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严安雅来访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403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苏穗河那日来了后便再没了音讯,苏景越也没放在欣赏,至于齐言和花花等人见此也不敢再提起,免得引起苏景越的伤心事。

苏景越在房间看着两小只收拾行礼,齐言原本前阵子就想去看看安牧,可惜苏穗河的丈夫许文军传来消息说,安牧那阵子情绪很不稳定,医生交代要静养,不能受刺激,于是齐言便没去,再加上最近事情也多,这一推迟就到了现在。

“阿娘,我想带这个!”齐云朗拿着小熊熊说。

“可以,如果你箱子放得下。”苏景越笑着回到。

“阿娘,我也想带龙龙。”苏崽崽双手抱着的是一只青色的恐龙,但是,“你这只龙龙放下去了,你衣服还有地方放吗?”苏景越问。

苏崽崽皱着小脸纠结,好像没有,那怎么办?“阿娘,我的衣服可以放在你那里吗?”苏崽崽问苏景越。

苏景越摇摇头拒绝:“不行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箱子,既然放不下,你就要学会取舍,那些是必需品,一定要带的,那些东西不是必需品,是可带可不带的,你自己要计划好。”

齐言从外面进来:“昭昭,朗朗,收拾好了吗?”

苏崽崽已经放弃了那头大大的青色恐龙,转而纠结着要带哪些衣服去,听到这话抬起头,小脸皱着,对齐言说:“爸爸,我都想带,可阿娘说只能带三身衣服,我选不了。”

苏景越拍了拍他的脑袋:“不要冤枉我,不是只能带三身,是你的箱子放不下了。”说着指了指他几乎溢出来的箱子,那箱子里有一半是玩具,牙膏牙刷面巾还没放进去呢,“你自己看。”

齐言坐在苏景越傍边,笑着问:“那怎么办?朗朗呢?”

齐云朗把小熊熊放进去说:“我选好了呀。”然后整理好箱子,抬手就盖上。

“朗朗这么快,真棒!”齐言夸赞。

苏崽崽凑到齐言身边,依偎着他,偷偷看了看苏景越,见她正在给齐云朗锁箱子没空离这边,于是嘟着嘴小小声说:“爸爸,我东西放不下了,可不可以放一些东西到你的箱子里?”

齐言摸了摸苏崽崽的小脑袋,说:“好吧,不过只此一次。”

“谢谢爸爸!”苏崽崽高兴地亲了齐言一口,赶紧跑过去把超出来的东西整理好,放在齐言旁边,然后回去盖好箱子。

苏景越看到齐言设变放着的东西,齐言朝她眨眨眼,苏景越也笑了笑,也并没有出声阻止,苏崽崽能让别人同意帮忙带,这也是一种办法,她只是想让孩子更有计划一些,不过也知道两只崽还小,不能拔苗助长。

齐言和苏景越准备带着两小只离开京市去看安牧,可齐大姑齐茹那边也并没有放弃,几乎隔几天就跑去齐家,让齐父齐母通知齐言和苏景越过去,只是齐言在酒店的时候也放出话了,所以每次去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去,跟说苏景越不要她去,免得受人家的气。

苏景越自己没兴趣去见他们,总归是是齐父唯一的姐姐,她也真不能跟对待邱家那位一样不讲人情。不过幸好齐大姑自持身份,从不来云水涧,夏鑫有求于人,倒是来了一次,发现不受欢迎后也不来了。只是齐大姑和夏鑫不来了,却总有些别的什么人不知天高地厚。

花花进来说:“姑娘,姑爷,有位严小姐,说是姑爷的朋友,让她进来吗?”

苏景越闻言,挑了挑眉,看着齐言,调侃:“严小姐呐,齐先生,要让她进来吗?”

齐言头皮顿时紧了紧,赶紧摆手说:“我不认识什么严小姐,估计是打秋风的,就说我们不在。”上次自家媳妇虽然明面上没说什么,可他到底整整一个星期没进媳妇被窝,天天看得到吃不到难受得紧,这才刚能进去,猛地一下又听到这个“严小姐”,就条件反射觉得蛋疼。

“不认识,这么紧张干嘛?”花花吐槽说,“不会是姑爷你的什么红颜知己吧?”

“哎呀,什么红颜知己啊?”十娘正好上楼,听到花花的话赶紧过来凑热闹。

齐言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说:“花花,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可别挑拨我们夫妻关系啊,我不认识她,你把她轰走就是了。”转头又对着苏景越紧张地说,“苏苏你听我说,你可从头都知道的,在爸妈那,一看到有她我都是直接掉头走的,没停留过。”

“哼!”苏景越不搭理他,转身出门回自己屋里去了,齐言赶紧跟过去。

十娘好奇:“花花,到底是谁呀?”

花花说:“我听姑娘提过一嘴,大概是姑爷的姑姑给他找的妻子吧,只是都知道了咱家姑爷是有老婆的,还凑上来,真是不要脸。”

“不要脸!”苏崽崽也跟着说。齐云朗也跟着学:“不要脸,我知道是谁了,哥哥,就是那个说阿娘是疯子的那些人吗?不要脸!”

花花一惊,赶紧说:“哎呦,我的昭昭少爷,朗朗少爷,你们两可不能这么学啊,你们阿娘会剥了我的皮的,算了,我赶紧去把人轰走,你们两自己玩啊。”

十娘跟着出去,边走便说:“我也去,人家这么厚脸皮跟过来,你这个小姑娘未必轰得走,还是要老娘出马。 ”

花花想想也是,她吵架什么的从来都是事后诸葛,当场总是忘记怎么说,别的不说,十娘这张嘴气死人那是不偿命的,只在不行,让十娘现原形吓死她!

苏崽崽和齐云朗看花花和十娘说走就走,两人对望了一眼,苏崽崽说:“我们怎么办?阿娘和爸爸也走了。”阿娘好像生气了,爸爸去哄,按着以前的惯例,应当要哄好久,也就是今天下午估计都没空搭理他们了。

齐云朗说:“去游戏房玩?”“好哦,现在没什么人,正好去做帮派任务。”苏崽崽高兴地说,于是两人达成协议,手拉着手去玩了。

十娘跟着花花到大门口,就见到严安雅穿着一条白色的雪纺裙子站在那,脸上还带着笑,一点都没有等了很久的烦躁之感,顿时就知道了,这大概是个高段位的绿茶婊。

可惜,遇到她十娘,她可是千年鬼王,“哎呦,花花啊,这是谁呀?长得这么好看,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家里的亲戚吗?”

花花一脸懵逼:“不是啊,不认识的。”可不是,姑爷都说了不认识,那就是来打秋风的吧,“姑爷说可能是来打秋风的,哎,这位严小姐,我们姑爷说不认识你,你还是走吧。”

严安雅听着这话心里很气,可脸上却丝毫不显,还是带着柔柔弱弱地笑:“我是来找齐言的,他认识我,是齐姑姑很想念阿言哥哥,所以让我来看看,好回去交代。”

花花听到是齐大姑交代的,顿时犹豫了下,毕竟好似人类都很尊重长辈,长辈说的话是要听的吧,那姑爷不知道?

十娘不争气地瞪了一眼花花,人家都叫“阿言哥哥”了,这不是来打秋风,这是来挖你家姑娘墙角的,再说姑爷自己都说是来打秋风的了,已经是表明态度了,什么长辈不长辈的,管他呢,于是十娘扇着扇子,娇娇妖妖地说:“严小姐是吧,我们家姑娘身子弱,经不起秋风吹,所以我们家是打不到秋风的哟。”

严安雅看着十娘,一副弱柳迎风的姿态,风情万种,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愤怒,脸上却还是一副无辜的样子:“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们姑娘是谁,只是是阿言哥哥的亲姑姑叫我来看看阿言哥哥的,麻烦你们开一下门,我也好回去跟齐姑姑交代呀,齐姑姑到底是长辈,也是阿言哥哥的亲姑姑,他肯定也很想念大姑的。”说着还叹了口气,一副真诚十足的样子看着花花和十娘说,“你们称阿言哥哥姑爷,那你们是苏小姐身边的下人啊,齐姑姑原本就对苏小姐不是很满意,你们这样做,只会齐姑姑更不满意苏小姐,让阿言哥哥夹在中间难受而已,还是让我进去吧。”

“哼,严小姐果真是‘聪明伶俐’呀,想来齐家大姑应当是很喜欢你的,大约还要请严小姐帮忙在齐大姑面前为我们姑娘说说好话呢!”十娘慢悠悠地说,心里却吐槽,鬼的亲姑姑,谁家亲姑姑明明知道侄儿有妻有子了,还要加塞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进来的,又不是什么封建社会。

花花听着十娘的话有些不解其意,不过也知道十娘大约是反话正说,于是闭好嘴巴在一边看戏。

严安雅听到十娘的话,心里暗喜,这个苏景越身边的人真是蠢,她怎么会帮苏景越说好话呢,只会多多抹黑才是,不过:“我从小跟在齐姑姑身边大了,总算也可以说上两句话,我肯定会帮苏姑娘的,我可以进去见阿言哥哥了吗?”

十娘娇笑着说:“你这一口一个‘阿言哥哥’的,像浸着十斤的蜜糖,我怕你对齐大姑说我家姑娘的话就得加百斤的砒霜。”

严安雅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知道?你脖子上那玩意儿原来是摆设的,”十娘停止娇笑,看着她说,“你心里想什么老娘是一清二楚,想挖我们姑娘的墙角,当心半夜被鬼敲门!”

严安雅顿时反应过来,十娘刚刚是在耍她,终于变了脸色:“哼,你们那个什么姑娘算什么,哪里配得上阿言哥哥,我给你们五十万,识相的就赶紧离开,否则······”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