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八、龚雪憋屈地大喊:“又来!”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463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看花花出去后,齐言问:“那你准备怎么试?”

苏景越凑过去看儿子,随意地说:“还没想到呢,不急。”

齐言笑:“看你说的那么严重,我还以为你要把他大卸八块呢!”

“啧!”苏景越不雅地翻了翻白眼,“怎么会,我都说了齐齐整整的。”

“我突然发现,整整齐齐真不算个好词。”齐言语气淡淡。

苏景越突然抬头看向齐言,眼里带着探究,歪着头,动作跟两小只一样,可可爱爱地:“阿言,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阴阳怪气的感觉?”

齐言瞄了她一眼,抱起睡着的儿子走向婴儿床,边说:“有吗,你感觉错了吧。”语气真是平波无浪,跟平时带着小颤音的声调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毫不相干呀!

苏景越跟过去,看着他的脸,眼里带着好奇,问:“那就是有了,你怎么了?”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事,突然就这样了?难道,“是觉得我不应该试安牧?我记得你跟他是好朋友来着。”

“没有。”还是一样的平波无浪。“那是怎么了?”苏景越围着他锲而不舍地问。

“没事,只是想到不好的事情而已,没什么,很快就好了。”齐言朝她笑了笑,可惜眼里还带着点忧郁,小心翼翼地摆好睡着的小堂堂。

苏景越拧了下眉头,看他把小堂堂安顿好了,赶紧拉过他的手,怼到他面前,齐言微微转开头说:“苏苏,我······”

“你什么佷······到底怎么回事?真不是安牧的事情?可你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听完花花和安牧的事情突然这样?你要是觉得不好,大不了我试的时候手下留情点喽,所以你到底什么情况?”苏景越伸出双手板正他的脸,对着他眼睛认真地问。

“······不是因为他。”齐言看着苏景越认真的神色,眼里有些狼狈,无奈不敢用力挣扎,他有些窘迫,也说不出口,花花和安牧是人妖之别,百年后,安牧尘归尘,土归土,而花花,她可以活得很久很久,那么再过百年等记忆消散了,花花可能又会找到另一个“安牧”,伴随他百年。

那他和苏景越呢,苏景越能力这么强,是不是也可以活很久,那百年后他们的结局是不是也一样?他的苏苏,是不是也会被另外一个人抱在怀里,言笑晏晏,眼波流转,一想到这个,他的心就跟猫抓似的难受,可他又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他没有勇气问出口。

苏景越灵光一闪,盯着他的眼睛问:“那是因为我?为什么?”

“苏苏······”齐言无奈轻笑一声,搂住苏景越,头抵着她的头,说,“我在害怕。”

苏景越不明白:“你害怕什么?”好好的害什么怕,难道是这两天见多了变态的苏小茹一家,吓出来的?苏小茹一家确实有点变态,早知道就不带他了,小可怜,吓坏了吧?苏景越轻轻抚着齐言的脸。

看到苏景越有些神游,齐言眼底聚起了些许笑意,说:“我害怕你跟花花一样,百年后,我不在了,你会忘了我。”

一心想着齐言小可怜的苏景越听到齐言是因为这事情难受了一阵,气笑了,原本抚摸他脸庞的手改成拧着他的耳朵:“你这笨蛋,是自讨难受吃呀!”

“苏苏,苏苏······”齐言讨饶。

“哼,笨死了!”苏景越也就做做样子,没舍得用力,直接环上他的脖子,说,“我跟花花又不一样,她是妖,只要妖身不毁,她可以活得很久,也不会老,我是人啊,肯定跟你一样,会生老病死的,不过就是老得比别人慢一点而已!”

听到苏景越的话,齐言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受,他想跟苏苏白头偕老,可若是能好好活着,他也希望苏苏可以跟花花一样,活得好好的······只是说他自私也好,从心里隐秘的角落,他为苏苏的说法高兴!

看到齐言终于神色轻松了,苏景越“哼”了一声:“反正我老得没你快,你以后要是这样乱想,我就······”苏景越话没说完,就被齐言低头吻住了,吸咬亲舔,极尽温柔,他相信接下来的话肯定不会是自己喜欢听的,那就不听不听不听!

苏景越吓了一跳,不过马上也较上劲了,轻轻两人你来我往了一阵,因为太用力,直到有些呼吸困难的了,才慢慢松开,两人嘴唇红肿,呼吸加重,中间还牵连着一根银丝,靡靡生香!

停了一会儿,苏景越伸出舌头,绕断银丝,咬上去:“哼!”想想还是很生气,居然不相信她!大笨蛋齐言!

“苏苏······”齐言呢喃着,到底是恢复了一贯的小颤音,他眉眼温柔,眼底满是宠溺,配合着苏景越,好似任苏景越怎么处置,都不会有异议。

要不是婴儿床上的小家伙突然哼唧了起来,这两不要脸的家伙大概是可以亲到天荒地老了!

第二天,龚雪把苏小茹家的那药送了过来,“怎么是你亲自来?”苏景越惊讶地问,现在特事处应该是很忙才是,直接打电话叫她过去也行啊!

龚雪笑着说:“哎,我顺便出来透透气!苏姑娘,这药丸你看出什么了吗?”同事没拿回来的时候龚雪一直以为就能中药似的那种,没想到拿回来是药丸,一开始还以为拿错了呢。

当然,龚雪能在这么忙的时候出来,其实是因为龙净浩向清丰观和慧云寺说明了这次的事情,再由特事处联合慧云寺和清丰观发出征召,召集各家族门派杰出弟子过来帮忙,今天第一批到达了,人手暂时算是够了。

苏景越对那些也没什么兴趣,把那药丸拿在手上,细细辨认了一下,点头却问:“他们说这药是谁给的吗?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给他们辨认神魔教的人?”

“这倒没有,苏小茹父亲直接把事情退到苏小茹母亲身上,除了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一问三不知。苏小茹母亲又神经出了问题,现在特事处的医生正在看,能不能让她正常一点。”龚雪无奈地说。

花花在一边听着便问:“你们没用真言符?”

龚雪摊手说:“用了,只是,最近有几次,真言符好似都失效了,我们都不敢太确信,大家还说是不是放太久的缘故?”毕竟以前确实很少用到真言符,一般遇到有血煞之气的鬼怪直接驱除,普通人一知道还真有因果循环就已经怕得不行了,那里还用逼问,只是近几年冒出个什么神魔教的,跟泥鳅一样,才用得频繁了些。

苏景越自查看了那药后,脸色就不是很好,龚雪小心翼翼地问:“苏姑娘,是这药有什么问题吗?”

苏景越淡淡地说:“这药,我师门也记载过,以前不是重男轻女很严重吗?”

于是便有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制作了这些药物,骗人说可以把女孩变成男孩,一开始只是给孕妇喝,后来慢慢的就演变成给女孩喝,说是可以直接变男孩。

当然,这也不是苏景越那莫须有的师门记载的,而是曾在修真界凡尘流行过的,苏景越当年也是个受害者,如果不是因为她那个母亲及时生下了个男孩,她就真的要被逼着喝这药了,不过后来证明,如果不是被师傅捡到了,她的下场不会比哪些吃药的女孩好。

这药并不能真的把女孩变成男孩,而是配合着养鬼罐使用,之前那个邪修太猖狂,掀起修真界凡尘的腥风血雨被得道高增镇压后,一些追随他的人纷纷逃散,有几个不甘心,要继承邪修的遗志,就合在一起又想出了新的主意。

他们把养鬼罐的鬼装进药丸里面,送入人体,然后借由女孩子的肚子生出来,这样的鬼,似鬼非鬼,似人非人,有鬼的能力又有人的生气,就连得道高增都没办法,不能杀生啊!

“那这到底是人还是鬼?”花花和龚雪震惊地问。

“既不是人也不是鬼,要对付它最好趁着还没出来之前,一旦出生那么对付鬼的方法基本对付不了它,不过没想到进入苏小茹的是腹鬼,所以她的反应比其他人要强烈一些,因为腹鬼不是正常出生的,它是直接破腹而出的恶鬼。”苏景越有些唏嘘。如果不是苏小茹,恐怕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了解到原来还有这个事情!

龚雪听完跳起来,憋屈地大喊:“又来!这是要死了,也就是说,我们除了要追查那养鬼罐里的那么多鬼的来历,谢家的灭门案,神魔教的逃逸人员,烂尾楼那个尸坑,还得去查查是不是还有像苏小茹这样的情况!要命了!苏姑娘,这真是要命了!”

她记得直抓自己的脑袋:“哦对了,还有像叶晃那样的转移血煞之气的事情!噢,天啊!”

苏景越同情地看着她点点头:“是的,而且这个对人体载体除了是女生之外,没有其他的要求。”

这会儿连花花看着龚雪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同情:“龚组长,你小心秃头哦!”

龚雪突然安静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我就是个小组长,操这么多心干嘛,这是龙老大该干的事情!死道友不死贫道,哼!”

说着便跟苏景越告辞,冲了出去,花花看着她沉重的背影,同情又带着一丝庆幸地摇摇头:“还好姑娘你只是客卿,不然也要小心秃头了!”

苏景越神色莫测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上楼看儿子去了。花花有点莫名其妙,姑娘的眼神怎么跟看昭昭和朗朗犯错的时候一样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