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四、这不可能!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52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借着这个气氛,苏穗河和苏成仁便打开了话匣子,一唱一和把气氛搞得更和谐,苏君阳和朱晓安也借机跟苏景越齐言聊了起来,他们也都是有经历的人,半点没提刚刚做的鉴定,反而聊起了祖国的天南地北,苏君阳这些年走了不少地方,说起来头头是道,连苏崽崽和齐云朗都听得入了迷呢,凑到他身边,时不时用天真的言语问着,苏君阳也很有耐性,用着小孩子能理解的语言,慢慢地说着,气氛眼见的越来越融洽。

只是,“苏先生,苏太太,结果出来了。”这欢乐融洽的气氛随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声落下,休息室里瞬间没了声音,苏崽崽和齐云朗看到大人们突然都收起了笑意不再说话,脸色也变得郑重,两人相互看了看,心里有些害怕,呆呆地站着,也不敢出声了,花花赶紧上前把两小只带到墙边安抚。

医生看着紧张的大家,笑着问了一句:“苏先生,苏太太,是要我说,还是您自己看呢?”

“我自己来吧。”苏君阳握了握手,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不自然地在裤子擦了擦,才接过医生手里的文件夹,只是一眼就能看到那文件夹被他握住的地方竟有些变形抖动,可想而知他心里多紧张。

医生张了张口想安慰一下,却发现气氛实在沉重,又想着这是人家家事,自己还是不要掺和了,于是朝房间里的几个人点点头,便出去了,顺手还带上了门。

随着关门的声音,朱晓安嘴唇抖了抖,看向自己的丈夫,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文件夹,眼里带着期盼和不知名的哀求。

苏景越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大约是要让他们盼女心切的心失望了,因此看着他们两个紧张激动的样子有些不忍心,她垂下眼眸,往后靠了靠,依在齐言的胸前,齐言以为她也是紧张,急忙抱着她轻轻地抚摸着,安慰。

“叔,要不,我来?”苏成仁见苏君阳只摸摸摸拿着文件夹却有些不敢打开,他既好奇又担心,却也不敢催苏君阳和朱晓安,只能轻声问着。

苏君阳用力地咽了咽口水,眼珠无力地转动了几下,最后叹息着,把文件夹给苏成仁:“你看吧。”他实在没勇气打开,以前这么多次都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竟跟第一次一样紧张,或许是见面后的期盼太大了吧,苏君阳想。实则他都不敢想象,如果那报告结果跟他们想的不一样,自己会怎么样,更不用说他体弱的妻子了,想到这里,苏君阳搂紧朱晓安,夫妻两彼此依偎支撑着对方。

苏成仁朝房间里的人无力地笑笑,长呼了一口气,打开了文件夹,一眼就看到了最下面,顿时眼睛睁大,神情瞬间激动起来,竟有些语无伦次:“叔,婶儿,真的,叔,真的!是小妹!婶儿,是她!”

苏君阳和朱晓安听到苏成仁的话了一开始有些愣了,似乎理解不能,待反应过来,脸上也现出狂喜的表情,朱晓安一把抢过苏成仁手里的文件夹,一看,顿时,眼睛嘴巴也睁大成了O,她甚至来不及整理自己的表情,就这么睁着O,把文件夹递给苏君阳,苏君阳往下一看,一时间两夫妻脸上的神色竟同步了,抬头眼含热泪地看着苏景越,朱晓安嘴上喃喃说着:“你是明月,我的明月,是我的女儿!”“对,是女儿,是我们的明月!”苏君阳此时也不管什么大老板风度了,他现在只是一个找回了女儿的父亲。

除却还不能理解的两小只,其他人都懵了,毕竟苏景越一直表现得很坚定,她不可能是苏家夫妇的女儿,不过是人有相似而已,于是现在,所有人都震惊到不自觉地张大嘴巴,一会儿看着苏景越,一会儿又看看苏君阳夫妻,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要说最懵的,那还是苏景越:“这不可能!”苏景越嘴上说着,脸上震惊的表情不亚于苏家夫妇,不过她是觉得这个结果太······于是一步跨过去,拿过朱晓安手里的文件夹,前面的专业术语看不懂,但一眼就能看到最后面加粗加黑的那行字:“ 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支持检材1是检材3的生物学父亲,支持检材2是检材3的生物学母亲。”他们总共提供了三分检材,检材1是苏君阳的,检材2是朱晓安的,检材3是苏景越的!

苏景越还是不是很能接受,不是说不愿意认苏家夫妇,只是这神他妈太扯淡了:“这不可能啊!”她第一世因为救人死后,是直接胎穿,在修真界出生的,她出生即有意识,也就是说她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跟苏家夫妇一点都不像,怎么都不可能是苏家夫妇,而且苏家夫妇他们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能力穿越时空的人。可这份报告也不可能作假,虽然这是苏家的医院,可苏君阳他们是真要找自己女儿的,没必要把假的弄成真的。

看着苏景越震惊不相信的表现,苏君阳和朱晓安以为苏景越是怨恨他们把她弄丢了,朱晓安于是赶紧拉着苏景越的手说:“明月,是我们的错,把你弄丢了这么多年,是我们对不起你,我应该早点找到你的。”

苏君阳堂堂一个硬汉子,此时眼里也带着泪光说:“明月啊,你可以恨我们,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你,害你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受苦了,可是,请你给我们一个补偿的机会好吗,爸爸妈妈真的找得你好苦!”

苏景越拿着报告,看着苏君阳夫妻真诚的面容,朱晓安搭在她手上的手仿佛有千斤重,她内心动容但又很乱,这到底是是什么回事?她无措地看向齐言,齐言上前搂住她的肩膀安抚着,眉眼温和地对苏君阳夫妇说:“苏伯父苏伯母,这事情太急,苏苏她还没有准备好,要不,先让我们回去歇歇,你们明天再过来,反正结果已经在这里,大家分开,都先冷静一下。”因着结果出来了,齐言对他们的称呼也从生疏的苏先生苏太太变成亲切的苏伯父苏伯母,只是这时候也没人去注意这些细微的差别。

苏穗河也赶紧上前劝朱晓安说:“小叔婆,您先别急,这结果是改变不了的,只是也得给人家一个接受的过程呀!”

朱晓安看看苏穗河,又看看苏景越,动了动嘴唇,神情焦急。

苏穗河赶紧捅了捅苏成仁,给他使了个眼色,苏成仁意会了,过来拉开朱晓安的手劝说:“小叔,小婶儿,我觉得齐言说的对,现在,我们的情绪都太激动了,您看您这样,都吓到小妹了,我们先回去冷静冷静,明天,明天我再陪您和叔叔一起找小妹,好吧?”

苏君阳到底是男人,情绪缓和得快一些,听到苏成仁的话也便反应过来,看到苏景越不可置信又震惊纠结的神情,便对齐言说:“齐先生,那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我女······她了。”看了苏景越一眼,语气都变轻了,生怕再刺激到她。

苏景越一家四口加上花花很快就回到了水洛镇的小院,至于安牧,苏穗河想着他们一家应该有事情有商量,于是就和许文军把安牧带回家了。

花花看了下自家姑娘,苏景越从看到那份鉴定报告后,神色就不太对了,这一路上也是安静得紧,一句话都没说,连两小只逗笑也只是敷衍地笑了笑,马上又发呆了。于是一下车齐言给花花使了眼色,她就赶紧把两小只哄开。齐言边带着发呆的苏景越回到楼上他们的房间。

“苏苏,要不要休息一下。”齐言拉着苏景越坐到床上,温柔地问。

苏景越嘴上还重复着:“这不可能啊!”

齐言在苏景越身前,单腿跪下,双手握住苏景越两边肩膀,语气重了些:“苏苏!”

苏景越抬眼看他,不过眼里倒还是迷茫不解的样子。齐言看着她的眼睛,温柔地说:“苏苏,亲子鉴定不会有错的,那么,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坚定认为不可能呢?”

苏景越张了张口,又闭上了,垂下眼眸没说话,她总不能告诉齐言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不对呀,为什么不能,她脑袋不是很灵活,想不透,齐言是很聪明的,也许······只是,他会相信吗?

“苏苏?”齐言轻声说,“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一起面对的呢?”

苏景越叹了口气,小声说:“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呐。”

齐言眼睛微微睁大了些,深吸了一口气,问:“什么叫,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第一句说出来了,后面的就容易了,苏景越便把她怎么从修真界里穿越过来,后面捡到苏崽崽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

齐言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也就是说你是从其他世界穿越过来的?”穿越啊?这个在电视和书上经常看到的词,没想到现实生活中居然也遇到了,还是他老婆,齐言紧张地看着苏景越,“那你,还会回去吗?”

苏景越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你当时空隧道那么好穿越啊!”当年她可是渡劫期修为自爆,再加上那个中二魔尊的力量才堪堪打开了。

齐言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就不用担心哪一天醒来老婆突然不见了,还找不到的那种。

苏景越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你就只是这样?”好歹她也是差一步成神的修为也,一点都不惊讶的吗?

齐言笑着看着她,眼里都是柔情:“是哪里的人又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你是我妻子,生生世世都是,再说我早就知道我娶的是个仙女啦,又漂亮又能干,而且昭昭不是一直都在唱仙女阿娘吗,我要告诉他,他阿娘是真的仙女。”

“贫!”苏景越轻轻拍了他一下,但不得不说齐言的反应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