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拍卖会(二)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70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包厢的人怎麽样的表情不知道,但下面的人主持人没搭理他们,反而念起了能参与拍卖的家族门派名字,大家也就渐渐安静下来,脸上带着期翼,希望听到自己家族门派的名字,毕竟这会儿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根据什么来规定的。

主持人念了二十来个名字,方才说:“以上这些世家门派,便是可以参与前十盒竞拍的。”

底下大厅里坐着的没有听到自己家族门派名字的,情绪激动起来了,主持人等他们闹了一会儿,方才笑着安抚说:“各位别激动,大家是想知道这提前竞拍的标准是怎么定的吗?”

“当然,俺们大老远地赶过来,你们却有提前竞拍,还是整整十盒,俺可听到这里有好些大家族的,这可不好吧!”底下传来了一声粗狂的喊声,带着浓厚的乡音。

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着说,“就是啊,你们要是提前就能定好的,还叫咱们来做什么!”“就是就是,我们从大老远坐飞机坐火车过来,麻烦着呢,你们却来这一套!”

有些人看似劝说,实际却是咄咄逼人,“说起来,这东西也都是你们特事处的人的,你们暗着来,是要买还是要送,咱都没意见,但不能定好了拍卖却做这样讨好大家族门派的事情,咱们虽说是小门小派,可也是好好在为人民做服务的,你们说是不是?”

这话虽然看起来中规中矩的,不过特事处要真是直接把这东西送给或者卖给其中几个家族,那这些喊着叫着的人也绝对是要闹起来的,这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所以大家一听这话,情绪便更加激动了,有几个甚至站起来说:“如果不取消这些,那我们现在就退出拍卖会,你们既然已经暗箱操作,我们也不是傻子!”

“对,你们自己给自己拍卖算了,我们退出拍卖会。”有人马上起来响应。

“对,如果这么不公平,我们就退出拍卖会。”说着还想煽动傍边的人站起来,可惜,坐他傍边的那个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头,白白的胡须都到胸口长了,他老神在在地坐着,似乎这发生的事情都跟他无关的样子,于是喊着话的人便就有些尴尬了。

“呵呵~爸爸,你看,这下面这么‘热闹’,这下子特事处怎么收场!”谢无意幸灾乐祸地说着,眼里充满了嘲笑,“不过是区区几十年的部门,居然敢给我们谢家没脸,这下子我看他们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放。”

谢无缺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反正闹不到我们身上,让他们闹吧,闹得越厉害,我们就越能浑水摸鱼,是不是,爸?”

谢继祖笑眯眯地点点头,脸上带着胸有成竹的笑,别说,下面几个带头闹起来的人其实有几个就是他安排的,他知道前阵子他们谢家的举动惹到了特事处,特事处看他们不顺眼,而且之前他调查了一下,来拍卖会的人实在太多了,比他们谢家强的也有不少,估计这个拍卖会他们谢家是很难能拍得到。

但若是现在闹上这么一场,到时候他们出面把特事处跟其他几个闹起来的家族拉一拉线,说一说情,卖特事处一个好,到时候不用拍卖直接从特事处卖,说不定还能省下一笔手续费呢。

“师傅,下面的人这么激动,师兄那边怎么办?”李师叔弟子陈家云站起来透过防偷窥玻璃看到下面人的表现,心里很是担心,转头看向自己的师傅,包厢里面也有连接这下面的扩音器,底下的人说的什么话他们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李师叔自己心里也很担心,都已经在打算是不是要以清丰观的名义出头压下他们,不过对着自家的土地,他脸上还是一贯的严肃表情,嘴上说着:“别急,再看看,你师兄心里有打算的。”

慧云寺来的其实也是师叔辈分的,不过齐言在慧云寺是挂在主持名下的,所以这个叫了辞大师的和尚,见到齐言却反而要称呼一声师叔。他带着门下的两个弟子,慧云寺和特事处的关系也不错,毕竟特事处有能力开鬼门送鬼怪进地府的人不多,所以度化鬼怪是跟慧云寺的人合作的,因此刚刚念到的可以提前竞拍的人里面就有慧云寺。

了辞大师的其中一个弟子,叫无悔的,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说:“师傅,这怎么办?我听说这珠子是太师叔他家的,这闹起来,对太师叔是不是不好。”

另一个弟子无心也说:“是啊,师傅,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太师叔?”虽然了辞大师和两个弟子的年纪比齐言大,不过玄门讲究的是辈分而不是年纪,所以,无心说起要主动去找齐言也没有什么抵触的感觉。

说起来他们佛门的功法吧,跟五行关系不太大,让他们讲究功德,而且前阵子太师叔已经送了一批适合功德用法的法器过去了,所以他们今天来,其实是来做个看客,顺便给齐言镇一下场子,毕竟北慧云南清丰的名号,不是说着玩的。

了辞大师脸上喊着慈悲的神情,悠然地说:“不用急躁,刚刚特事处的龙施主来过了,想必也告诉了你太师叔我们有来,如果需要帮忙,你太师叔会来告知我们的。”

听到师傅的话,无悔和无心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他们就安静等着就是了。

下面的声音杂七杂八地传进来,苏崽崽马上“哒哒哒”地跑到前边去,趴在防偷窥玻璃上,看着下面的人或坐着或站着,小眉毛微微皱起,他知道这次拍卖的东西是他们阿娘的,所以转头对苏景越他们说:“阿娘,爸爸,下面吵起来啦!”

齐云朗也跟着趴在傍边说:“好凶!”意思是下面的人看起来好凶,吵得也好凶的样子!

殊不知苏景越和齐言他们也是吓了一跳,这场景是他们没有料想到的,或者说,龙净浩提出了这个方式,他们有想到有人会反对,但他们两个都以为龙净浩会提前就把事情处理好。于是两人看向龙净浩,龙净浩一点也不着急,脸上仍旧带着笑说:“没事,你们看着吧。”他能提出这么个办法自然是深思熟虑过的。

龚雪这个脾气急躁的人,此时也是笑眼眯眯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看好戏的神情,说:“苏姑娘,齐先生,放心,你们就安安心心地看着吧。”

既然他们俩都这么说了,苏景越和齐言对视一眼,那就好好看喽,苏景越自从怀孕以后,什么都被管着,偏偏管的人是两个妈,不能反抗,早就无聊透顶了,这会儿有戏看,那就更好了。

主持人他也不是专业主持人,他也是特事处的人,叫周子上。周子上早就被告知过这样的状况,所以任底下的他们群情激涌,他脸上仍是带着跟拍卖会主持人学来的,据说是和煦的笑,只看着他们却不说话。

见周子上一句话都不说了,慢慢的,下面的人大声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到最后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不闭嘴不行啊,这主持人看他们的目光像是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无奈又包容,这谁愿意啊,可要真用上手段闹,他们也是不敢的,都是在红旗下生长的接班人,谁敢真的跟国家对着干。

周子上见大家都安静下来了,这才拿起麦克风温和地说:“我是特事处的周子上,今日来充当一下拍卖会的主持人,既然大家都发表完自己的观点了,那我来说两句,给大家一个想要的交代?或者你们再说两句,没关系的,今日漫漫长夜,我们时间还长,不着急,不着急。”周子上到这会儿才正式介绍自己,不过看着底下他们的目光依旧带着包容的暖意。

这他呀的······刚刚闹起来的几个人此时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太憋屈了,大家也都一样的心情,只能装作好似刚刚的事情没发生一样,脸上强撑着一片云淡风轻的样子,静悄悄地等着周子上继续说,只剩下几个吵得最厉害要退场的人脸上不尴不尬的,这会儿站着也不是坐下也不是。

谁知周子上说:“不过在我给大家一个交代之前,这几位,”周子上指着站着的几位,语气依旧温和地说,“既然不愿意参加拍卖会,那就请先退场吧,”

大家没想到这次特事处的人此次态度这么强硬,周子上说完这话,那边立马就有人来请他们出去,有几个自持年纪大的人想打一下圆场,不过周子上没等他们说话就先说了:“我们拍卖会的宗旨是绝不勉强任何人,几位刚刚看起来退场态度实在坚决,我们虽想挽留,但也只能尊重你们的意愿了,请回吧,或者有那个亲朋好友不愿他们独自离去,想一起作伴,我们也只能含泪送别了。”

这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想说情的人也不好开口了,要不然大庭广众下被保安请出去,那就什么面子都没有了,又不是什么过命的交情,谁会这么傻搭上自己。那几个人也不愿意就这么出去,只是来请人离场的人是穿着军装的,华国最不能惹的是什么人,一目了然!因此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离场了。

大家看着真的有人被请离场了,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气,看向主持人的目光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慎重,想得少的只能想到这一场拍卖会到底要怎么进行,想得多的人却已经想到了今后他们和特事处的交流模式,想来怕是要发生改变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