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一、苏家人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427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小叔,小婶儿怎么样了?能进去看看吗?”苏成仁紧张地问刚从病房里出来的苏君阳,原本他们前几天就想着要去找那个跟他们小婶儿的女孩子,正好苏穗河说他们来了苏市,可是他们婶儿突然晕了过去,就把原来的计划打乱了。

苏君阳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神情有些疲惫,说:“没事,老毛病了,医生说,好好修养休养就没事了,不用担心,先让你小婶儿休息一下,不要打扰她,对了,那个小姑娘的视频,你拿来我看一下。”自从女儿不见后,妻子的身子便一落千丈,心病还需心药医。

苏成仁听到这话放心了一些,赶紧拿出手机,把保存下来的视频打开,递给苏君阳。

屏幕上的苏景越正在跳祈福舞,一看到苏景越的眼睛,苏君阳瞳孔一缩,抿了抿嘴,没说话,紧接着画面一转,又到了王家村与邪魔同归于尽的那幕,苏君阳专注地看完了全部,才放下手机说:“这是用电影剪辑的视频?有没有生活中的素照?”

这电影剪辑的视频中,苏景越上着妆,但也能看出跟自家媳妇有四五分相似,尤其是眼睛,跟年轻时候的朱晓安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苏君阳考虑得更多一些,这不排除是因为化妆的缘故才会相似,苏君阳想了想自家媳妇的身体,万一······受刺激了,可就不好了,他性子急,早些年一得到有可能的消息没少折腾,晓安也跟着折腾了很久,甚至把身子都折腾坏了,慢慢的他才稳重了一些。

苏成仁摇摇头:“小叔,生活的照片没有,她也只演过这一部电影,据大海叔家的穗河说还是刚好碰到要救场,她是京市齐家二少爷齐言的媳妇,所以我们这边也不能直接调查她,”京市龙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他们之前先让苏穗河去沟通了,换做以前,都是直接把人先调查一番,而苏景越这边,调查到是齐家媳妇后,苏成仁便让人停下来,“不过,大海叔家的穗河见过本人,说真人比这电影上的还像,至少,得有七分。”苏成仁语气越说越郑重。

苏家的男人似乎结婚都挺晚的,被叫小叔的苏君阳年龄有五十多了,苏成仁的父亲也有六十岁了,但苏成仁其实也才不到三十岁,不过他辈分较高,因此称呼年纪比他大的苏穗河也便叫了名字。

七分,那是很难得了,因为朱晓安本就是难得的美人,女儿刚出生的时候确实跟朱晓安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所以苏君阳特别喜欢疼爱。苏君阳心里一跳,他们家为了这个走失的女儿,找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来无数人劝他放弃,可那是他女儿,他怎么可能放弃,他还记得女儿刚出生的时候抱在怀里的感觉,她是那么小,那么软,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能把人的心都看软化了,他怎么可能不去找!只是这次······会是真的吗?已经失望了太多次了,他也不敢抱太多希望,怕失望的时候自己会撑不下去,但唯一能确定的是,除非他死,否则绝不会停止寻找女儿这件事。

接着苏成仁细细地给苏君阳讲着他们之前让苏穗河去探口风的事情,苏君阳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地嘴角勾一下,听起来,这脾气倒也蛮像他的。

“苏叔叔,成仁哥。”远处传来一阵打招呼的女子的声音,苏君阳和苏成仁转头一看,眉头不约而同地皱了一下,马上又放开了。

苏成仁看了一眼苏君阳的脸色,朝来人说:“小月,永强,你们怎么来了?”来人是苏家的苏小月,苏永强两兄妹。

苏小月面带笑意地说:“这不是听说婶儿身体不舒服吗,小月和哥哥正好过来这边,就想着来看看婶儿,婶儿平时最疼小月了,君阳叔,我能进去看看婶儿吗?”

苏君阳眼神暗了暗,淡淡地说:“不用了,她在休息,不能打扰。”

苏成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苏小月是他们苏家远房旁支苏湖的女儿,当年,自家小妹失踪不久,他就马上把自家女儿的名字改了跟小妹一样带着“月”字,天天往小叔小婶那边带,打量着别人不知道他想干嘛!不就是以为小叔只有一个女儿还失踪了,要是移情看上他女儿,认在名下做养女,那小叔名下的家产可不得都归了他家,只是他家小叔苏君阳又不傻,苏湖是打错算盘了。

苏小月脸上的笑意顿了顿,随即又恢复了,若无其事地说:“没事的,君阳叔,反正我今日也没什么事情做,我在这里等等好了。”

苏永强也说:“是啊,君阳叔,我和小月都没什么事情,在这里陪你们一起吧,也好有人陪你们聊天打发时间。”苏永强平时是懒得过来的,只是最近发现自己父亲更倾向于大哥苏永瑞,有意让他进公司,苏永强不服气,所以想来这里拉拉苏君阳的好感,能增加一下自己在父亲心里的筹码。

苏君阳也没管他们,直接对苏成仁说:“阿仁,你在这边看着,我先去处理一下事情。”

苏成仁点点头说:“好,等小婶儿醒了,我就打电话给你。”苏君阳交代完便直接走了,也不管苏小月兄妹两眼神有多期盼。

不过苏君阳走了,苏成仁不是还在吗,于是两兄妹的心思开始转向苏成仁,开始缠着苏成仁说话了,当然苏成仁也不是好。

“姑娘,我们要提早走吗?”花花吃着饭,突然转头问苏景越,镇上发生了命案,虽说洛神节没受什么影响,不过姑娘他们之前又暴露了身份,又是被警察询问的,故花花才有此疑问。

听到花花这么说,两小只的脸色有些焦急地看着苏景越,

苏景越摸摸他们毛茸茸的小脑袋,不甚在意地说:“还是按原计划,等洛神节完了再走。”

齐言更是说出了华国人旅游的四字真言:“来都来了,看完再走!”安牧听着也噗嗤笑了,真是旅游必备言论。

苏崽崽听了更是笑得眯了眼睛,高兴地说:“我明天要和小金他们去吃流水席!”“阿娘,我也去!我们一起去!”齐云朗举起手说,肉乎乎的小脸也盛满笑意。小金他们说流水席有好多好多好吃的,还可以从前面一直吃一直吃,吃到好远的地方还有,听起来好好玩的样子!

“行啊,等等,小金他们,是谁?”苏景越惊讶地问。

花花闷着笑:“小金就是我们门口小卖店的那户人家的孙子,还有镇上的小朋友们,昭昭他们在门口玩的时候遇到的。”

苏景越和齐言虽然不出门,但是也不限制两小只出去玩,当然要有花花带着,不然就在门口玩,大门不关上,苏景越和齐言呆在在二楼阳台,也能随时能看到他们,于是这两个小家伙一个下午就在门口认识了一堆的小朋友,还约好明天一起去吃流水席,这交际能力,真是杠杠的。

“对了,阿娘,小花说她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听到鬼鬼的声音,以前都没有的,可我看她身上没有阴气,也没有怨气哦。”苏崽崽随口说道。

鬼刚成型时候都是冥鬼,虽然带有怨气,但怨气不重,这时候如果及时被拉入地府,那判完生平,只要不是什么大奸大恶随时就能排队等投胎了,但如果没有及时被拉入地府,那么随着执念加深,或者周围环境的影响,慢慢怨气可能会加重,导致恶化,最后变成各种各样的鬼怪。因此,苏崽崽说没有阴气,说明不是刚死的鬼,刚死的鬼接近人类,因为怨气不重的缘故,人类沾染的就是阴气,没有怨气,也说明了不是之后形成的鬼怪,鬼怪身上除了阴气还有怨气。

“她也没见鬼,怎么知道鬼的声音是怎样的,可能只是大晚上的被其他什么声音吓到了。”苏景越淡淡地说,看到齐云朗正准备把碗里的生菜偷渡出去,便说,“朗朗,夹到碗里的菜要吃完,不能扔掉。”

齐云朗吐了吐舌头:“哦,知道了,阿娘,爸爸,不要给我夹这个菜菜嘛。”齐云朗指了指碗里的生菜。齐言点了点他的头:“谁让你最近不吃青菜了,昨晚上厕所差点憋到哭的人是谁?”前几天吃了火锅,后来出去玩的时候又吃了一些油炸食品,导致齐云朗有些便秘了,偏偏他吃青菜还挑,这不吃那不吃。

被自家爸爸这么拆台,齐云朗只好郁闷地,慢吞吞地吃着,小脸鼓鼓的,像小仓鼠一样。

“好像也是哦!”苏崽崽听到自家阿娘的话也觉得有道理,想了想又问,“阿娘啊,这里的河水都有点灵气,鬼鬼是不是在这里待不下去的呀?”

苏景越答说:“不一定,这水里虽然有灵气,但太少太散了,只要能力强一些的鬼怪,根本也不怕。”

齐云朗艰难地吃完齐言夹给他的生菜,歪了歪头,可可爱爱地看着苏景越说:“阿娘,小花说,她妈妈说,昨天那个大姐姐是被水鬼杀死的?因为穿的都湿了,所以小花妈妈叫他们不要乱跑。”

苏景越笑着对齐云朗说:“虽然会有鬼怪不怕这水里些许的灵气,但水鬼是肯定不会有的。”因为水鬼是产于水依赖着水的,这里的水都有灵气,水鬼诞生它就能把不多的怨气磨完,怨气没了还叫水鬼吗?

“哦!”听完苏景越的解释,两小只恍然大悟。

这里还有个安牧,安牧睁大眼睛看着苏景越他们习以为常的讨论鬼的事情,有些震惊,但脸上的脸色却有些奇怪:“这世上,真的有鬼?”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