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认亲宴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284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景越换好衣服,花花给她盘上头发,化好妆,她袅袅娜娜地起身,“好看吗?”苏景越眉眼弯弯,悠悠转了个圈,嘴角含笑,问齐言三父子。

她穿着一身香槟色的旗袍,脚踝般长短,短袖,立领,珍珠盘扣,盘起头发,显得十分端庄典雅,袍身用珠片绣着大片的桃花,苏景越皮肤白皙,穿着这样鲜嫩的颜色,真是既鲜艳夺目又熠熠生辉,苏景越身材原就凹凸有致,虽然此时已有身孕,但月份小,肚子并不显,仍是一片平坦,如此,这身旗袍一加身便更显婀娜多姿。

“好看!”齐言眼里都是惊艳,苏景越长穿的是古装汉服比较多,来到这里这么久竟是没穿过这样传统的旗袍。

“阿娘好漂亮哦!像个小仙女!”“阿娘好好看!”两小只也十分捧场鼓掌,苏景越高兴地一人赏了一枚香吻。

“仙女阿娘的亲亲也是香香的!”苏崽崽笑眯眯地说。

齐言拍了拍他小脑袋:“小马屁精!”苏崽崽抬起肉乎乎的小脸,斜了齐言一眼:“那爸爸是什么?”齐云朗在一边打配合:“爸爸是大马屁精!”“欧耶!”说着两小只还相互击了一下掌,第一回合,胜利!

被自家儿子怼也不是一两次了,只要不是在大庭广众,苏景越一般都不会管他们仨怎么怼,所以这会儿也只是在一边笑着看热闹,二对一,齐言完败!齐言只能无奈地一人赏了他们一个脑瓜崩,弹得他们“哇哇”乱叫“君子动口不动手”“爸爸作弊”之类的。

“你们二对一,难道不是作弊,大家彼此彼此喽!”齐言可不管,一手一个按着他们的小脑袋,任凭他们拳打脚踢,可惜,身高限制了发挥,弄得自己一身汗也碰不到齐言。

苏景越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偶尔还给两小只瞎出注意:“昭昭,你往左边嘛,朗朗,右边······对,往那······用力······”

“你啊,真是唯恐天下不乱。”齐言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宠溺地说,不过他也拿自家老婆没办法,只好低头跟还在奋战的两小只说:“好了,第二回合结束,你们失败了。”

苏崽崽和齐云朗顿时不甘心地停了下来,鼓着一模一样的肉乎乎的小脸,睁着大大的眼睛瞪着齐言,真是可爱极了。

齐言拍了拍他们的小脑袋,一点诚心都没有地鼓励说:“一人一次,算平局,下次加油哦!”

“哼!下次一定要把爸爸打得屁滚尿流!”“对,打得抱头鼠窜!”两小只握着小拳头,对着齐言,气势满满地说。

“嗯,有理想,不过像这样,没有认清敌我双方差距的大话,还是要少说,不然徒惹笑话,你们连‘屁滚尿流’‘抱头鼠窜’都懂,难道不懂什么是量力而行?”齐言蹲下来看着他们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是你们爸爸,不会笑你们做不做得到,但如果是在外面,别人可不是你们爸爸,没人惯着你们,到时候大话放出去了,却做不到,那要被笑一辈子的,你们愿意被别人笑一辈子吗?”

当然不愿意!苏崽崽和齐云朗有些懵懂但很坚决地摇摇头。齐言朝他们温和地笑了笑,一手一个搭着他们的肩膀说:“所以,还没做到的事情,就先不要说出口。”

苏崽崽可爱地歪歪脑袋问:“做到了就可以说吗?”齐云朗的眼里也充满疑问。齐言点点头:“至少比没做到时说好。”

“知道啦!”苏崽子啊和齐云朗齐声回答。齐言用力抱了他们一下:“乖崽!”

“好了好了,把自己衣服整理一下,都把衣服闹皱了。”苏景越适时地提醒说。三父子一听,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苏景越的这身旗袍是朱晓安送给她的,今天既然是认亲宴,苏景越自然就穿上了。老婆的衣服被别人准备了,齐言就只能准备别的了,他打开妆台上的红色盒子,拿出一条珍珠项链,给苏景越带上,从后面拥着她,看着镜子说:“旗袍配珍珠,珍珠配美人,绝配。”

这条项链是之前齐言去国外出差的时候在国外的拍卖会拍到的,这是一条天然双排的珍珠项链,颗颗大如弹珠,珠身泛着淡淡的粉红色光芒,配以卡地亚的钻石扣子,还有与之相配的天然珍珠吊坠、耳环,胸针和戒指,这一整套,齐言当时是以超过七百万美元的价格拍下来的,花花知道后还直言,姑娘这是在身上挂了多少栋房子哦!囧得原本得意的齐言一脸,苏景越还笑了好久。

苏景越轻轻掐了他的手一下,睨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媚态横生:“不正经,孩子还在呢。”

齐言心口一热,贴上身,低头凑到她耳边哑着声音说:“那就等晚上孩子睡了……嗯……嘶~”话没说完就被苏景越用力掐了一下,越来越没正经了。

花花在一边看着,无奈地朝他们翻了翻白眼,这家夫妻真是随时随地都在发狗粮,也不考虑一下这还有两只未成年的崽呢,花花哄了两个孩子一起出去,边走边说:“姑爷,姑娘的鞋子在柜子旁边,你等会儿给姑娘穿上,她不好下腰。”

齐言转头,朝花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把盒子里配套的耳环和戒指给苏景越带上,至于胸针,苏景越没带,项链原就有双排,要是再加上胸针就太杂了,跟暴发户一样,齐言说的,被苏景越瞪了一眼,赶紧改口:“那也是最好看的仙女暴发户。”

仙女暴发户那也是暴发户,苏景越真是想用这珍珠项链砸死他算了,默默在心里念了几句,这是亲生的丈夫,不能砸,她还没打算当寡妇:“话多,赶紧把鞋子拿过来,都要开席了。”

苏君阳他们算来算去,要请的人算下来大概三十桌左右,于是不用平日宴会的自助形式,那种形式大家虽然自由,但走来走去的容易引发事端,他们虽然不怕事情,但今儿个是开开心心的日子,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就跟办酒席一样直接规定了每人的位置,所以他们到的时间不能太晚。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齐言抬起苏景越的纤纤玉手,绅士地亲吻了一下,深情地看着她说。

“真拿你没办法!”苏景越心口一软,眨着眼睛,无奈地笑笑,老是作怪。

齐言把她的鞋子拿过来,小心翼翼地给苏景越脱了她原本穿的鞋子,苏景越的脚长得十分好看,小巧玲珑,又雪白雪白,五个脚指头泛着淡淡的粉色,那指甲盖跟粉色的贝壳似地一个个嵌在指头上,煞是好看。

齐言甚至用一只手就能把苏景越的脚握住,人的脚本就见的阳关少,皮肤更是细嫩柔软,被人一触摸感觉就更明显:“嗯,阿言?”苏景越的脚被齐言握着,轻轻地摩挲着,心底有些泛痒,不自觉地开口问。

“苏苏,你的小脚真漂亮。”齐言抬头看向苏景越,手下的动作却没停,还在揉弄着,眼底泛着暗色。

苏景越耳边有些泛红,轻咬贝齿,眼泛水光,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撒娇的软糯:“阿言,还不赶紧穿上,都来不及了。”

“呵~好,这就穿上。”齐言宠溺地笑着,却没真的给她穿上鞋子,而是低头吻了上去。“阿言!”苏景越瞪大了水润润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想把脚缩回来,却被齐言握住。

“苏苏,还没穿呢,怎么缩回去了?”齐言哑着声音轻笑着问。

“佷·····”苏景越连脸颊都泛红了,话说他们孩子都有了,该做的都做了,害羞这种东西应该不会出现,只是姿势他们确实解锁的多,可这样式的还是第一次,苏景越也说不清楚怎么了,只觉得从心底泛起一阵阵难忍的羞意。

齐言慢慢地把鞋子给她穿上去,旗袍配高跟好看,不过苏景越身材本就高挑,所以选的鞋子倒是不太高,只是齐言也是不满意:“这么高的鞋子,万一摔了怎么办?”

苏景越想到刚刚的不好意思,扫了他一眼,抬手搭着他的手起身,微微调整了两步,适应了一会儿,便转身依偎进齐言的怀里,把他的手搭到自己的腰上,清清冷冷的声音却说着娇娇软软的话:“那你,可要好好扶着我哦。”媚眼如丝,别有一番勾人滋味。

齐言在她面前从来就没有什么制止力可言的,要不是因为今日的事情重大,他只能压住心里的猛兽。刚刚苏景越穿着衣服出来和给她穿鞋的时候,齐言就已经是用了最后的自制力了,这会儿苏景越又来招他,那就······那就不怪他了······吧!

齐言蓦然低头截住了诱了他整晚的红唇,真甜!齐言刚想进一步,“叩叩叩······”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和朱晓安的声音:“越儿,阿言,你们好了吗?快点,大家都在等着呢。”

齐言忍不住爆出口,苏景越掩着嘴巴,眉眼弯弯,开心地笑,齐言这会儿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苏景越在整他,苏景越比一般人耳目清明,想必早就听到了门外的声音,这才来招他。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