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七、女大不中留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43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龚雪端了茶进来,见他们看得差不多了,便说:“苏小茹起先是不知道的,她妈妈跟她说这是养气血的,但喝了几贴药后,发现了自己肚子能会发出声音,她很害怕,于是回家跟父母讲了。”

苏小茹父母就带着苏小茹去见那个朋友,朋友告诉他们这是正常的转换情况,苏小茹知道后惊呆了,闹过一阵,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同意了。所以后面他们来参加苏景越认亲宴的时候,苏小茹的表现才那么奇怪,这就是他们一家三口不小心被发现演的一场戏而已。

苏景越可以肯定当时苏小茹肚子里的确实是腹鬼,不过,这腹鬼估计想利用苏小茹父母,侵占苏小茹的躯体······就是不知道这腹鬼是他们喝药后进去的,还是喝药前进去的?

“那些药,他们有交代药方或者什么吗?”苏景越神色有些清冷,她想看看是不是她知道的那种药。

龚雪点头说:“苏小茹父亲说家里还有一副药,我已经让人去拿了。苏小茹母亲精神状态很差,基本问不出什么东西,他父亲倒是老油条的样子,把所有的东西都退到了苏小茹母亲的身上。”她说着还摇摇头,心里感叹,这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说着她又想起来一件事情:“苏小茹的尸体,让法医解剖过了,发现她肚子里有一个肿瘤样子的东西,不过检查发现不是肿瘤,但属于人体组织。”

苏景越沉默了一会儿,起身说:“我知道了,那药方找到了,发一份给我看看,没事,我们先走了。”齐言跟着站起来,握住苏景越的手。

“好,要是有什么情况,我会打电话跟您讲的。”龚雪笑得热情爽朗。

回到云水涧,苏景越立马就上楼去看小堂堂,花花正抱着哄他呢,看到苏景越和齐言来了,便苦笑着说:“姑娘,姑爷,你们总算是回来的,再多一会儿我都想打你们电话了,堂堂醒来一直闹。”

小堂堂闹也不是跟其他小婴儿一样,大哭大闹,而是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你,委委屈屈的,时不时地哭唧唧抽泣几声,让你心里又酸又软,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他。

苏景越急忙接过小堂堂,大约是到了熟悉的怀抱,小堂堂的抽泣声慢慢停了下来,花花轻轻点点他的小脑袋:“这小东西,真会认人,明明每天抱他最多的就是我,可他就是认姑娘!”

看着可可爱爱的儿子,苏景越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好歹吃的是我的奶啊,是不是啊,儿子,宝贝!”

“哼!有奶便是娘!”花花假装气愤地说。

齐言摇摇头,笑着对花花说:“苏苏本就是他的娘,有没有都一样啊,你这是糊涂了吧。”

这么一说,花花也反应过来了:“我被姑娘带沟里了!”

苏景越和齐言闻言都笑了起来,“对了,十娘最近在做什么?都没见到她?”苏景越问花花,她最近生孩子坐月子之类的,后面又出了苏小茹家的事情,都没时间顾及到自家家里的事情了。

十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以前昭昭和郎朗还小的时候,十娘不管做什么,晚上也都会抽空回来逗他们两个一阵子,毕竟十娘回来,一个闪身就到了,小堂堂刚出生的时候,十娘也是每晚必回来,可最近一个月竟然都没见到人······不,见到十娘这只鬼!要不是苏崽崽这个主人能感觉到十娘的大概情况,苏景越大概要把她召回来的。

花花听到这话,逗弄小堂堂的动作停了下来,想了想说:“上次倒是听过说她可能找到她家李郎的转世之类的,说要去追人家。”

“这样啊,下次打电话的时候,你跟她说注意分寸,别闹出什么事情出来。”苏景越交代。

“行。”

“好,那来说说你的事情,你跟安牧是什么情况?”苏景越挑眉看着花花问。

花花眼神游离,吞吞吐吐地说:“什······什么,情况,没······没有啊!”

“眼神躲闪,说话不利索,典型的说谎啊。”齐言笑着拆穿花花的话,转身接过苏景越手里的小堂堂,他记得两位老妈在苏景越坐月子的时候交代过,她不能抱太久孩子,现在虽然出了月子,不过齐言还是一直记得。

“说吧。”苏景越看着花花,看花花眼神飞来飞去,不知道是不知道说什么还是不好意思说什么,于是提醒,“你们两每天煲电话粥煲到半夜,这么好聊?”

花花尬笑了几声:“就是比较有话说而已。”

齐言笑得含有深意,对苏景越说,眼睛却是看着花花:“上次许先生还说,安牧最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们想给安牧找个女朋友,看能不能彻底好起来。”

苏景越明白齐言的意思,也跟着点头赞同:“想摆脱一段恋情带来的阴影,开启一段新恋情确实是个好法子,你有好的介绍吗?嗯······我觉得思婷不错,长得漂亮,人又聪明,你觉得怎么样?”

齐言装作想了想,说:“你觉得不错的,那就肯定错不了······”

“黄姑娘不行!”

“哦,为什么?”苏景越眼底带笑,看着花花,明知故问。

“就······就,安,先生还没好,现在介绍不太好······吧?”花花脸色微红,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只是因为还没好,不是因为不喜欢他?”苏景越挑眉,直接问。

花花这下子脸色爆红了,苏景越和齐言互看了一眼,啧,看来他们家的花,要移栽到别人家了!想想就不爽,只是,“花花,我不是逼你现在就承认什么,这说到底是你自己的私事,只是,你终究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当你是一家人,总是不放心你的,你是妖,他是人,你有跟他说清楚吗?”苏景越看着一脸陷进去的花花,担忧地说。

特事处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人和妖不能在一起,但却明确了其后代若是半妖血脉,那便要终生受特事处的监管,而且十岁之前都要生活在特事处,原因是半妖的力量不稳定,十岁之前最容易爆发,可半妖又有妖的力量,爆发了对普通人来说就是灾难,所以,需要特事处实施监管,一旦失控,会被立马清除,十岁之后慢慢稳定下来了,便能被放回家去,不过也需要带上特事处特制的手环,以便随时监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就像水一线,其实如果特事处现在要找水一线的话,很简单,虽然特事处监测的手环被他摘了,可其实在水一线生活在特事处的那段时间里,便已经被特事处取下了一滴精血,凭着这滴精血,特事处随时可以找到水一线,或者说控制水一线,只不过,特事处想要留长线钓大鱼,所以才一直没动罢了。

听到这个,花花心里有些感动,她跟了苏景越这么久,自是知道自家姑娘最不愿意搭理别人家的事情,也是最没有耐性的,现在却愿意为了她在这唠唠叨叨地念着,她脸上的血色退了些,喏喏地说:“姑娘,他······他知道,知道我是妖,他也不介意。”

苏景越说:“这不是介不介意的问题,那么半妖后代的事情呢,你怎么说?而且,他是人,百年后便尘归尘,土归土,你呢,能接受得了爱人一天天老去,往后余生只有自己吗?”

齐言抱着小堂堂,听到这些脸色也有些不对劲,低下头,逗弄着儿子,苏景越顾着花花,倒是没看到他的眼神也暗淡了。

“我不知道,半妖······”花花的眼神有些躲闪,低下头说:“半妖的事情,我还没告诉他。”

苏景越起身,坐到花花身边,拉着她的手,语气柔软地说:“花花,我一直当你是我妹妹,有我和昭昭在,特事处的人不会为难你,我可以帮你教导好孩子,至少可以让他/他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不用被带上手环,但我需要确定安牧是否真心对你,所以,我会先对他进行测试。”

“测试?”花花不解地看着苏景越。“对,测试,至少我的知道他是真心对你,还是只是把你当成一时的救赎,或是替身。”苏景越说,“你呢,你能分得清楚吗?”

花花喃喃地动了动嘴唇,说不出话,其实她也不确定,安牧依赖她,是因为最初的时候她把他从所谓的“粉丝”堆里救了出来,她到底是妖,从前这么多年都在修炼,也没有接触过什么感情,她其实也分不清安牧到底是真的喜欢她还是只是感激之情。

看着花花迷茫无措的样子,苏景越眼神微沉,温柔地说:“既然你也分不清楚,那就试试吧。”至于怎么试安牧,安牧会不会受刺激,那苏景越可管不着,要是连这个都受不住,那她也不赞同花花跟他在一起,免得以后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让花花承担!谁家的孩子谁心疼,不是吗?

“姑娘······”花花软软地叫道,眼神哀求,试可以,但不要太刺激呀!

“没出息!”苏景越被气笑了,算了,反正怎么吃亏也不会是他们家的妖吃亏,大不了,直接让花花闭关,等百年后出来,那个什么安牧的早就归于尘土了,时间多就是任性!于是她说,“放心,保证齐齐整整的。”

花花听了,脸上露出笑容,趴在苏景越的膝盖上:“谢谢,姑娘!”

“受不了你,快走,快走,真是女大不中留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