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八、画皮鬼(三)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96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永裕和林城听到这话也便放下心来,齐言打了电话回去跟苏君阳他们说了情况,便和苏景越待着派出所,苏永裕和林城还得从正常人的角度去查一查这个案件,因此一直进进出出地忙着,两个辅警还要维持镇上的治安,尤其现在还是洛神节,外来人多是非也多,所以也不再所里。苏景越有些无聊,便拿着齐言手机靠在他身上玩游戏。

苏成仁碎碎念:“原来真是有鬼呀!哎,会不会我们面前现在就有啊,只是我看不到,难道要抹一下牛眼泪什么的?”

苏崽崽和齐云朗无语地看了看苏成仁, 两人又对看了一眼:这个舅舅脑子是不是不太好。

苏君阳和朱晓安没见过苏景越的本事,这会儿还有点担心呢,花花笑着安慰他们:“姑娘很厉害的,不过区区一只画皮鬼而已,苏老爷,苏夫人,不用担心。”

苏成仁听到了,凑过来问:“什么是画皮鬼呀!”

掉书袋的事情找齐云朗,苏崽崽和花花一起看向齐云朗,齐云朗仰着头说:“画皮鬼,是一种非常非常凶恶狠毒的鬼,没有人看过它的真面目,它具有一种可怕的能力,能够藏身在人皮里面,掩埋自己的气息,因为披着人皮,所以可以在白天活动,然后在夜间吃人,吃人后将披上自身假装人。”

苏成仁听罢咽了咽口水:“不是吧,这么恐怖,那不是说它就是在我们身边我们都看不到!”

齐云朗黝黑透亮的眼睛看着苏成仁说:“是哦,所以舅舅要小心一点哦,说不定,你身边的人就是哦!”

苏成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脸皱得跟苦瓜一样,苏崽崽和齐云朗见到了便哈哈大笑起来,舅舅真笨!

苏君阳和朱晓安看着开心的两小只心里高兴,却也担心苏景越了,朱晓安担忧地说:“这画皮鬼这么凶残,那你们妈妈怎么办?”

苏君阳也说:“是啊,要不我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高人,来帮帮忙。”虽说现在的时代不提倡这些,但他们这些世家大族,身边总有那么几个相识的道士和尚之类的。

“外婆外公不怕啦,阿娘很厉害,一下子就能把这画皮鬼拍扁的啦!那些高人什么的都比不上阿娘!”苏崽崽捏着小拳头,板着小脸,很有信心地说。

齐云朗点头,也说:“就是啊,而且画皮鬼很好看出来的,就这里,”齐云朗指了指自己的眉心,“有一条长长的红红的线。”

苏君阳摸了摸两小只的小脑袋,慈祥地看着他们:“好吧,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阿娘回来。”

“嗯嗯。”两小只乖巧地点头。

晚上,花花做了晚餐,朱晓安吃着晚餐便说:“也不知道越儿他们吃了没有?”苏景越刚出生的时候,朱晓安和苏君阳就给她起了名字---“苏明月”,明月皎皎,珍之惜之。现在正好苏景越名字里也有个“越”字,叫“越儿”也不突兀。

花花笑着说:“夫人放心吧,有姑爷在呢,肯定会好好看着姑娘的。”

苏崽崽也突然想起了什么,跟朱晓安和苏君阳告状说:“阿娘总是不好好吃饭,外公外婆,等阿娘回来你们要好好说说她哦!”

齐云朗在旁边点头附和,阿娘每次吃饭就跟他们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要爸爸哄着吃。

苏君阳朱晓安和苏成仁倒是很感兴趣,急忙问着原因,花花在一边闷着笑,不知道姑娘回来后知道被两个儿子掀了底,会有怎样的表情,想想就好笑。

苏景越和齐言在派出所倒是不担心两个孩子,毕竟有花花在,而且还有苏君阳等人。

是夜,辅警还在外面和镇上的志愿者一起巡逻,怕有人趁夜闹事,苏永裕和林城也停下了忙碌脚步,跟苏景越齐言他们一起待在大厅等着,全国不管哪个地方的特事处,几乎都是人手紧缺的,所以,市局特事处的同事要明天才能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林城总感觉今晚有些不一样,阴风阵阵,于是开口问:“苏姑娘,是不是那个来了?”

苏景越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一般没有鬼怪敢惹公安局派出所这种正气十足的地方的,又不是嫌命长。”只是画皮鬼到底跟别的鬼怪不一样,披上人皮隐藏了气息,怕是公安局也敢闯,不过这个就没必要说出来给他们听了。

“真的吗?”林城惊喜地说,公安局派出所有用的话,那“难道网上流传的遇到鬼就喊社会主义价值观标语真的有用?”

齐言也好奇,问苏景越:“有用吗?”苏永裕也看着她。

苏景越好笑地看了一眼齐言:“用是肯定有的,不过要看谁念喽!你念,那是肯定有用的。”就是不念都没有鬼怪赶接近他。

“那我呢?”林城指着自己赶紧问。

苏景越看了他身上淡淡的功德金光,迟疑了一下:“有······”

那你为什么回答得这么迟疑呢?林城怀疑地看着苏景越,苏景越清了清嗓子:“咳······有点用,就是可能只有一会儿,不过你们当警察的身体素质应该不错,逃跑还是可以的······吧。”

“哈哈哈······”苏永裕笑着拍了一下林城,说,“行了,有一点用也好,苏姑娘还在呢,你怕什么!”

夜越来越深了,派出所里一片安静,林城和苏永裕又去审讯室逛了一圈,关着的那几个人还是没有人愿意出声。

“叩,叩,叩······”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十分清晰。

“这么晚了,谁呀?”花花小声嘀咕着,打开房门,走出房间。

“是不是越儿他们回来了?”朱晓安和苏君阳正好也打开房门,看到花花出来,顺口问道。

两小只从花花的后面窜出来,今天苏景越和齐言不在,他们两不想自己睡觉,就跟着花花睡,这会儿听到朱晓安的话,齐云朗歪歪头说:“可是爸爸和阿娘打电话过来了,说不回来的。”苏崽崽也点点头,爸爸和阿娘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呀,而且他们也才挂了视频不久,所以花花也才会疑惑。

苏成仁也出来了,看了看便说:“没事,说不定是派出所没事情了,花花你不用去,我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君阳也说:“花花,让阿仁去吧。”他们不知道花花的真实身份,只觉得再怎么说花花也是个小姑娘,苏成仁是成年男子,他下去比较合适。

“叩叩叩!!!”几句话不到的时间里,敲门声越发地急促了,在黑暗的深夜里显得有些诡异。

“不行,还是我下去吧,”花花赶紧拦住要下楼的苏成仁,“我······我跟姑娘一样的,是修道之人,我去我去。”说着像是怕苏成仁赶前头一样,三步做两步地下楼去了。

苏成仁有些懵,看了看楼梯,又看了看自家小叔小婶,小姑娘伸手很猛呀,力气也真大!

苏君阳指着已经趴在阳台栏杆上的两小只,笑着说:“既然花花跟越儿一样,那我们在上面看也行。”下面花花边走边开了灯,楼上也能看得清楚了。

苏崽崽转过头跟他们说:“是前两天来过的小姐姐也。”

楼下花花也问:“魏姑娘,这么晚了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魏慧然低着头,高高的身子后背有些佝偻,声音似乎有些僵硬,沙哑:“玉如不见了,我想问问她有没有来过这里?”

“钟姑娘怎么会不见?你们在哪里分开的?她今天没过来这里啊!”花花心里存疑,也便没有放开门让她进来,“如果时间太久的话,要不打电话报警吧。”

“你没见过她吗?”魏慧然声音低了下去。花花摇头:“没有啊!”

苏君阳他们在上面听不到魏慧然说什么,朱晓安疑惑地说:“这有什么事情不能白天说,现在都十二点了,没有这个时间来窜门的吧。”大家总感觉心里不对劲,可看底下花花也没发出什么信息,还在跟人说着话呢。

苏君阳也说:“花花,应该能打发她走,我们回去睡觉吧,昭昭,朗朗,小孩子要早点睡才能长身体哦。”

苏成仁看着看着,扬起眉毛问苏崽崽和齐云朗:“昭昭,朗朗,这小姑娘是你们爸爸的粉丝吧?”

“是呀!”苏崽崽和齐云朗齐口答道。于是苏成仁意味不明地“啧”了声,苏崽崽好奇:“舅舅,怎么了?”齐云朗也瞪圆了眼睛看向苏成仁,被两双童真的眼睛看着,朱晓安也看着他,苏成仁顿时不知道怎么说了,赶紧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苏君阳了解他,于是用力拍了他一下:“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苏成仁大叫冤枉:“我哪有!”只是这么晚了还上门,身上穿着也够清凉的,能不让人乱想吗?

突然,楼下传来一阵大喝:“你不是魏姑娘,你是谁?”

苏君阳他们赶紧看向楼下,只见花花不知道怎的,跟那个“魏姑娘”打了起来,苏崽崽和齐云朗在阳台急得直叫着“花花姨姨”,大概是楼上的声音吵到他们,那位“魏姑娘”猛地一抬头,看清她面目的苏君阳几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那“魏姑娘”的额头上,赫然一条红线,在她惨白的脸上,越显诡异!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