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八、严家姐妹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4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玉豪几人走后,苏君阳还是很生气,朱晓安也是,她跟苏君阳说:“这家人心思不正,后面怕是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情,你得防着。”

“放心,我交代阿仁了。”苏君阳点点头,而后对苏景越说:“越儿,这些人你不用在意,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苏景越抚着肚子,悠悠地说:“没事,本来就没在意,不过是打发打发时间而已。”要不是老公带着两儿子出去了,她太无聊,才不会见这些来路不明的人。

朱晓安这才安心,拍拍苏景越的手,看着她的肚子,高兴地说:“就是,不要聊这些让人不高兴的家伙,我说就该赶紧让越儿上族谱才是正理。”

“对,等阿言回来,我们一起再去趟苏市,把你的族谱上了,至于认亲宴,你想办咱们就大办,不想太热闹,咱就跟你伯伯一家吃个饭,你看怎么样?”苏君阳看着苏景越神情殷切,问道,朱晓安也期盼地看着苏景越。

按照他们夫妻俩的意思,当然是能有多大就办多大,不过跟苏景越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们也看出来,自家女儿是个不爱动弹的主,那比起他们的心思,肯定是女儿的喜好更重要啦。

“肯定要大办呀,不然总这么些不知四六的人老是跑来作妖怎么办?”十娘听到了,撇撇嘴,说,“而且······”

苏景越淡淡地瞄了十娘一眼,十娘自动消音:“啊呵呵,今儿个天气有点热,我去看看龚组长他们修炼得怎么样?”说着就转身往后花园走去,速度快得苏君阳和朱晓安都来不及对她的观点表示赞同。

花花看着客厅里的大功率空调,眼里闪现疑惑,空调都不用开的时候,这天热?

苏景越是大小都不想办,麻烦。但想想十娘好像也说得有道理,一时的麻烦和长久的麻烦,那肯定是不用选的。于是几人就在商量到底是大办还是小办的时候,“姑娘,门外有客人来。”黄颖又进来说,“是上次来过的严安雅严小姐。”

“豁!今天是什么日子,扎堆来?”花花吐槽,又小声嘀咕,“这严小姐胆子可真不小,上次不是吓到快疯了,怎么还敢来?还真是让姑娘说对了,这女人没那么简单。阿颖,姑娘不见,你让她走。”花花跟黄颖说。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黄颖没动,而是对苏景越说:“她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说是夏鑫先生的太太,您的表嫂。”夏鑫之前来过这里,黄颖见过,知道是自家姑爷的表哥,要是只有严安雅一个人的花,之前花花交代过直接拒绝就行,可现在有姑爷的亲戚,她就不知道要不要拒绝了。

苏景越淡笑:“算了,来都来了,那就见见吧。”

刚刚跟着十娘过来的龚雪罗钊木谣三人听到苏景越的语气,看来来人又是不收苏姑娘欢迎的,于是他们仨互看了一眼,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再修炼修炼的,便跟十娘说了一声,又回到后面去了。十娘想了想,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悄咪咪地走到花花身边站好。

苏景越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黄颖把人带了进来,严安雅苏景越是认识的,那另一个不认识的应该就是她姐姐严安丽了,只是齐姑姑和夏鑫早前不是已经回去了吗,严安丽怎么又前后脚回来了?

严安丽长得跟严安雅的小百花模样不一样,她是属于明艳型的,五官艳丽,此时带着一脸爽朗的笑,说话也是大大方方的样子:“我是齐言表哥夏鑫的媳妇,严安丽,这就是弟妹了吧,夏鑫科二真没说错,弟妹长得真好看!”

那夏鑫一定没跟他说,齐言之前气得跟他们家断亲的事情,苏景越瞄了一眼严安雅,这家伙肯定也没说,她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坐,花花,上茶。”

“是,姑娘。”等花花把茶放到两姐妹前边,苏景越便问:“不知夏太太来,所为何事?”

好似没听到苏景越生疏的称呼一样,严安丽端起茶喝了一口,仍旧笑的爽朗,说:“我母亲身子不好,我回国来看看她,听安雅说,她不小心得罪了你,我便想带着她来给弟妹道个歉,总归是一家人,咱们不说两家话,安雅年纪小,弟妹你大人大量原谅她这一回。”说着还拉了严安雅一下,示意她赶紧说话。

严安雅仍旧是一副小百花的样子,脸上委委屈屈,连声音都透着委屈:“苏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和阿言哥哥不熟,请你原谅我吧,不要找人来吓我,我很害怕。”一边说着一边眼泪要掉不掉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可惜这里没男人,哦,不,有一个,但苏君阳自幼在庞大的苏家长大,什么人没见过,这种眼里全是算计的女人他看着都要作呕,更何况这人打算算计的是他的女儿。

而且苏君阳和朱晓安听着这话觉得有些不对,苏君阳便说:“这位看起来年纪倒比我们家越儿要大,还能得罪人,说明不是年纪小,这是没脑子吧。”

严安丽和严安雅脸上顿时一僵,严安丽此时也有些尴尬地问:“这位是?”

苏景越淡淡地介绍:“这是我父母。”也很简洁,然后完全没有要给苏君阳夫妇介绍严家姐妹的意思。

严安丽只好自己说:“原来是苏伯父苏伯母啊,我丈夫是齐言的亲表哥。”

苏君阳和朱晓安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脸上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女儿不喜欢的人他们也不喜欢。

严安丽只好强笑着说:“伯父伯母,之前弟妹跟安雅有点误会,不过大家都是亲戚,说开了也就好了。苏伯母苏伯父不常来京市,这样,我做东,我们去酒店吃个饭,也算是给弟妹的道歉。”

“嗤~”十娘嗤笑一声,看大家都看向自己,便直接说,“严大小姐总说是误会,可到底是什么误会却没说,严小小姐总说要道歉,可一句‘对不起’也没听到,你们说好不好笑?”

花花点头:“确实好笑。”语气认真严肃。

严安雅白着小脸解释:“我不是······我没有······”可惜依旧没人理她。

严安丽也没想到苏景越这么不给面子,自进来后第一次把脸上的笑脸下了,自己好歹是齐言表哥的老婆,难道她就不怕自己在夏鑫和她婆婆也就是齐言的大姑面前说坏话。

要是苏景越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直接跟她说,自己确实不怕,她老公齐言都能为了她呛齐大姑了,她怕什么。

朱晓安语气温婉,不过说出来的话也不客气:“吃饭就免了,道歉的诚意不是看吃的什么饭,严小姐,你说是吗?”

严安丽尴尬地笑着说:“苏伯母说的是······”

苏景越看戏也看够了,便说:“夏太太,道歉就算了,我就一个要求。”

严安丽看苏景越出生,立马接着说:“你说,弟妹,别说一个,就是十个我们做得到也会做到的。”这说话可真是艺术,要是做不到就不做了呗。

苏景越也没管她心里什么心思,直接说:“放心,你们一定做得到,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就成,花花,送客。”

严安丽嘴上的笑凝结住了,不可置信地说:“弟妹,这······这······”她表象是爽朗,可内里心思一点都不比妹妹严安雅少,听到苏景越的话,心里早就转了几圈了,这苏景越是什么意思,是说以后她出现的地方,她们严氏姐妹都不能去吗?她作为齐家媳妇,去的场合不都是······这是要把她们严氏姐妹从上流社会排除出去不成!这女人当真是一点亲戚情分都不念!

严安雅也想到了,脸色这会儿事真惨白了,看着苏景越的目光带着控诉。

苏景越有些奇怪,她不过是说以后她们两个不要再来找她,看见了也当没看见的意思,这两姐妹怎么跟天要塌下来似的,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好像她说的话有点歧义哦!

花花可不管,听到自家姑娘的吩咐,乐呵呵地上前:“两位严小姐,请吧。”

严安丽想到这个哪里还能好好离开,连脸上的笑都稳不住了:“弟妹,我婆婆总是你家大姑婆,我丈夫总是你家齐言的表哥,你这样,传到我婆婆和丈夫耳里不太好吧。”

“你这是威胁我女儿?”苏君阳眯了眯眼睛,看向严安丽。

严安丽神情一僵,这苏家难道不是什么乡下人家吗?怎么气势这么强,她只有呐呐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这个要求也······我们总归是亲戚!”

严安雅说:“苏家姐姐,你这样,阿言哥哥知道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对阿言哥哥的亲人?”

苏景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做不到就不要老是过来说什么道歉的事情,你们不烦我都烦,还有,夏太太,下次你到亲戚家之前先问问你丈夫,还有这门亲戚吗?”

“你什么意思?”严安丽不解地问。

十娘忍不住说:“我姑娘的意思是,我们姑爷说了,不跟你们做亲戚了,你最好现在走哦,再不久我们姑爷回来了,那可不就好看了,说不定会把帮你们家的资金都调回来,那时······”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