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一、百日宴(一)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00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过了一会儿,齐言果然上来了,苏景越笑说:“你怎么上来了,下不用招呼客人?”

齐言走过来,边说:“有两位父亲母亲在呢,晚点下去也没事。”

“昭昭朗朗呢?”

齐言走过来苏景越身边,看着床上睡得安稳的小家伙,轻笑说:“他们两啊,你不是让桃木竹文他们在藏了些东西吗,他们带着小伙伴们寻宝,玩得正高兴呢。”

苏景越听了,也笑开了:“这么大方,他们高兴就好。”

之前,家里人正兴高采烈地准备给小堂堂开百日宴的时候,苏崽崽突然问苏景越,他有没有开百日宴,他的百日宴有没有这么热闹?

齐云朗也看着苏景越和家里其他人,他知道自己应该没有,但哥哥是跟阿娘的,应该有吧。

苏景越懵了一下,当初捡到苏崽崽的时候,苏景越和老道只能看出他出生没多久。

那会儿苏崽崽瘦瘦弱弱的,就一双大眼睛圆溜溜地转着,招人心疼,但具体是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倒是分不清楚,所以根本没有百日宴这一说,就连生日,之前都是按照苏景越捡到他的时日过的,后来跟齐言相认了,才按着正确的日子过。

齐云朗就更不用说了,之前是在邱家,邱家哪会给他过什么百日宴,能活着就谢天谢地了。

大家被苏崽崽这一问,给问懵了,都有点卡顿不知道怎么说,齐父齐母面面相觑不知道,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苏君阳和朱晓安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也才认回女儿。

齐言和苏景越两人相互看了看,苏景越摸摸苏崽崽和齐云朗的头,脸上带着笑,避重就轻地说:“我们之前不是在村子里嘛,那里的人哪有京市这么多啊,只有阿娘和你师傅,那时候花花姨姨都没在呢,你忘啦?”

苏崽崽鼓着精致的小脸,挠挠头想了想说:“我不记得了,花花姨姨不是一直在吗?”反正他的记忆力一直都有花花姨姨啦!

“不是哦,我是昭昭大一点点了才到观里的啦,我到观里的时候,昭昭才刚会走,还给了我一个烤番薯的哦,昭昭忘了吗?”花花一看自家姑娘岔开了话题,便知道昭昭应该没有过过什么百日宴之类的,于是顺着苏景越的话说。

“我不记得了。”苏崽崽伸手摸着自己白嫩嫩的小脸,不好意思地说。

齐云朗在一边抿了抿嘴,也点头:“我也不记得了。”他原本是记得那些不好的记忆,但是慢慢的,那些记忆好像越来越迷糊了,越来越记不得了,记忆里更多的是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后来有了小堂堂,好像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好吧,那可能是因为你们太小了。”苏景越语气温软地对他们说,眼神更是温柔慈爱,“这样吧,你们一直都有帮助爸爸和阿娘照顾弟弟,是两个特别好的哥哥,那弟弟的百日宴也分给你们一半好不好?”

被苏景越这么夸奖,两小只都有些不好意思,偎进苏景越的怀里,精致的小脸蛋红红的,不过他们也好奇:“阿娘,这要怎么分呀?”苏崽崽和齐云朗仰着头,看着苏景越,眼睛跟星星一样,闪亮又纯真。

其他人也好奇,都看着苏景越,齐言看苏景越三言两句就把事情带过,安抚了两个孩子,看着她的眼神更是不加掩饰地充满了爱意和宠溺。

实在太可爱了,苏景越忍不住亲了两小只他们一人一口,笑着说:“就玩你们最喜欢玩的游戏,阿娘会提前在房子和花园里藏好礼物,你们去找,谁找到就是谁的,好不好?”

“好!”寻宝游戏他们最喜欢了。

当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寻宝游戏,苏景越会给他们设置一点障碍之类的,有时候按照线索找到的可能是个谜语、需要解答的数学题目或者需要体力的活动之类的,如果找到这种,解答了还会有额外的礼物拿,既锻炼了身体又动用了脑力,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游戏了!

却不说,齐言和苏景越两夫妻躲在楼上借着照看儿子偷懒,楼下确实十分热闹。

“齐董齐夫人,恭喜恭喜!又有孙子了,真是让人羡慕啊!”

“谢谢,玩的开心。”今天齐父和齐母脸上的笑就没消失过,高高兴兴地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苏君阳和朱晓安也是,“苏董,苏夫人,真是恭喜,找回女儿又有了外孙!”

“谢谢,尽兴啊!”苏君阳也是高兴地来者不拒,谁来敬酒他都笑着接受了,让那些平日想敬都近不了身讨好的人顿时惊讶不已,不过也让这些人再次提高了苏景越的分量。

不过是个小儿的百日宴,齐家却为她儿子办得如此大型,不仅这栋别墅,就连旁边的齐家和苏家都开了招待客人,而且苏家也十分的捧场,不仅苏君阳这个父亲来了,就是苏家族长苏君名夫妇也到场了。折让到场的人都重新在心里评估了这苏景越这个人在齐苏两家的分量。

不少太太看着这架势这场面都是一脸的羡慕,夫家看重娘家可靠,谁不想啊!

当然,有人羡慕也就有人嫉妒,比如,从M过特意赶回来的夏鑫正满脸笑容地跟齐父齐母讲话呢,他妻子严安丽却跟身边的好友一起嘀嘀咕咕:“这苏景越真是好命,生了个儿子!”

之前苏景越虽然警告过严安丽姐妹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但严安丽毕竟是夏鑫的太太,所以今天这种场合还是出现了,严安雅也想跟着来,但被夏鑫阻止了。

他的妻子,夏鑫相信齐家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份上,在这样的场合不会直接撕破脸,但严安雅之前是明确要追求齐言的,今天又是齐言儿子的百日宴,再带她来就不恰当了。至于严家人,其实也只来了老爷子和严安丽的父亲。

事实也是如此,跟齐父齐母打招呼的时候,齐父齐母对严安丽的态度虽然冷淡,但也确实没有说什么。对着严家老爷子和严安丽父亲也是一样淡淡的态度。

严安丽的好友夫家姓陈,人称陈太太,原名施柔柔,家世十分普通,据说是三上位,不过没什么直接证据,陈太太长得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说话也是温声细语地,听了严安丽的话,脸上带着温软的笑,说:“是啊,要不是有这个孩子,齐家也不一定对她······”后面的话说得含糊,不过严安丽也听到了,赞同地说:“你是不知道,她啊,是乡下来的,一点礼数都没有,之前对我婆婆也不是很尊重。”

陈太太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副惊讶的样子:“乡下来了,不是说是苏市苏家的女儿吗?”

“啧!”严安丽嘴角调了一下,把原本大气端庄的气质都破坏掉了,面目难看,她说,“什么苏市苏家,是刚刚才找回来的,据说一直生活在乡下呢!没文化没礼貌,啧!要不是因为她救了齐家的小孙子,哪里能······哎······”说着还摇头一副可惜的样子。

“真的吗?这齐二太太是乡下来的呀?”

“嫁入齐家是因为携恩?”

“真的吗?”严安丽的声音不算低,旁边的太太们也听到了,于是都好奇问。

严安丽仿佛才发现身边还有其他人的样子,脸上带上不好意思的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听听就好,可不要外传,毕竟这也是我们亲戚的事情,所以知道的就多些。”严安丽嘴上说着不清楚,可又点出自己是齐家亲戚的事情,证明她知道的是真的。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风云涌动,不过脸上都带着不动声色的笑,直说:“我们肯定不会外传。”

又有人说,“我们跟齐家有生意往来,也不知道齐二太太有什么忌讳,夏太太,你是他们家亲戚,你知道吗?”

还有人还不好意思地掩了下嘴,说:“说的也是,跟人做生意总要高高兴兴地才是,夏太太你说对吗?”

话虽这么说,不过眼里的鄙夷是明晃晃的,陈太太也端着一副柔弱的姿态劝说:“大家说的是,阿丽,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帮帮各位太太吧。”

谁知陈太太这帮腔式的说话,那些太太却是当没听到,偶尔眼光扫过她也是一副鄙夷的样子,他们看着严安丽时,却目光殷切。

陈太太看着这些人,牙齿轻咬着红唇,一副柔软无辜、委委屈屈的样子,若是男人看了只怕要搂在怀里怜惜一阵了,可惜这里都是些太太,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狐媚样!

严安丽也有些膈应,她跟陈太太交好,是因为她们学生时代是同桌,情谊便这样不咸不淡地维持着,不过她对这类女子也没好感,于是也没管陈太太,当然她也知道这些太太们的意思,不过她本来就打算败坏一下苏景越的名声的,当然乐意跟她们八卦了,对着那些太太说:“那倒是,她啊,就是······”

楼上,小堂堂终于因为要喝奶醒了,齐言和苏景越两人冲了奶粉喂了小堂堂喝,等他喝完,两人给他换了衣服,便抱着他下楼了,今天的主角嘛,终于要亮一下相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