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一、婆婆是难念的经?
书名:团宠仙妻:佛系养崽一送二 作者:静者长安 本章字数:3392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1:09:56

第二天,苏景越和齐言带着两个孩子,以及方宇龙和梁辽就走了,至于度假村的员工,梁辽也给他们放了假。度假村这边的命案现在就集中在叶晃身上,叶晃有动机,但是警局没有证据,所以目前只能放了他,但是确实借着他父母的命案在他身边安插了人。

几天后特事处那边突然传来消息,就在叶晃离开警局的当天晚上,颜林焕死了。

“死了?”苏景越惊讶地说。

电话那头的龚雪无奈地答道:“是的,原本都已经要逼开他心里防线了,可是突然就死了,法医检查了,说是突发疾病,心脏骤停。”

苏景越沉默了一下,问:“那冤死鬼呢?”

龚雪说:“既然他认为的凶手已经死了,也算是解了冤屈,正好有慧云寺的大师在,所以已经送他······”下地狱不太好听,龚雪顿了顿,换了种说法,“进轮回了。”其实按着冤鬼这身上的人命短时间被是进不了轮回的。

龚雪继续说:“所以,青山医院和冤鬼这边算是告一段落,只是叶晃那边,我们的人监视了几天,都没发现他联系什么人 ,现在也只能继续监视着了。”

苏景越突然想起来说:“对了,叶晃还有个师傅的,你们查了吗?”

“查了,警察那边问过他,当年是怎么逃生的,有没有看过凶手?他说他那天一开始,他就被人从后背捅了一刀,没看到人,而且后来醒过来的时候却在一个不认识的地方,据说是一个神棍救的他,然后带着他回到落异村,才发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死了,而且凶手还没被抓到,所以他不敢出现,怕凶手会杀了他,于是这些年都是跟着老神棍东躲西藏,最近觉得过来这么多年了,凶手应该不会在出来了,就回来看看,顺便祭祀父母。那老神棍我们也查了,前两年死了。我总觉得太巧了,他说的这些不太可信,但是也没有其他的证据了。”龚雪无奈地说,,他们只是特事处,处理非人类之事的,感觉现在怎么还要破案一样。

苏景越低低应了声:“嗯。”跟龚雪又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齐言在旁边问:“度假村那事情怎么说?”

苏景越说:“公布说是误食雷公藤,不过龚雪说落异村的人应该感觉到了什么,最近有好多人都搬走了。”

“啧,阿辽这个度假村也是艰难了。”齐言叹道,有一部分员工是请旁边村落的人来的,这事情一闹,人心惶惶的。

“阿娘,爸爸!”苏崽崽和齐云朗在后花园跑完步满头大汗地跑过来,一人一个一头扎进苏景越和齐言的怀里,瞬间什么冤鬼死人的,苏景越他们都不想管了。

“你们两个坏蛋!”苏景越笑骂,“一身大汗,嗯······臭死了,弄得阿娘和爸爸一身。”

“哈哈······”苏崽崽窝在齐言的怀里笑着说,“不是坏蛋,昭昭和朗朗是好蛋!”

“朗朗不臭,阿娘也不臭。”齐云朗仰着小脸,看着苏景越的眼睛发亮,奶声奶气地说。

齐言摸了摸齐云朗满头的汗,又捏了捏苏崽崽的鼻尖说:“走吧,爸爸带你们去洗洗,洗香香的,我们去奶奶家,好不好?”

“好!”两小子齐声应道,再喜欢自家阿娘,他们也不会嚷着让苏景越帮他们洗澡,很小的时候,苏景越和齐言就有意识地培养他们的性别意识。

等两小只洗澡的时间,苏景越也打算去换了一身衣服,据说今日齐言嫁到美国的姑姑回来了,想见见两个孩子,他们等会就带着两小只过去。

花花跟苏景越上楼上衣帽间,边帮苏景越挑衣服边说:“我还以为亲家老爷是独生子呢,没想到还有个姐姐呀。”

“说什么呢你,之前不是也知道的吗?”苏景越撇了她一眼,不解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花花嘟着嘴不满地地说:“当初昭昭认祖归宗的时候,亲家老爷就打过电话给她,不是说没空不回来的吗?后来您跟姑爷领证了,邀请亲朋好友吃饭的时候,亲家夫人也打过电话过去,不是也说没空回来,现在回来做什么?还叫你们过去,真要想见,为什么不过来这里?怕是来者不善吧。”

苏景越笑着说:“说不定人家是真有事情呢,再说想这么多干什么,你还怕你家姑爷帮着人欺负你家姑娘啊?”

花花马上反驳说:“才不会,姑爷最疼姑娘,我就是·······”花花朝门口看了看,见齐言他们还没洗完过来,凑到苏景越耳边悄声说,“我就是听说,这人类的婆婆啊,事情是最多的,总是会各种各样地找媳妇的茬哦。”

苏景越拍了花花脑袋一下,笑骂:“有时间不好好修炼,少看些肥皂剧。”

花花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各种各样的婆媳大剧,以前在元阳观没有电视到没发现她这个爱好,等到了京市才发现,剧情越狗血她越看得不亦乐乎,最近还把黄颖黄英她们也带进沟里了,每次一看到虎头这么一个大块头对着电视哭得惨兮兮的,苏景越就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花花不服气地说:“电视剧都是生活的折射,艺术源于生活嘛,而且十娘也是这么讲的。”昨晚知道了这件事情后,花花知道自己脑子不太好转,于是打电话问十娘,“十娘也说,她活着的时候就见过很多婆婆磋磨儿媳妇的事情,那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比电视演的还厉害呢!”昨天听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都颤了,原来人类折磨人的方式这么多种多样呢,而且还不是仇人!

苏景越挑好衣服,准备换了,听到花花的话,点着她的额头说:“你现在是出息了,连艺术源于生活都知道了,那怎么不知道现在是新社会了,而且你又不是跟昭昭奶奶交流过,她是怎样的人你还不了解。”

“哎,十娘说,人是会变的吗,一开始啊,那些婆婆提亲的时候也是和蔼可亲的,温声细语的,等新媳妇一进门,呀!那就原形毕露啦,什么请安嫌迟就让媳妇爆嗮啦,什么做饭嫌淡让媳妇吃盐嫌咸让媳妇怎么样啦等等······”花花信誓旦旦地说,语气不乏气愤之意,好似已经见到了苏景越被折腾的画面了。

苏景越失笑,敲了花花的头一下,说:“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去给昭昭奶奶请安,给他们做饭,都是你家姑爷给我做的。要是昭昭和朗朗知道你这么想最疼他们的奶奶,那得多伤心啊!我婆婆要是知道了,可不得更伤心,她哪回来没给你带礼物,拉着你手夸你能干,感谢你照顾她媳妇和孙子,还要给你介绍对象,你就这么想她?”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哦,花花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想了想,还是说:“十娘说了,疼孙子跟折腾儿媳妇一点也不冲突。”当然马上又说,“昭昭奶奶自然是好的啦,我们现在说的是姑爷姑姑,我们都不认识,有什么好见的。”

“少跟十娘混,她那会儿什么年代,现在又是什么年代,就算真是如此,你家姑娘也不是站着让人欺负的主,好了,帮我系一下后面的扣子。”苏景越也知道花花是关心她,毕竟当初这个什么大姑奶奶确实也是没回来,听齐言的意思,他很小,这个姑姑就嫁到美国去了,这么多年回来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他跟这个大姑一点也不熟悉。

苏景越挑的是一件荷花鲤鱼刺绣藕色长裙,荷花粉中偏白,鲤鱼红中泛着金光,也幸好苏景越肤色本就白皙,才压得住这样清浅的颜色,而且年才刚过,这样穿显得既素雅,又有好寓意,见长辈倒是不错。

衣服后边缀着可拆卸的同色系雪纺披风,走起路来也是飘飘欲仙的感觉,不过,京市这几日冷得很,不过裙子的内衬厚实,苏景越也带着火炽珠,并不觉得冷,不过:“后面披风拆了,给我拿一件斗篷过来。”大冬天穿这么薄纱的披风总是不太合时宜。

“好,姑娘真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花花踮起脚,帮苏景越系好了口子,拆了披风叠放好,只是在衣柜前犯难了,只好问苏景越,“姑娘,要哪一件呀?”

苏景越看过去,那一个柜子放的都是各种各样款式的斗篷,她自己看着看着也犯难了,说:“算了,不想穿斗篷了,拿件长外套吧,就那件白色红梅金丝边的。”反正到了室内要脱掉的,什么颜色倒是不打紧了。

“好。”花花吧外套拿过来,给苏景越穿上,理了理,又看了看,眯着眼睛笑着说:“好看。”

苏景越笑:“你啊,我穿什么你说不好看?”

“我家苏苏自然穿什么都好看。”齐言拉着两儿子进来,听见苏景越的话便说,还问两小只,“你们说是不是,你们阿娘好不好看。”

“好看!”“阿娘最好看了。”两小只很上道地说。

苏景越眉眼弯弯,蹲下,捏了捏两小只肉乎乎的脸颊,说:“昭昭和朗朗也很帅哦!”

两小只穿着黑红相间的加绒背心马甲三件套,运动又有活力,衬得肉嘟嘟的小脸可爱极了,唇红齿白,苏景越没忍住,一人亲了一口,齐云朗羞得窝进苏景越的怀里,苏崽崽却不害羞,眯眯眼直说:“谢谢阿娘!”两小只的不同表现都得苏景越花花和齐言三人直笑。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