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八、堵还是疏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66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哈哈哈······是哦,你要不要进来看看?”齐晋帮手把苏崽崽抱上椅子,放在他和方楚的中间,边笑呵呵地问。

齐云朗是齐言抱上去的,坐在苏景越和花花中间,他心里比较敏感,对事情要缓得慢一点,不过比之以前已经好了许多了,苏景越坐在他傍边慢慢哄着,那边苏崽崽却和齐晋聊得很嗨。

“才不要!”苏崽崽仰着头傲娇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伯伯你想吃我进肚肚!”

齐晋故意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诱哄:“进肚肚不好吗,伯伯的肚肚可是通到大海的哦,说不定你还可以在上面游船哦!”

苏崽崽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伯伯,昭昭是小孩子,可又不是小笨蛋,人的肚肚就是肚肚吗,怎么可能有海呢,哎,伯伯,你要多看看书哦,你这样容易被骗的啦!”齐晋听到这话,关键苏崽崽还故作沉重地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表情一言难尽。

“哈哈哈······”正坐好的苏君阳朱晓安和齐父齐母听了苏崽崽这样天真的童言童语,都大笑起来。

苏君阳更是直接说:“阿晋啊,被你家小侄子怼了,感觉怎么样?”

齐父在一边添油加醋:“没事,他大约也是习惯了,啧,这么大人了,连个小孩子都讲不过,真是丢人呐!”

“昭昭真是机灵!”朱晓安眉眼温柔,语气温婉。齐母也不甘示弱地夸道:“他们两兄弟,从小就聪明,上了幼儿园都拿了好多奖回来呢,就放在他们房间里,吃完饭我们去看看。”“好。”朱晓安兴趣迥然。

方楚坐在苏崽崽边上,也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昭昭真聪明。”

被这么多人夸奖,苏崽崽很高兴,小嘴更是叭叭地说个不停了,直到:“昭昭,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被呛到了怎么办,也没有礼貌。”齐言在对面看了他一眼,他原本正帮着自家媳妇去骨剥虾,一抬头就看到苏崽崽嘴上含着东西在讲话中,吓了一跳,这要是呛到了,可不得难受一阵子,这小东西总是讲了就忘。

苏崽崽听到齐言的话,小脸严肃,立马点头闭嘴,糟了,忘记这个了,他又偷偷瞄了一眼苏景越,幸好阿娘在吃东西,没空理他。对面苏景越似有所感,抬眼扫了一下苏崽崽,苏崽崽立马低头乖乖吃饭,不敢呱啦说话了。

齐母不满了:“阿言,好好的你凶昭昭做什么,他跟我们讲话,又不是跟你。”

齐言无奈解释:“妈,昭昭还小,吃着东西讲话容易噎着。”随即跟苏景越对视了一眼,果然,没有选择跟齐母齐父一起住是正确的,不然,教孩子的时候爷爷奶奶老是这么拦着,教得好才怪。

齐母想辩解,不过被齐父拦住了:“小孩子嘴巴有东西说话是很危险的,阿言也没说错,有什么话吃完再说嘛,是不是啊,昭昭?”齐父还怕苏崽崽心里难受,还特意笑眯眯地问了他一句,苏崽崽没出声不过直点头,平时齐言和苏景越都是这么教他的,他也没觉得有什么,而且今天确实是他自己得意忘形了。

方楚在傍边见状给苏崽崽剥了个大虾:“昭昭很虚心,知错就改,奖励一个超大虾。”这次苏崽崽记得了,把嘴里的东西咽下了才抬起头,看着方楚眯眯笑,软软糯糯地说:“谢谢楚叔叔,昭昭最喜欢吃大虾啦。”“吃吧,吃完了,楚叔叔再给你剥。”方楚笑着说。

朱晓安也夹一筷子菜给齐母,笑着说:“听说阿言的厨艺不错,我可得好好尝尝,亲家母,你吃吃看,花花说越儿也最喜欢阿言做的饭菜了,想来这手艺确实要好。”

一看朱晓安说话了,齐母也就接下了,毕竟她也不是怪齐言,只是话赶话的就想说,其实想想,儿子在教孙子,她哪里能直接说回去呢,到时候孙子不听教了怎么办?齐母这么一想就想通了,于是说:“这是真的,这小子当年一声不吭跑到国外去,结果,吃不惯人家的饭吧,还不肯回来,这才自己学了一身厨艺。难得小景喜欢吃点,他也就这点好了。”不过齐母还是不忘怼一下齐言。

“那真是厉害了。”朱晓安夸说。

齐言苦笑,只好全神贯注伺候自家媳妇吃饭了,“苏苏,这个吃不吃?”“不吃。”“那这个呢,这豆腐很嫩哦,入口即化。”“要一点。”

正吃着饭呢,竹文却带了个人进来,齐言一看:“廖哥?吃饭了吗?来吃点?”

原来进来的是廖云帆,竹文带廖云帆进来自己又回后花园去了,他们妖族都差不过,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气味太杂,而且这是主人家在招待客人,有花花在就行了,他们也不好直接全在里面待着。

廖云帆跟齐家人也熟悉,便没客气,直接在后面位置坐下来说:“还没呢,正好吃点。”又看到桌子上还有不认识的人,便看向齐言,齐言给廖云帆和苏君阳夫妇互相介绍了一下。花花在他进来的时候就很有眼色的进厨房拿了一副新的碗筷。

“谢谢花花。”廖云帆笑着对花花说。“不客气啦。”大家都知道廖云帆大约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所以问候了一下他后,也不多说话,吃饭速度都快了一些,当然看,除了苏景越,其他人都吃好了,在客厅坐着了,苏景越还在慢吞吞地吃着,苏景越没吃完,齐言也便陪着她。

朱晓安和苏君阳看着齐父齐母脸上也没什么异色,彼此交流了一下眼神,心里总算是彻底放下了。还好,苏景越也没有磨蹭太久,她真是太心累了,不怎么喜欢吃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得多吃点,这感觉真糟糕,连齐言的厨艺的吸引力都下降了不少。

齐言轻扶着苏景越也到客厅坐下,便直接问廖云帆:“廖哥,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

廖云帆没回答,倒是打开了手机的相册,递给了齐言,这才说:“网上的照片,我们都已经屏蔽了,只是,私底下的交易很难遏制,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尽力去阻止,如果爆出来,对你对两个孩子和我们的公司都不好。”

齐言看完,脸色也便冷了下来,苏景越拿过手机看了一下,脸色同样难看起来了。齐晋等人也好奇,轻声问了一下廖云帆他们能不能看,廖云帆点了点头,于是手机传阅了一圈,大家的脸色便成功地一致地差了。幸好两家父母都没在这,带着两小孩去后花园消食去了。

“这都是些什么人,连小孩子都利用!无耻!”齐晋生气地说。

那手机上的照片其实是一个群里聊天记录,号称是齐言的粉丝群,但里面却是在贩卖两个孩子的照片。齐言和苏景越把两个孩子保护的很好,但是上次在水洛镇的时候,还是被人拍了一些照片,一开始是在网上流传,不过齐言和苏景越那会儿就考虑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当天回去的时候就打电话给廖云帆,让他跟公司的广告部说一声,时时关注这,一旦有照片流传出去就马上删除。

所以,明面上,两个孩子的照片都被删掉了,但是,这个群里的某些粉丝号称有齐言一家人的照片,然后把它按一定的价钱卖给其他人。

都说粉丝行为偶像买单,为了了解粉丝的动向,公司里会有专门的人潜入粉丝群关注他们,更何况齐言年少成名,粉丝群体十分巨大,就更要爱惜羽毛了,因此,这件事情一出来,公司的“间谍”马上就把聊天记录发给了廖云帆。

廖云帆也不敢擅自做主,急忙就过来了,事情一旦爆出去,再加上有心人的引导,这火说不定就要烧到齐言身上了,齐言位置这么高,有的是人想把他拉下来当垫脚石

方楚冷静一些,问廖云帆:“廖先生,这事情公司打算怎么办?”

廖云帆看着齐言说:“公司的意思是看齐言自己,不过那边也给出了两个方案。”毕竟齐言也是公司的股东,而且是股份最高的那个,公司里的人哪里敢说什么,主要是看齐言自己想怎么做,他们打配合,不过集思广益也不错,于是就让廖云帆带了两个方案过来。

齐言语气依旧温和,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说说看。”

廖云帆整理了一下思路:“第一是让人直接联系这些人,起诉他或者他们,但证据不足,我们很容易被动;第二,是我比较建议的,堵不如疏,大众都是猎奇心理,越是不让看人家便越是要看,所以索性······”廖云帆后面的话没直接点出,不过大家都了解,索性在WB或者网上公开,顿了顿,廖云帆又说,“也不用太麻烦,只要时不时地发几张照片,过一段时间,这些人手上的东西自然就失去了意义。”

齐言嘴唇紧紧抿着,脸色一贯的温和,看不出赞同还是不赞同。苏景越脸色却越发地淡了:“他们这种行为也算是侵犯孩子的肖像权,还是两个幼儿······”

“虽说如此,但我们没有人证,公司‘间谍’明面上是公司的人,无法作为有力证据,这截图的证据力度也不够,要告的话很难。”截图里虽然有他们的讨论记录,但毕竟没有直接转账交易的记录,到时候人家说我们就是随便聊聊,而且就算调出来转账记录,但人家在记录里可不会直接说明这转账是做什么的,好朋友转个钱不行啊,何况几百一千的,额度不大。

苏景越闻言,眉头终究拧起,心里也生气,但不得不承认廖云帆确实说的没错。

齐晋受不了这气:“难道就只能认了!我还是赞同第一种,直接打官司,齐氏的律师团在,打多久我们都奉陪。”

“齐大少,这不是打多久的问题,而是,时间越久对我们越不利,阿言,你呢?你怎么想?”廖云帆劝到,看看齐言眉头紧锁,便问。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