所里面,说明她本身智商是偏高的,而且能够在偷出齐言的精子之后,做好试管婴儿,冷静地生下孩子,甚至怀孕期间还留在齐言学长的研究室,直到生下孩子,不能不说其心理能力也是杠杠的。

所以这又大大加大了排查的难度,可齐云朗根本没什么时间等。

“来看看,这个是不是?”齐晋的助理方楚叫道,指着监控里一个穿着风衣的人说,“你们看,这个人,怀里是不是抱着个孩子?”

齐言上前仔细看了看,问:“有没有正面一点的?”监控里的人低着头,怀里抱着东西,但是被巨大的风衣裹住,看不到衣服,不知道是不是齐云朗。

“没有,我特意找了,她全程低着头,有意避着监控走。”方楚比较细心,说,“不过刚刚看酒店监控的时候,邱丽不是穿这衣服,所以现在也不是很能确定,她在这里上了一辆小面包车,我怀疑她还有一个原因,这辆车进了这个隧道后就不见了,我在后面的监控视频里,没找到这辆小面包车。”这辆面包车很显眼,车身两侧都是卡通贴纸,一眼就能看到,但是隧道后面的监控视频里他却没再看到。

梁局长听到这话,也意识到,如果这真是邱丽,那邱丽不是个简单的人,就说:“其他人继续找,这个人先追踪排查。”说完又打电话问审问邱菲许佳的人情况如何了。

不过众人从梁局长皱着的眉头可以看出,那边进程也不是很乐观。

苏崽崽看着大人们紧张的行动,不敢再哭,鼻头红红的,忍着眼泪,只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

“这样找太慢了。”苏景越眼神一闪,即便找到邱丽在酒店附近的踪迹,但以邱丽的智商和邱家,要找一处没有摄像头的地方隐藏不是很难,到时还要确定具体地点,又要花费一番时间,齐云朗等不了。于是苏景越直接对齐言说,“拿一张京市的地图过来,我来试一试。”

齐言有些了解苏景越的本事,所以赶紧让人去去把京市的地图拿出来。其他人倒是很好奇要地图做什么,但是这会儿也没人去问。

苏景越把地图摊开放在桌面上,看了一眼齐言,又看了一眼苏崽崽,后对着苏崽崽说:“崽崽,割一滴血给阿娘。”她原是要齐言的血,但看了一眼苏崽崽眼眶红润,脸上都是自责,于是便要了他的。

苏崽崽听了苏景越的话,知道阿娘准备施法找弟弟,自己能帮上忙了,赶紧过来伸出白嫩嫩的小手,眼巴巴地看着苏景越。

苏景越心里叹了口气,以手指做刀,往苏崽崽胳膊上一划,苏崽崽胳膊即时出现一道血痕,苏景越牵起一滴血,看了齐言一眼示意,齐言立马拿着医药箱帮苏崽崽包扎。

其他人眼睛都瞪大了,不敢置信,这是变戏法呢。

齐父齐母有认识的玄门的人,这一看苏景越的手法,顿时升起了希望,目光灼灼地盯着苏景越看。

苏景越引着血到地图上,把那滴血滴在上面,然后对着地图敲起了法诀,只见那一滴血慢慢慢慢的顺着一条路走,但是还不够,这样子只能知道大概的路途。

“先排查这个方向。”苏景越眼神幽暗,如果齐云朗跟她没关系,她大可以直接测字或是起六爻算出具体位置,可是齐云朗现在也是她儿子了,那就跟苏崽崽一样,命盘模糊,根本算不出来。

见了苏景越这一手,梁局长到了这个位置,是知道一点特事处的事情的,于是赶紧让人根据苏景越的线索重点排查。

“局长,找到了,这里也有一辆小面包车,虽然颜色跟刚刚的那个不一样,但那个穿风衣的人抱着个孩子下车了。”有一个警察看到了,赶紧报告。

“继续找,看看她去哪里了。小李小周,你们带两队人马去现场。”梁局长马上进行部署。

但这一条路是通向西城,在京市最边缘,是个城中村,类似三不管地带,龙蛇混杂,有很多监控已经被当地的流氓恶霸给破坏掉了,只能确定邱丽去了那里,但西城范围不小,没有具体的位置,短时间也找不到齐云朗。

苏景越见此,只好放出神识,可是神识一放,苏景越脑袋就如同被十万根针同时扎了一样,脸色瞬间苍白,额头冷汗浸浸。

齐言在旁边看到了,立马过来扶着她,关心地问:“怎么了?身体是不是不舒服了?”

齐言一过来苏景越感觉到脑袋的疼痛缓解了,于是立马握紧齐言的手说:“不要放开等我。”

于是闭上眼睛,继续用神识搜索着城西的那条路,脸上的冷汗也越冒越多。

齐言眼里闪过心疼,也不敢松手,一手握紧苏景岳的手,一手环着苏瑾月的腰,避免她因不舒服滑落下去。

齐父齐母看着苏景越闭上眼睛,猜到苏景越可能在做法,也不敢打扰。

其他人就更不用讲了,刚刚苏景越那一手就能镇住他们了。

过了一会儿,苏景越睁开眼睛,说:“我知道邱丽在哪里了,在城西南一路xx搂xx单元三楼东边。”苏景越已经“看到”齐云朗的情况了,她更担心了。来不及跟梁局长他们讲更多,直接跟苏崽崽说,“昭昭,把十娘叫出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