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七、画皮鬼(二)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33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玩碟仙游戏的有几个?只有女孩子?”昨天吴雅云提到过“碟仙”,甚至认为她的同伴的死是因为玩了碟仙的缘故,不过目前死的好像都是女孩子。

“不是,据说他们七个人都玩了,那陈艳星就是在玩了碟仙后的一星期后就死了。”苏永裕说。

花花忍不住问:“那为何死的都是女生?”既然都玩了,如果真的跟这个碟仙有关系,那怎么死的都是女生,难不成碟仙还重男轻女,还是重女轻男?

苏永裕和林城摊手,他们也不知道,在今天之前,他们虽然觉得尸体怪异,但也没有从非人类的角度去看,一开始都以为什么变态连环杀手逃到这里呢,只是发出协查通知后,发现其他地方没有这样的案例,才排除了。

“行,那去看看尸体吧。”苏景越起身说道。

“好。”苏永裕巴不得呢。

不过去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一点分歧,两小只要跟着去,但苏君阳和朱晓安不太赞同,听听无妨,但是苏永裕也说了尸体很怪异,万一吓到了怎么办,苏景越想了想这里也不是熟悉的京市,估计派出所要见她带着两小孩也是不愿意让小孩子看的,于是就把两小只留下来给苏君阳和朱晓安看着,齐言就没办法了,带上口罩,一定要跟去的样子,苏君阳也赞同他跟着。

所以苏永裕和林城带着苏景越和齐言到派出所,还把派出所的人吓了一跳,这么大明星是犯了什么事情来?齐言一到警察局就把口罩拉下了,苏永裕和林城赶紧解释,年轻的辅警很惊讶,这是拍电影吧?但老所长却很能理解的样子,苏永裕还以为老所长要骂他胡闹呢,毕竟苏景越的证件还没拿出来。

老所长叫于鲁,生于水洛镇长于水洛镇,年轻时候也是苏市市局刑侦的一把手,只是后来因为一次大型联机行动,受伤了,退了一线,便申请调回水洛镇,上局考虑到他的贡献,便同意了,于是老所长在这里一做便是二十来年,而今也有六十来岁了,本来前两年就要退休的,只是上面迟迟没有人下来,再且镇上也没什么大事,所以还一直做着。

老所长笑呵呵:“咱们这里地方虽然小,但是呢,保留完整,所以常常有些事情发生,你们还年轻,这几年少了,你们没见过。”老所长没说什么东西保留完整也没说常常发生哪些事情,便摆手让苏永裕带苏景越两人去看尸体。

“老杨,怎么样了?”苏永裕带着苏景越齐言,一走进去房间,便大声问道。

老杨叫杨旭,虽然被叫“老杨”,但其实才四十几岁左右,跟苏永裕年龄差不多,他是法医,跟着苏永裕一起从苏市市局过来的,听见苏永裕的话,头都没抬,没好气地说:“能怎么样,这尸体除了皮什么都没有!”这验尸房也是临时挪出来的,什么设备都没有,他只能做最常规的检查,杨旭也知道这就是个小地方,小打小闹的事儿多,命案一年到头也没一两个,所以也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一下,继续说,“就这层皮都很干净,连个指纹都没有,我怀疑剥下来后还洗过或者擦过,里面的稻草我也检查了,就是普通的草,这镇上家家户户都有的。”说着抬头看到了苏景越和齐言,吓了一跳,随即杨旭疑问的眼神看向苏永裕林城两人,带两大明星来做什么?拍电影?

苏永裕呵呵笑了一下,没有回应杨旭的眼神,只是掀开桌床上两具尸体身上的白布,指着她们说:“苏姑娘,这就是死去的那两个女孩子的尸体。”在外面,尤其是在警局,怕有人误会,苏永裕原本是称呼“齐太太”,但齐言说这是苏景越自己的工作,还是叫苏姑娘吧,苏永裕也便从善如流了。

杨旭在旁边听了,撇了撇嘴小声嘀咕:“这不是尸体,是两张皮。”而且是完美的没有一点缝合痕迹的人皮,能当艺术品的那种。

苏景越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尸体里的稻草被拿出来了,所以现在桌子上就是两个瘪瘪的人皮,因为瘪下来了,所以五官显得扭曲,不过十分完整,连头发都整整齐齐,只一条红线从眉心延续到后脑勺。

杨旭不解地问:“看什么呢?验尸报告不是给你了吗?”后一句是对着苏永裕说的。

验尸报告苏景越也看过了,不过她要看的跟法医杨旭检查的不太一样,苏景越把灵力聚集在自己眼中,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她的眼睛就能看到那双原就清亮的眼眸此时更是越发地明亮,可惜苏景越这会儿低着头,谁也没看到。

果然,那尸体······额,是人皮,人皮上面果然充满了怨气,不过之前也说过,怨气是只分轻重而不分种类的,所以用怨气是没有办法区别鬼怪种类,不过每种鬼怪都有其特别的地方,比如水鬼,死于水生于水依赖水,所到之处一定是要有水,再比如水莽鬼,害人一定是用水莽草······

而会剥人皮的,只有画皮鬼,只是,苏景越皱着眉头有思考,画皮鬼剥人皮是它自己要用人皮来掩藏自己的气息,那应该连皮带骨血一起消失才对呀,怎么会单单留下人皮呢,除非······

“苏姑娘,怎么样?”林城看苏景越看了好久却不出声,忍不住问。

苏景越抬头看着他们说:“看样子,应该是画皮鬼所为,那群学生呢?”

“还在所里待着呢。”苏永裕抱着手臂,啧了一声,继续说,“只是怎么问,他们什么都不说。”

“不不······等等······”杨旭扬起眉毛,大声道,“什么画皮鬼?你们是说这两个尸······不,人皮是被鬼弄出来的?不是,现在都什么年份了,苏永裕,不是我说你,你是警察,社会主义价值观呢?怎么也相信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苏永裕正跟苏景越沟通呢,突然被杨旭呛了一下,吓了一跳,看向杨旭,发现他正怒目瞪着自己,赶紧解释说:“苏姑娘是特事处的人,是同事。”

“什么同事?我怎么没听过?”杨旭怀疑。

苏永裕跟苏景越拿了证件给杨旭看,杨旭这才相信了,一脸惊奇地看着苏景越他们。

苏景越没搭理,直接跟苏永裕说:“看看那群学生吧。”

林城眼睛一亮:“苏姑娘有办法让他们开口。”

“嗯······没有。”苏景越说,其实有,一张真言符下去,什么真话都会吐出来,但这种方式在法庭上不能作为直接证据,特事处也有规定,在警局尽量不要用,避免发生争端,不过,“也许可以给你们提供一点方向。”

苏永裕说:“那也够了。”他们现在就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他便带着苏景越和齐言过去边问,“在审讯室见还是?”

“不用,我又不审问他们,你带我去关他们房间的门口,能看到他们就行。”苏景越突然想起来,如果这事情是画皮鬼所为,那这案件应该要移交给特事处的吧,她顺口问了一下苏永裕,苏永裕也才反应过来,好像是这样,但是:“可是我们不知道怎么移交?”

苏景越看了他一眼:“我有联系方式,到了?”

“对,就是这里。”苏永裕指着面前几个房间说,“这几间都是,其实,昨天我们只扣留了郑怀安一个,但是刘敏死了······这门上有一处玻璃,能直接看到他们。”本来郑怀安怀疑最大,但昨天后反而变成没有怀疑了,只是苏永裕他们也不敢放人出去,怕又死了。

苏景越让齐言等等,她自己一间一间地看过去,眉头越皱越深,到了郑安怀房间的时候,她顿了一下,当日撞船的时候,她见过郑怀安,长得瘦且高,头发比一般男生长,披到肩上,一副艺术家的模样,但一说话,流里流气,一直在调戏魏慧然那两个小姑娘,所以苏景越对他的印象很差,那天又顾着两小只,都没怎么正眼看他,这一看才知道······

苏景越一看完,苏永裕和林城赶紧凑上来:“苏姑娘,怎么样?”

苏景越说:“身上都没有血煞之气,所以人都不是他们杀的,但郑怀安身上的怨气很重,不是一般的重,所以他有可能直接接触过杀死两个女生的鬼怪。”其实其他人身上也有怨气,但稀稀拉拉比较少,应该是他们之前玩过碟仙后残留下来的。

“那直接审郑怀安?”林城看向苏永裕。苏永裕说:“很难,如果郑怀安真是为了女朋友报仇的话,那他现在肯定什么也不肯说。”尤其昨天他人在警察局,但依旧有人死了,他的不在场证明一目了然,他就更不会说了。

苏景越想了想,说:“我打电话给你们市局的特事处,在他们来之前,我待着这边看着他们,避免再有受害者。”

苏永裕和林城通过昨天的事情,也知道这事情确实不是他们有能力防范的,于是赶紧点头,确实,现在最重要的是避免再有人死。

林城也舒了一口气:“苏姑娘在,那鬼怪应该不会来了。”

“不一定,能来最好。”苏景越说,要是来了案子就直接破了呀,不过,“阿言,你的链子带着没?”那链子是可以隐藏他身上功德金光的,要是没带,就这么个金钟罩在,那画皮鬼肯定不会来。

齐言笑着抬起手晃了晃,看着苏景越的眼神专注:“带了。”从苏景越给他带上的那一天,除了拍戏需要,其他时候他就没摘下来。

苏永裕不放心地问:“苏姑娘能对付那画皮鬼不?”

“当然,就一只画皮鬼还不是事。”要不是它能借助人皮掩藏自己的气息,就这么八百多人的小镇,她能直接把它揪出来,苏景越嗤笑一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