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二、百日宴(二)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63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景越和齐言下来的时候也是吸引了一拨人的目光,男的俊女的俏,金童玉女似的,怀里还抱着个白生生的瓷娃娃,可不惹人羡慕吗!

苏景越穿着一身简约的米黄色长裙,上身类似旗袍设计,紧身收束,不过袖子是雪纺荷叶袖,但下身的裙摆却比紧身的旗尾要宽松一些,脚上穿着一双同色系的高跟鞋,苏景越本身就有一米七,那高跟鞋也有七八厘米了,要不是齐言身高够,估计也镇不住苏景越这气场。

她脖子上带着一条粉色的珍珠项链,颗颗圆润有光泽,配着同款的耳环和额饰,原本精致绝艳的容颜在首饰灯光的营造下更加让人惊艳,一手勾住齐言的胳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俨然一副仙女下凡视察的姿态,在场的人心底蓦然浮现四个字:出尘绝凡。

小堂堂是齐言抱着的,他一身黑色西装,挺拔正直,脸上带着一贯的温和的笑,只是看向身边妻子和怀中孩子的时候,脸上便是一副温柔宠溺的模样。

齐母见他们下来了,赶紧过来接过小堂堂,边说:“奶奶的宝贝孙子,堂堂醒啦!”又笑着对她身边的夫人们说,“小孩子觉多,怕他睡不够闹觉,只好让他们俩等孩子醒了再抱下来。”这也是解释了,为什么苏景越和齐言他们会这么晚下来,你总不能要求小孩子不睡觉吧,或者直接把小孩叫醒吧,才百天的孩子哟!

在场来的都是世家夫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眼色绝对是杠杠的,齐母的话一出,立马就有人接上话:“说的是,小孩子就是睡得多长得高!我家的小孙子一天得睡足十来个小时呢。”

“哎呦,齐夫人,这就是你小儿子,小儿媳,真真是一对璧人,我可真羡慕你!”

齐言从前很少在宴会上出现,一则很早就出国,二则回来后进了娱乐圈就更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因此这世家的人大多听过齐家有两子,不过对齐言这幼子却实在不熟悉。

“是啊,你看,这父母俊俏,生的孩子多好看,粉雕玉琢的,像菩萨坐下的小金童。”

“怪不得藏得这么紧,齐二少这芝兰玉树的也就二少夫人这金玉似的人儿配得上了。”

反正说两句好话又不要钱,又能讨好齐家人,看齐夫人表现就知道,他们对齐二少夫人和这小孙子有多看重。

果然,齐母听到这些话,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了,嘴上倒还谦虚:“哪里,哪里,你们都是长辈,叫什么二少、夫人的,我小儿子,齐言,小儿媳妇苏景越,叫个阿言小苏就成。”然后又给苏景越和齐言介绍眼前的夫人们,“这是谢家的谢夫人,林家的林夫人林小姐,方家的方夫人方小姐······”

齐母跟着介绍的还有各家的小姐们,这样的宴席场合也是年轻男女们相看的场合之一,只是含蓄一些。

苏景越和齐言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一声声“伯母”叫着,又换来了一阵不要钱的夸奖,什么长得好看有礼貌教养好······

那边,苏君阳还有齐父和齐晋看齐言下来了,也过来打个招呼,就拉着齐言就到他们男人的圈子里去混个眼熟。

齐言既然已经打算慢慢退出娱乐圈,齐父和齐晋打算把蓝天娱乐交给他,再加上他手上还有跟好友一起开的科技公司,如果不是苏景越和齐言拒绝,苏君阳也想把手里的生意叫道齐言手上,也就是说,齐言也慢慢进入商圈了,那么多认识点人也没坏处。

有齐父他们三个大佬陪着,那个人敢小看齐言,嘴上的年轻有为夸个不停。

朱晓安则过来和齐母苏景越一起,跟身边的人凑成一个贵妇圈,苏景越看了一圈,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贵妇哦,这感觉怎么有点复杂。

大多数人家的夫人们都有自己的一套见识,大到商场上的事情、中到美容美颜的时尚界,小到家中儿女的学业,都侃侃而谈。

苏景越的人情世故是不大过关的,在她们中竟也学到了不少新鲜的东西,而且有齐母和朱晓安陪着,其他人对苏景越也只有夸的份,夸奖的话谁不愿意听呢,总之大家脸上带着笑,是一片其乐融融的状态!

夏鑫见舅舅表哥表弟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冷淡,便想着让严安丽去进行一下“夫人外交”,女人的心总是比较软的吗。

其实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夏鑫真是没什么心计手段,之前严家姐妹去云水涧惹苏景越后被赶出来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却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他根本就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还以为是苏景越不耐烦严安雅之前想抢走齐言的事情。

严安丽听到自家丈夫的话,心里有些憋屈不想去,但想到自家公司的事情,只好一脸歉意却带着无奈地表情朝身边的年轻夫人们说:“我先过去看看姑母和孩子,不好意思,你们聊。”

其他人笑着点头,脸上的笑容得体优雅,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是在八卦人家主人的事情,严安丽起身便要去齐母那边。

陈太太施柔柔见状,也跟着起身说:“安丽,我还没跟齐夫人见过礼呢,我跟你一起去吧。”

严安丽有些不乐意,她知道苏景越不喜欢她,不过带着别人一起去,苏景越总不能直接开口赶人吧,那她在贵妇圈里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想到这里,严安丽脸上的笑意敞开了些,甚至有些巴不得苏景越出口怼她了。

“舅妈!”严安丽大声一喊。

齐母正跟人聊着呢,大家听到这声音,都吓了一跳,齐齐抬头一看。

看到严安丽,苏景越的眉眼神色淡了下来,朱晓安一看,便拍拍她的手低声跟她说着什么。齐母也才知道这声“舅妈”是叫她的,她脸上的表情顿了顿,不过还是微笑着开口说:“是安丽啊,玩的开心啊!”

这其实算是敷衍的送客句了,聪明点的,马上就能反映过来这是不欢迎的意思,原本跟齐母他们聊天的夫人们也了解了,这是关系不太好的亲戚啊,于是大家脸上的笑意都公式化了不少。

严安丽脸上的笑意一顿,马上又恢复成那大气爽朗的样子,装作听不懂齐母的意思,笑容灿烂地说:“舅妈,这是堂堂吧,长得真好看,跟阿言很像呢。”

这话刚刚夫人们也说话,只是不知为何,从她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齐母笑意微淡,说:“阿言的孩子自然像阿言,夏辉呢,怎么没带回来?”她对严家的印象实在不好,不怎么想跟严安丽说话,但怎么说也是自家大姑奶奶的媳妇,这么多人在总不好直接赶人。

严安丽也是抓住了齐母的心理,她笑容越发地爽朗:“我婆婆不太放心,说夏辉还小,坐飞机太累了,等大些再回来。”说着又像是突然看到苏景越一样,大笑着说,“弟妹,我光顾着跟舅妈说话了,还没跟你打招呼,不要介意啊!”

这话说的有意思,叫的是“弟妹”,就是告诉大家苏景越比她小,却说没先跟苏景越打招呼让她不要介意,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苏景越是多霸道的呢。

事实上也是如此,其他夫人原本在齐母和朱晓安的引导下,对苏景越的观感不错,这会儿听到严安丽的话,看苏景越的目光微妙了不少,严安丽看到这情况,心里暗喜不已,哼,看你还怎么清高!

苏景越今日愿意坐在这里跟她们聊,不过也是看在这是自家儿子的百日宴,换做平日,她未必有这个耐性。

不过还没等她出声,就见朱晓安柔柔地笑着说:“夏太太眼光高,大家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有什么介意不介意的。”语气平淡温和,并不咄咄逼人,看起来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

在座的夫人们信了不少,于是那微妙的目光又落到了严安丽身上了

朱晓安自二十年前丢了女儿,这些世家夫人们都很少见到,更不用说出国了的严安丽,严安丽不认识朱晓安,不过看她坐在苏景越身边,想来跟苏景越的关系很好,于是问:“请问你是?”

齐母介绍:“这是我亲家,小景的妈妈,堂堂的外婆。”

“原来是苏伯母啊,真是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严安丽眼神微闪,笑着说。

朱晓安握着苏景越的手,仍是温温柔柔,客客气气地说:“现在知道也不晚,越儿是我们苏家唯一的大小姐,跟齐家也是门当户对的,可不是什么破落户人家能插足的,对了,夏太太,令妹今日可没来吧?”

说完门当户对没人能插足,转头又问严安丽妹妹,这是什么意思,这群心眼比筛子还多的夫人哪个还不知道于是看向严安丽的目光不自觉就带了厌弃。

齐母适时说:“小严啊,夏鑫喝不了酒,你去看看他吧,免得喝多了。”

场面一下子被扭转了过来,严安丽暗恨,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旁边的陈太太此时温温柔柔地开口了:“齐太太,您好,大家好,我是陈静丰的太太施柔柔,今天很高兴能参加您孙子的百日宴呢,这孩子长得真好看。”

齐母看着陈太太笑着说:“谢谢,来着是客,今日玩的开心啊。”

她们这一波夫人团年纪跟齐母差不多,都是当祖母的年纪了,对施柔柔倒是不怎么了解,见她笑得柔软无害,便也三三两两地笑着开口打招呼。

严安丽见施柔柔竟无视她,踩着她跟齐母说话,眼神一下子阴暗了下来,盯着她看。但施柔柔一点都不受影响,高兴地跟夫人们聊天,就连朱晓安都开口问了两句,好像一下子就把严安丽排除出去了,严安丽站在旁边差点把牙咬碎。

苏景越没有开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着严安丽和施柔柔两个人暗中较劲,似乎颇为有趣的样子。

“齐二少夫人,这孩子太可爱了,我能抱抱吗,我也想生一个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呢,听人说抱了这样的孩子能带来福气呢。”施柔柔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不好意思,对苏景越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